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提督到了千户所。

出乎他的预料,虽然柳副千户等人,因为被陆白涮了而气的快要炸了,锦衣卫千户却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笑眯眯的迎出来。

锦衣卫千户姓姚,名远,原是京城人士,本来有着大好的程,但因为得罪了锦衣卫某位指挥使,被贬到了晏城。

“提督大人大驾光临,姚某有失远迎,还往恕罪啊。”姚远笑眯眯的拱了拱手。

提督回礼,“姚千户涵养不错啊,现在还沉得住气。”

姚远不懂,疑惑的皱眉,“提督大人,你这话何意啊。”

提督一笑,“姚千户,你不知道?现在区区一个白狼帮,竟把盐价压到了官盐七成,要任由他这么闹下去,咱们两家的生意可都不好做啊。”

他不忘提醒姚千户一句,“我听说在永乐城时,这小子给你们的就是官盐八成的价,你们生意要做下去,肯定得高于八成,你说,这还怎么做生意?”

姚远点下头,“这小子是无赖。不过——”

他抬头看着提督,“这不是提督大人您提点起来的人才?我还准备去问您呢,这怎么回事?”

提督神色不好了。

这明显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咳咳,养了头白眼狼罢了。”提督没好气的说。

姚远幸灾乐祸的笑了。

提督冷哼,“姚千户还笑得出来,咱们要是再拿不出一个章程,咱们的盐就只能烂在手里了。”

姚远摆下手,“哎,盐是烂不掉的。不过,这个咱们——”

姚远笑的合不拢嘴,“提督大人不就是查私盐的,您查他就是了,提什么咱们,我们锦衣卫可不敢跟东厂大人相提并论,万一惹你们不高兴了,你们上书一道,我们就得吃瓜落。”

不等提督搭话,姚远恍然记起,“哦,对,提督大人和您养的白眼狼打过了,奈何他不得,还毁了一座酒楼,啧啧,提督大人,这我就得说您了,把酒楼砸了,你得赔啊。”

“够了!”

提督不高兴道:“姚千户,我来这儿不是听你数落的。你难道想让我向京城上书,称晏城锦衣卫蛇鼠一窝,在干走私私盐的勾当?”

姚千户忙摆手,“得得,我就说吧,惹你们不高兴,我们就得跟着吃瓜落。”

他十分佩服这些下面没鸟的玩意儿,说的他们不贩私盐一样。

他问提督,“那您说怎么办?”

提督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他双眼一眯,轻笑道:“咱们联手,把他灭了。”

既然一个人不相伯仲,那就两个人一起上,以确保万无一失。

姚千户一愣,继而笑了,“提督大人壮士断腕还真是快呢。”

不愧是子孙根都能斩的人,办事儿就是干脆利落。

“不过——”姚千户坐到自己位子上,“杀一锦衣卫,这可不是一桩小事。我们都是锦衣卫,锦衣卫都是有一家人,我不能因为提督大人一句话啊,把手足兄弟杀了不是。”

言外之意,得加钱。

但提督最不想出的就是钱。

他饮一口茶,“姚千户莫不是忘了,他可刚欺瞒了你们这些手足兄弟,还让你们的盐卖不出去。”

姚千户不以为意,“卖不出去就卖不出去,囤积到明年,等西厂一执掌盐务,不也是银子?还更赚。”

倒是白狼帮。

明年西厂执掌盐务,盐归皇帝的人管,地方上的人再难理会。

他们现在把盐卖出去,明年可就买不到盐,发不了大财了。

提督一愣。

这话说的,是这个道理。

但他现在急用钱啊。

一个不能为皇上搞到银子的太监不是好太监。

今年要是不能孝敬上去,那明年他就不用去孝敬,直接给自己挖坟就行了。

提督大人只能以利诱,“弄死了陆白,他的盐我们五五分。”

“嗯。”姚千户摇头。

“四六分!”提督咬了咬牙。

姚千户轻笑,“提督大人难道忘了,陆白可是顾四小姐的人,顾四小姐可是城主的妹子。”

他瞥提督大人一眼,玩味的眼神似乎在说,别以为这些消息只有你知道,他锦衣卫也不是吃干饭的。在陆白声名鹊起时,他们早把一切调查的清清楚楚。

提督的脸阴沉下去,“三七分。”

姚千户翘起了二郎腿,“提督莫忘了,四小姐还是当今圣上的姨呢。”

提督不让步了,“那又如何,她敢把身份公开?”

