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老二,”奶奶在外屋高声喊着,“给我热奶!”

陈卫东不明所以,“奶,您要睡了?”

奶奶一声感慨:“对牛弹琴啊!”她拍拍炕沿,“等她吃亏上当就知道悔改了。”

陈卫东不赞同奶奶的说法,“奶,真到那天就晚了,无法弥补怎么办?”

奶奶的脸也严肃起来,“老二,你知道或者看见什么啦?”

陈卫东相信姐姐不会走到那一步,但苗头已经有了,自己也只是猜测,今天也是想给姐姐一个预警,毕竟人心难测,姐姐又生得引人注目。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美好的事物谁都想拥有。

可自己的所见和猜测又不能如实告诉奶奶,只会让她跟着瞎着急,万一猜测有误也对不起姐姐的啊!陈卫东还是心存侥幸的。

哄着奶奶睡下,陈卫东再次来到里屋,吃惊不小:姐姐不见了,陈玉莲什么时候出去的她没察觉。

看看条案上的座钟,快十点了,她会去哪里呢?

院门有一道半尺宽的缝,陈卫东轻手轻脚走了出去。

还是那棵老槐树,树下两个模糊的人影在窃窃私语,陈卫东看不真切,她心里开始祈祷...然后,试探地开口:“姐,该睡觉了。”

树下的人影晃了一下,她的心里也咯噔一下,身子仿佛钉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了。

沉默了几十秒,陈卫东再次出声:“姐,是你吗?”

一声怒喝从树下传来:“滚!”

树下的人影随着这一声‘滚’跑远了。

陈玉莲的影子从身边闪过,又是一声“滚”,陈卫东明白了,刚刚的那声‘滚’是送给自己的,是自己打扰了姐姐和那个人吗?姐姐真的......她一下子想到了憨憨、正直的吕强,一股无力感遍布全身,嗓子也哑了,“姐,你等等!”

陈玉莲已经完全无视这个妹妹了,浑身蒸腾着怨气和恨意,三步两步冲进院子,厚重的木门一声闷响。

站在院子中央,陈卫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没有逆反一说,而姐姐的行为也貌似和逆反不沾边儿,在她看来,姐姐已经偏离了正常的人生轨迹。

十六岁的年纪,正是花季,如果是早恋,在前世也要被引导和教育,何况她已经隐隐感到姐姐那一丝丝扭曲的心理,是虚荣还是故意为之?亦或是为了报复她?

“老二,干嘛呢?”妈妈的声音轻柔、响亮,一改之前的颓靡,“没什么事早点睡吧!”

“妈...”陈卫东艰难地开口:“能...说几句话吗?”

月色下看不清女儿的表情,但从口气中张淑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有些着急:“出什么事啦?”

陈卫东把母亲拉到西屋,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划重点之前还是做了一些铺垫:“妈,姐姐十六岁了,是女孩子关键的时期,她之前在这个家很受宠,现在可能有点儿失落,又马上面临中考,您要多关心她。”

张淑敏按捺不住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吗?快点!”

“姐...好像谈...恋爱了。”

“什么?”张淑敏抓住她的手,“和谁?多久啦?还是...还是...”

想到面前的女儿不满十三岁,张淑敏生生咽下了后面的话,作为母亲,她一下子想到了最严重的后果。

“妈,您镇定!她刚刚和一个人在树下聊天,我没看清是谁。现在情况不明,姐姐又特别敏感,我建议您抽时间找吕叔了解一下,他是姐的班主任,多少会有一些察觉的。”

陈卫东没提吕强,不知道姐姐和树下的人是什么关系,提了就是添乱,妈妈也会更着急。

“这个死丫头,全家就属她清闲,还这么不懂事。”张淑敏捶了捶胸口,“也是我的失职啊!”

两行清泪流淌下来。

“妈,现在要疏不要堵,否则会物极必反的。我们一起帮姐渡过这一关。”

张淑敏的声音有些发颤:“是不是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最最担心的话还是说了出来,她感觉自己扛不住。

“妈,”陈卫东宽慰母亲,“没那么严重,姐姐应该知道分寸。”

但愿吧,她能保护好自己也不要辜负了重情之人!

“可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谈啊!也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张淑敏的眼里闪着慌乱,她一脸无助地看着女儿,“你帮我想想办法!”

“妈,姐现在对我特别抵触,我也试过,不行。”陈卫东搂住母亲的肩膀,“再观察观察,也许她是闹着玩儿呢!”

“哪有这样闹着玩儿的?真出事就晚了。”

“明天去找吕叔聊聊,要对症下药。”

安慰了母亲,陈卫东又习惯性地失眠了。她一直在回想自己,前世十五、六岁的时候在干嘛?没谈过恋爱还没动过心吗?

不再想了,回忆中最多的是苦涩,忙着干家务、忙着养活自己、忙着拼命养一家老小...心动真的是稍纵即逝...还没感受到心跳就不得不为生计奔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里屋传来一阵低声的争执,陈卫东听不清楚,但她猜到是母亲和姐姐在说话,刚刚坐起来,一道微光打在墙上,陈玉莲站在炕边质问道:“陈卫东,只许你人五人六的,我连说话喘气的权利都没有是吗?”

“姐,你别激动。太晚了,明天再说行吗?”

“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是吧?我就那么碍你眼?你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你自愿的,是你自己想出人头地,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陈玉莲不管晚不晚,她一肚子火正愁没理由发泄呢!

奶奶也坐了起来,“老大,睡觉去吧,明天还得上学,别折腾了。”

“奶,”陈玉莲开始哭了,“是她和我过不去,大晚上的胡说八道,我...我委屈!”

怎么收场呢?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自己又没看到姐姐做什么,提醒一下也错了?还是妈妈说话太直白?

“唉,”陈卫东长叹一声,“姐,无论妈说什么、我说什么,大家都是为你好!”

“哼,别说漂亮话!你一直就嫉妒我比你漂亮,现在你有钱了,就想制裁我、孤立我!”

陈卫东跳下炕,昂首站在姐姐的面前:“姐,你想歪了,我希望你今年能考上重点高中,然后读一所心仪的大学,也为陈家增光添彩!”

“呵呵,”陈玉莲在冷笑,“增光添彩?有你就够了。你记住,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管谁!”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