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将妖丹熬裂成粉,一股股冰凉气息迎面扑来,我擦,爽!

要不是这颗妖丹可以救命的话,龟哥说啥也不会交出去,留到夏天当冰块降温不香吗?

冰粉入水即融,瞬间一碗淡蓝色散发着寒冰之气的水流到二哈嘴里。

“咕噜咕噜”,狗头微不可查的摇了下,随后发出一到舒服到极点的呻吟。

我擦!傻狗,别叫了!被路过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呢!

......

天峰山,重灵阁,护山大阵前。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人披着青墨色长袍,手提一柄圆刀指着前方说道。

“师弟,你怕不是看山门看糊涂了吧。竟然跟一只王八说话?”依靠在山门大柱上的男人无奈说道。

“哎,钱师兄,你说的也是!”那人挠挠头,不好意思说道。

“咋,你们俩个这是看不起王八呢?哪个龟孙规定的王八不能说话!说出来,看你龟爷爷不打死他!”嚣张且狂傲的声音响起。

俩人惊道:

“我擦!这年头王八都成精了?”

“我去,你个王八来这做什么?”

刘缺嘿嘿一笑,双手施了个礼,有模有样的说道

“贫龟自东土大唐而来,特去西天烧杀抢.....”

看着俩人目瞪口呆的眼神,刘缺急忙改口,徐徐道:

“特去西天拜佛求经!路过贵宗,特来借宿一晚!”

“哦,说了半天,就是来免费睡觉的啊!”手提圆刀那人不屑说道,“以为我们重灵阁是什么地方?收养畜生的垃圾场?滚滚滚,一边待着去!”

这时候,刘缺望向半山腰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重灵阁”,淡淡一笑暗想道:

还真是巧啊,那个女人不就是重灵阁弟子吗?有缘,有缘!

“哎,师弟,我看他们怪辛苦的,不如把他们留下来睡一晚吧!”

“嗯,钱师兄,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啊,怎么....”提剑那人话还没说完,便看见靠在柱子上的师兄给他使了个眼色。改口道:

“也行吧,就让你们住一晚上吧!山门口旁有个柴房,你们去那呆着,可别惊扰到其他师兄!”

看见王八骑着狗缓缓走远时,持剑的人才问道:

“钱师兄,你怎么和之前不同了?”

依靠在柱子上的人嚼了下口中的草,站起来说道:

“林婉师姐前几天受了重伤,全身带血的回来。听说这几天在收集药材疗伤,要是这时候我给它堡个王八汤,外加碳烤黑狗。你说她会怎么看我?”

旁边人瞬间心领神会,眉头一挑,意动道:

“妙啊!钱师兄,趁着她虚弱之际,对她无微不至!那她还不是轻易被你拿下?”

“哈哈,你小子多学着点!待我把她拿下后,咱俩也不用成天守这狗地方,受那鸟罪了!”

“不过,钱师兄,我还有一事不明。为什么刚才不直接将那王八宰了?”

哪知钱师兄给了他脑壳俩下,看着愈发不解的师弟,钱师兄缓缓摇了摇头,责备道:

“你小子长点记性吧,忘记前段时间孙师兄那王八蛋主动在山门口招惹那只玄冰鸟了?最后竟然触发了护山大阵,那护山大阵是随便触发的吗?”

“当时山门口都被那玄冰鸟血染红,我们重灵阁大门口处处是血迹,说出去脸面往哪放?害得我们几个被长老责罚了一顿!”

“哦。”想起那天长老生气的恐怖场景,持剑男子不禁打了个哆嗦,低了下头。

让俩人没想到的是,这些话都被刘缺听到了。

啧啧,老有人想炖我,喝王八汤。我是唐僧吗?不知道王八壳硬且硌牙?

夜半三分,月光漫漫。

柴房外传来一阵琐碎声,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

“师兄,要不把那黑狗留下吧,咱俩自己吃!”

说话间被脚下的东西硌了下,差点颠倒。

头前人斥道:

“你小子,动作不利索,胃口倒不小!让我考虑考虑!”

与钱师兄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知道考虑考虑这件事**是成了!那人喜道:

“谢谢师兄,嘿嘿!”