姚千户点头,“有道理,那你怎么就威胁不住陆白呢?”

提督语气一滞。

他烦躁的很,陆白身后有顾四小姐出主意,把他拿捏得死死的——他的权势来自于皇权,因此皇上是万万不能得罪的,所以他不能真像威胁的那样,把顾四小姐身份透露出去。

若不然,顾四小姐是得到了吕家的惩戒。

他可就惨了。

圣上绝对不会让一个简洁杀了他姨娘的人活着的。

他的一切财、权,身份和地位都将化为泡影。

“陆白姓陆,他既不是莫城主的近亲,也不是顾四小姐的亲戚,估计是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咱们只杀陆白,顾四小姐不动,只要把银子送上去,城主和圣上都不会说什么的。”

提督顿了顿。

“事若成,我可以帮姚千户在京城活动活动。我们东厂在锦衣卫的影响力,姚千户是知道的。再说,姚千户呆在晏城已经十几年了吧?境界估计早已经突破了修行境,要还是留在边城当一个千户,大大地屈才了。”他许下一承诺。

姚千户诧异的看他一眼,“提督大人好眼力,那你觉得我在境界在几何?”

提督摇了摇头,“看不透。”

他轻笑,“不过,当年姚千户在京城可是闻名的天才,境界应该比我只高不低才对。”

姚千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这算什么天才,咱们的陆总旗才算是天才呢。我不能有朝一日,让一个手下骑到我头上去不是?”

他答应了。

“就按你刚才说的所有条件,咱们一起灭了他丫的。”姚千户霸气道。

提督笑了。

他现在倒要看看,陆白现在还有什么法子能翻出他的手掌心。

事不宜迟。

姚千户出了个主意,“咱们得把他骗出神乐坊才行,要不然动手时,顾四姑娘挺身护他,把顾四姑娘误伤了,那就不妙了。”

提督点了点头,姚千户所言甚是。

那么,用什么法子把陆白骗出神乐坊呢?

姚千户让提督出个主意。

提督现在什么主意也拿不出来,陆白现在都不跟他来往了。

“这样吧,正好我想把神乐坊的百户撸掉,让他当副百户。多了一个百户的位子空缺,不如我们任命他为百户,按规矩,新任百户要拜见千户的,我们正好可以让他来上城区。”姚千户说。

提督大人觉得这主意不错,就是职位高了,“为什么不是副百户?”

现在正好有一副百户的位子空缺。

这副百户还是陆白杀的。

提督已经把这桩事上报到京城了,只是京城路途遥远,等上面的人来捉拿陆白,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才来同姚千户商议。

现在既然提到了副百户,提督幡然醒悟,“不对呀,副百户也是锦衣卫的人,他被陆白杀了,你本就应该出手。”

亏他刚才还谈了那么多条件。

姚千户讶异,“提督大人,这话就不对了,那副百户是你的人,而且我听人说,他在你和陆白拼死搏斗时被你们俩殃及池鱼才死的,分不清谁杀死的,你要让我查他,是不是你也得被查?”

“胡说,明明是陆白动的手!”提都怒道。

但他们用念力动的手,谁又能分得清呢。

提督最后还是决定不在这上面纠缠了,“算了,算了,不掰扯这个了,反正他也要死了,当百户就百户吧,你快任命他吧。”

“得嘞,我这就让他来送死!”

姚千户站起来,“这让他当百户,可是你同意的啊。”

作为东厂提督,他监督百官和锦衣卫,这任命当然也在职责之内,若不然,他当初也不会把死去的副百户安插到副百户位子上了。

提督点头,“我同意的,你快把他弄过来。”

从现在起,陆白每多卖出去一粒盐,他们就损失一分钱!

陆白很快接到任命。

他惊讶,“这怎么个意思,我最近没干什么事儿啊,怎么还升官了?”

顾清欢轻笑,“必然是你的才华得到了赏识,有人要提拔你了。”

“是吗?”

