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住口!”

北冥玄面上闪过一抹愠色:“你与本王的交情,岂是说断就能断的?”

风云瑶默默流泪,伸手揪住北冥玄衣角:“可是王爷已经不信任我了,我还能怎么办,难道要一死证清白吗?”

她翻手之际,细白的手腕内,有一粒红色的痣落入北冥玄眼中。

红痣在白皙的手腕上十分显眼。

北冥玄眸子一定,再看面前这张泪流满面的脸,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仿佛看到了冰天雪地里,那个不顾一切,救了自己的小女孩……

心中的天平缓缓移向风云瑶。

瑶儿从小就善良,定然是那些人胡说八道……

北冥玄微微垂眸,叹息一声:“今日是本王错了,你莫要生气。”

风云瑶一愣。

北冥玄从怀里掏出一支长匣子:“这里面的簪子,就当作本王的歉意。”

北冥玄很少说这样的软话,风云瑶识时务地拿过匣子。

她抽噎着说:”那我们说好了,王爷您以后可不能再无端不信任我了?”

北冥玄沉默着点头。

风云瑶觎了北冥玄一眼。

也不知道北冥玄这一问,是不是受了近来风卿婈被尚书府虐待的事情影响。

如果是,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风卿婈被虐待一事,北冥玄究竟信了几分,或者是不是都信了?

风云瑶惴惴不安地擦着眼泪,探究地开口:“王爷,姐姐之前在春日宴上说自己被尚书府虐待,害得爹爹被皇上不悦,此事……王爷是否也相信了姐姐的说辞?认为是我们虐待她?”

风云瑶身姿单薄,一张小脸上满是期盼之色地看着他。

北冥玄沉默片刻,方摇头道:“不会,我信是下人只手遮天,瞒着你们欺负风卿婈。”

他果真是信自己的。

风云瑶松了一口气:“姐姐真可怜。也是我不应该,早知道就多关注她了,只是如今姐姐却把这份怨气撒在我们头上,逢人就说是我们虐待她……”

北冥玄黑眸一顿,随即嗤之以鼻:“不关你们的事,是风卿婈自己懦弱无能,堂堂的尚书府千金,被下人欺负这么多年,还能忍气吞声。”

北冥玄在砌玉苑中待到暮色四合的时候,才起身离开。

风夫人送走北冥玄,赶紧来到风云瑶跟前:“怎么样?”

“王爷一时没有怀疑我。”

“那就好。”风夫人放下心来:“无论如何,只要你始终让玄王以为你是最善良单纯的,那么一切都好办。”

风云瑶闷闷不乐,闻言恼怒道:“娘,我和王爷情投意合,都怪风卿婈那贱人横在我们中间!”

风夫人精致的面孔在阴暗中有些冷厉。

“要是风卿婈在狩猎场里死了,你和玄王也就能得偿所愿了,可惜让她躲过一劫。”

“我等不急了!”风云瑶狠狠地攥着锦被,眼睛里闪过一抹毒辣:“娘,要不然我们让风卿婈跟她那贱人娘一样,从我们眼前消失吧!”

不可。”风夫人急急开口:“正是风口浪尖上,现在贸然动手,外面会怀疑我们的,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淡定。风卿婈已经毁了容,激不起大风浪。”

“可是她如今……”

风夫人不悦地看了风云瑶一眼:“这些都交给娘。瑶儿,你现在要把心思放到玄王身上,好好把他的心拢住,风卿婈那边,早晚会被逼得皇上松口退婚的。”

风云瑶这才舒了一口气,乖巧地点点头。

北冥玄走出尚书府的时候,已是满天星辰。

青石路上铺满莹润的月光,皎洁如碧玉。

他负手于背,踏在其中。

忽然,路边的树叶飕飕作响,渲染出了几分诡谲。

北冥玄眯眸,看向尚书府的高墙,悄无声息地贴到墙根。

一抹黑影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风卿婈足尖一点,自高墙上一跃而下,身轻如燕,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响声。

风卿婈猫着身子顺着墙根走,忽然,步伐一顿!

她撞到了一双华贵不凡的皂靴。

慢慢抬头。

北冥玄冷厉的模样映入眼帘。

风卿婈有些牙疼:“……”

“哪里来的小贼,敢摸到尚书府来。”北冥玄黑色的衣角被风吹得猎猎作响,面色冷然,突然探手而来:“还敢如此狂妄!”

他五指成爪,力量无穷。

风卿婈身姿往后退了两步,横腰一脚踹过去。

北冥玄哪里会看不出她的攻势,伸手去挡,却在触及那双艳潋美眸中的皎洁慧光时,心神陡转。

再想去改变攻势的时候,肩膀挨了重重一击,浑身一麻。

北冥玄登时大怒,飞身至逃窜的风卿婈前面,面如锅底:“声东击西?本王好多年没受过这样的阴招了,差点儿栽在你个小贼手上!”