头前人沉声说道:

“好了,进去后动作快点。先把那头王八杀了!”

俩人上方缺突然传来一句:

“怎么杀?”

“还能怎么杀?拿刀杀啊,你个蠢货!”

后面那人却疑惑道:

“钱师兄,你在和谁说话呢?”

头前的人喝道:

“就咱俩个人,除了你还有谁?”

转念一想,这小子平时里不会跟自己开这玩笑的,何况办正事的时候!莫非是碰到鬼了?

钱师兄瞬间出了几滴冷汗,谨慎的抬头四望,疑惑道:“什么也没有啊!”

上方传来一道不屑的笑声:

“乖孙,你龟爷爷在这呢!就你们俩个臭鱼烂虾也敢找你龟爷爷的麻烦?”

说完呸了一声,右手一拽,俩个圆环绳索顿时出现在俩人脚下,一提,一缩。

俩人顿时失去平衡,悬吊在半空中挣扎!

惊呼声已到了嘴边,却被早已准备好的刘缺抹了脖子,“咔嚓”一声后,无半点声息!

“叮,击杀灵武境四重武者,因等级相差过大,无法获得经验值!”

刘缺环顾四周,不屑的看向了重灵阁内处,骂道:

“这重灵阁真是没有半个好东西,什么牛马都想试试你龟爷爷的壳子硬不硬。”

对着不远处耸拉着脑袋,爬在地上打哈哈的傻狗道:

“二哈,咱们走!”

“去哪?”

“化缘!”

月光伴随着清辉洒下,景色迷人。在这寂静的重灵阁内,有只王八骑一条傻狗沿着墙角悄悄的前进。

“哼哧哼哧”的声音不断响起,最后连刘缺都觉得有点不太合适。

一个暴栗扣在二哈头上,骂道:

“傻狗,别叫了!咱们是来化缘滴,悄悄的进村,打枪滴不要!”

虽然听不懂龟老大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二哈就是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好刺激!

嘿嘿,到仇人的宗门化缘,还是夜晚悄悄的化缘那种!想想就觉得激动!

不禁意间,嘴角的哈喇子又流出来了几分!

刘缺看到这幅模样,瞬间无语!

天啊!这傻狗,怎么看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

刚转到巷子口,就撞到了一处薄薄的地方。

“嗷呜!”

刘缺听后赶忙捂住二哈的嘴,暗道:

“我擦!傻狗,别叫了!”

随后看向了正前方,明明是透明的,怎么能撞上去?

伸手碰了碰,我擦!软软的,好像是一层保护罩子。

身后却传来几道呼喊声:

“什么人夜闯藏宝阁?”

“别管了,先抓住他,上报宗主!”

你妹的!果然来人了!

刘缺也不由得慌了,“化缘”这种事被抓个正着,刘缺再怎么脸皮厚,也有点不好意思!

爪忙脚乱中掉出来一块令牌,滚落间与那保护罩子相碰,竟然缓缓开了一道口子。

二哈拽了拽刘缺,又看向前方,见没理自己。“嗷呜嗷呜”的叫了起来。

我擦!傻狗,还叫!

刚掉过头来的刘缺猛然看到面前的罩子竟然开了一道口子,又看到相溶在一起的令牌。

我擦!好流弊!

顾不得惊叹,连拍了几下狗头,喊道:

“二哈,咱们赶紧进去化缘!”

刚进去不久,三个黑衣人便来到了刘缺之前的地方,看向了地上的令牌。

一人拿起来瞅了瞅,说道:

“原来是我们大惊小怪了!是乌师兄进去了!”

一人疑惑道:

“不对啊,早在几天前林师姐就回来了,怎么乌师兄回来与她相差这么长时间?要不要禀告长老?”

最后那人缩了缩脖子,提醒道:

“你们忘记乌师兄平时的脾气了?要是被他知道,我们几个怕没有好果子吃了!”

被这么一提醒,拿着令牌的那人才想起乌师兄的古怪脾气,顿时没了话。

看着剩下的一人还准备说什么,连忙开口道:

“算了,我们不管了!就算有什么事,乌师兄也能解决掉。他实力高强,一定没事的!”

被这么一劝,那人无奈叹了口气:“哎,好吧。”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