陆白将信将疑。

他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你说,千户大人召见,我去还是不去?”陆白心里没谱。

顾清欢不假思索,“去,当然要去了,除非你不想当锦衣卫了。”

这话说的在理。

陆白还是很在意锦衣卫这个身份的,倒不是为了权势,而是能断案。

断案抽奖,惩治恶人,掠夺功德值。

可以说,锦衣卫的身份天生契合他的面板。

所以,陆白必须得去。

只是他心中的疑虑始终消散不去,“当真安全?我可告诉你啊,我老陆家现在就我一个独苗,万一折进去了,那可不大妙。”

顾清欢让他不用担心,“你安心去吧,绝对的安全,你老陆家的根在你这一代断不了。”

虽然不知道顾清欢为什么这么肯定,但陆白信得过顾清欢。

于是,接到任命后的转天,陆白当天下午去了上城区面见千户。

他不是第一次去上城区了,但千户所还是头遭进。

或许上城区几乎家家有庄园的缘故,千户所沿袭了同样的风格,在大门内是办公场所,在后面就是一副庄园风光了——有山,有水。

还有一片湖。

湖边有芦苇荡。

芦苇荡深处有一道栈桥,从岸边一直延伸到湖深处,藏在芦苇之中,若不仔细看,还真不一定能发现。

一个锦衣卫把陆白引到这儿就回去了。

这个引路的锦衣卫告诉陆白,千户大人就在栈桥的尽头等着。

他在垂钓。

别说。

面对茂密的芦苇荡,陆白心里更没谱了。但已然走到这儿了,再后退不大合适,陆白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走上栈桥,白花花的芦苇荡在陆白眼前飘摇。

他置身于一片白的海洋,犹如冬日雪后初晴时的天地一片白。而栈桥尽头,头戴斗笠,怡然自得的钓鱼人,就仿佛在独钓湖上雪了。

陆白走过去,拱手道:“陆百户拜见千户大人。”

钓鱼人回过头,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容,“陆总旗,别来无恙啊。”

这人赫然是提督。

陆白后退一步。

他就知道,这里面绝对有什么名堂。

有时候不止女人的直觉准,男人的直觉也不遑多让。

陆白转过身,想要逃,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个精壮的汉子把退路堵住了,他手里提一把刀,腰间插很多把刀,正对陆白虎视眈眈。

“姚远,姚千户。”堵路的人自报家门。

陆白一面心中暗想对策,一面笑道:“千户大人,您这是要和提督大人一起钓鱼?”

姚远点头,“不错,现在就等鱼儿上钩了。”

话里有话啊。

他上下打量陆白,目光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陆百户,你职位不高,能量不小啊,卖私盐不说,现在还敢抢锦衣卫和东厂生意了?”

“冤枉啊,千户大人,我这也是为了城内百姓着想,才忍痛割爱,把私盐价格压的低于成本价的。”陆白一副一心为公的神情。

“我管你为了百姓还是为了你自己,让我们的盐卖不出去,终归是你的错!”姚远说话挺狠。

但陆白有一种错觉,就是姚远在看他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就像是失散多年的老父亲,忽然见到了他的儿子,目光里全是欣慰。

“给他费那么多话作甚!”头戴斗笠的提督怒喝一声,“直接动手就是!”

话音刚落,几招念力之刃呼啸而过,斩断芦苇无数后,朝着陆白子杀过来。

风吹之下,一时间卷起千堆“雪”,在斜阳之下飞舞,甚是漂亮。

陆白急忙闪过,刚要停下喘息,身后又有破空声袭来。

陆白回头一看,姚千户的一柄飞刀呼啸而至面前。

陆白不敢托大,运起风行,身子陡然拔高,人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躲过这一飞刀后,向远处的芦苇荡飞去。

他同时怒道:“好哇,你们两个人居然联手来欺负我,还要不要脸了。”

他们显然不要脸了。

提督大人在陆白飞往芦苇荡后,身子拔地而起,踩着芦苇向陆白追去。

姚千户的飞刀紧随其后。

他的刀虽不是念力,却用念力控制,因此在落空后,只需调转方向,就可以袭向狼狈不堪的陆白。

它斩起许多杆芦苇,带起飞絮满天飞,对陆白紧追不舍。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