话音未落,一根木棒冲着他面闪来!

北冥玄堪堪躲开,那木棒擦着他脸而过。

北冥玄一把攥住那只手,只觉得掌中的骨骼分外纤细柔软。

“你……居然是个女人?”

“废话真多!”

面巾后面传来不屑声。

风卿婈一脚踹过来!

北冥玄收起心思,眸中闪过一抹暗色,他大掌一用力。

黑夜中,“咔嚓”一声传来。

骤然的痛意从臂弯上传来,风卿婈胳膊被折成一个诡异的姿势,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

该死的北冥玄!今日之仇,不报不休!

北冥玄目光却焦聚到她腕侧的一点红痣上,面色大变:“瑶儿……不!你究竟是谁?”

“你祖宗!”

风卿婈拳头甩过去,北冥玄一时失神,防备不及,生生挨下这一力道十足的一拳头。

风卿婈趁机抽手,转身就跑。

风声簌簌中,传来北冥玄痛苦的叫声:“给我追,抓住她!”

身后数道脚步声响起,脚风整齐划一,动作迅速,一看就是专门受过训练的暗卫。

这具身子太弱,支撑不了多久。

要是被抓住,不消说蓄意伤害亲王是死罪,单以北冥玄对风卿婈的厌恶,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刀了结了她。

横扫了他和风云瑶之间的障碍,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风卿婈一皱眉,闪身进了一窄小的巷子里。

她脚下生风,拼了命一样地跑出巷子。

此地衔接京都最繁华的街道,茶楼外,孤零零地停着一辆马车。

车檐下四盏灯笼迎风晃动,将马车沐浴在一片橘黄色的光芒中。

眼看要被人追上,风卿婈眼风一扫,身姿如灵猫一样窜进马车里!

马车内。

橘黄色的灯光下,俊美的少年轮廓精致,一席不染纤尘的白衣将他面容衬得俊美如玉,仿佛一块儿完美无瑕的玉璧。

接触到风卿婈目光,他略眯了眯眸子,身子贴到车壁上去。

神色惶惶道:“不要杀我!”

风卿婈:“……”

巧了!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太子北冥翊。

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外面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风卿婈听到北冥玄气急败坏的嗓音:“人呢?一个女人就在你们眼皮底下不见了?都是干什么吃的!”

“属下该死!”

风卿婈期盼着这难缠的家伙就此打道回府。

但是,她想错了。

“这是谁的马车?”北冥玄的声音靠近。

风卿婈暗叫不好,用眼神威胁北冥翊:“别开口。”

身着青衣的侍卫从茶楼外出来,看见马车边的架势,赶紧上来请安:“参见玄王爷。”

“你是……太子身边的羽行?”北冥玄目光射向马车,了然道:“原来是太子?”

“正是。”羽行摸摸头:“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哎呀,玄王爷,您的额头怎么青了好大一块啊?”

“本王遇到贼人袭击,那人向这边跑来就不见了。”北冥玄看向马车。

“难道王爷以为,我们太子马车里藏了那贼人?”

“有没有藏,本王一看就知。”

“咳咳!”

马车内传来微弱的咳嗽声。

羽行眼珠子转了转,挡住北冥玄去撩帘子的手。

笑着说:“王爷,我们太子今日偶感风寒,身子不适,见不得风……”

“既然身子不适,大晚上不在东宫,出来干什么?”北冥玄眸光里愈发有疑光闪现。

他推开羽行,一把掀开帘子!

马车内,骤然而至的冷风吹得里面的烛火东摇西晃。

北冥翊一手执书,一手托腮,清透的目光从字里行间挪开,落到北冥玄脸上:“二哥如此激进,想来那贼人应该伤二哥不深?”

北冥玄目光微转,马车内部不算狭窄,却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看来是他想错了。

也是,以太子胆小如鼠的性子,若是那小贼上了他的马车,他怎么可能如此平静?

可他亲眼看到那小贼到了这边就消失不见,莫非还能插了翅膀飞走?

北冥玄黑眸里闪过一抹疑惑,后退一步:“本王也是担心,怕那小贼伤了太子,太子既然无事,本王还要去找那小贼,告退!”

不等北冥翊发话,放下帘子离开。

围在马车外的一群人向北而去,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须臾,北冥翊离开座椅,半蹲下。

不染纤尘的衣摆柔软地散落于地,他弯腰摸到一枚光滑的把手,轻轻推开。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