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什么?”风东庭冷笑一声:“魏嫣,你还嫌你给我戴的绿帽子不够明显?嫌我在旁人眼里不够笑话?要带上她去折辱我自己,打我自己的脸?”

“不是,瑶儿今日必须去宫里,老爷,算我求你了。”

风夫人自知做了对不起风东庭的事情,低声下气地哀求:“就这一次,我只求你这一次!风东庭,当年的事情,错的是我,瑶儿是无辜的。”

“你!”

风东庭重重拂袖而去。

最终,还是没拗过风夫人。

官道上,颠簸的马车里,三个人共乘一车,显得十分逼仄。

空气里漂浮着一层冷凝的氛围,风云瑶捏着袖口,怯生生地叫风东庭:“爹爹。”

“你的爹是谁?”风东庭睁开眼睛,嗤笑一声。

风云瑶面色唰地惨白,连精致的妆容都遮掩不住了,她眼眶里泪水泛滥出来。

风东庭有些厌恶地扭过头,眼不见心为净,从前他有多疼爱风云瑶,现在就有多厌恶风云瑶。

现在风云瑶于他而言,就是一个耻辱,一个被魏嫣骗的团团转的傻蛋!

“进了宫,你尽量离我远一点。”风东庭面色不善。

瞧着风东庭发黑的面色,风云瑶睫毛颤抖,尽量将身子缩到了角落里,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马车在沉默的氛围中,使到了宫门外停下。

此次宫宴举办地点在合欢殿。

放眼看过去,方正大殿内皆是三五成群的官员及家眷,风东庭带着两个女子进去,里面的人均是一顿。

随即窃窃私语声水漫金山般涌来。

“那不是风家二小姐吗?还来这里丢人现眼,啧啧,真是脸皮厚若城墙!”

“小声点儿,人家或许不是风尚书的女儿,但还有个权势滔天的外家,小心这些话被魏相听到,吃不了兜着走。”

“哼,听到就听到,我说事实而已。”

“风尚书还能带着她进宫来!没把这母女二人扫地出门,心胸之宽广,非我等常人所能及啊。”

“呵呵,扫地出门?你不也看看风夫人背后是谁,他风东庭就算戴了再大的绿帽子,他也不敢如此呐,要说还是娘家强势好啊,若是寻常女子被捅出这样的事儿,不被浸猪笼就不错了,人家风夫人如今可是相安无事,还在尚书府里呢。”

“啧啧啧……”

风东庭听得脸都绿了,暗暗捏紧了袖子里的手,又自嘲地想。

勿怪旁人这样说,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窝囊,这样的奇耻大辱,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打碎了牙齿往里吞,呵呵……

好在,永宁帝与太后等人的降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缓解了风东庭的煎熬。

高座上,待永宁帝落座,众人才纷纷起身归座。

永宁帝的目光转了一圈儿,落到左手边那一席天青色的身影子,有些讶异。

“魏相今日居然出席了宫宴?”

众人目光齐刷刷落到魏峥身上,这才惊觉这位一贯不喜应付声乐场所的宰相,今日居然破天荒的出席了宫宴。

今日,是要发生什么不寻常之事吗?

魏峥微微一笑,冲永宁帝颔首。

永宁帝也冲他一笑:“魏相平日里躲在府里修生养心,都快成隐居高人了,就该这样出来参加参加宫宴,来鲜活鲜活。”

魏峥失笑:“皇上说得在理,往后是该如此。只是臣今日进宫来,也是有一事相求皇上。”

“何事?”

魏峥站起身。

众人凝神静气。

就听他说:“微臣的外甥女近日遭人诬陷,受了不少流言蜚语,整个人郁郁寡欢……”话锋一转:“微臣只这一个外甥女,看不得她如此,总想要做些什么,讨她开心些。”

呵,遭人诬陷?流言蜚语?

果然魏大宰相权势滔天,在天子面前也敢如此混淆视听,两嘴一碰就能将黑的说成白的。

偏偏在场这么多人,无人敢出来质疑一句。

这朝堂,如今竟然**至此。

风卿婈微微拧眉,看着面面相觑的百官,暗暗失望。

永宁帝眉骨轻挑:“哦,那么魏相想要如何?”

“微臣听闻外甥女心悦玄王殿下,想向皇上求一道赐婚圣旨。”魏峥道。

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谁人不知风云瑶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野种,魏峥竟然当众要求把她赐婚给玄王!

这是不把玄王看在眼里,还是不把皇室看在眼里?

永宁帝沉着眉眼,盯着魏峥不说话。

坐在末尾的风云瑶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惧怕,悄悄看向北冥玄。

北冥玄面色铁青,紧紧捏着筷子站起来:“魏相想要让自己外甥女欢心的法子有很多,用不着以本王去讨她的欢心,魏相如此,把本王放在哪里了?”

他语气里隐含怒意:“何况,本王与昭华郡主有一纸婚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是吗?“魏峥皮笑肉不笑地冲他投来一眼:“可据我所知,玄王殿下从前不是与瑶儿情投意合么?”

话音刚落,一道清脆嘹亮的嗓音就响起在方正大殿内:“是啊,玄王殿下与妹妹情投意合多年,是我携一纸婚约挡在他们二人中间耽误了他们。”

一席鹅黄色广袖长裙的少女,走到大厅正中,稳稳跪了下去。

她面容坚定道:“臣女自知貌若无盐,比不得妹妹与殿下郎才女貌,求皇上,收回那一纸婚约,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清脆的嗓音,如珠玉坠盘,字字清晰,传入每一个耳中。

上首的位置,眉目如画的少年眉眼间漾开清浅的笑意。

“风卿婈,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北冥玄一把抓住风卿婈手腕,死死瞪着她。

他没想到风卿婈胆大至此,竟然敢如此!

她说得好听,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可字字句句却是要与他退婚。

她心里果真没有他分毫么?竟然如此迫不及待?

“并非我胡言乱语,而是殿下与妹妹情投意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在场的各位,都能作证。”风卿婈一把挣脱北冥玄的手,看向高座上:“求皇上收回臣女与玄王殿下的婚约。”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昨日风云瑶失口说出有孕之事,风夫人定然是去求了魏峥,魏峥心疼妹妹也心疼外甥女,才会有今日逼迫北冥玄娶风云瑶。

魏峥此人,言出必行,不达目的不罢休,这也正是她退婚的好机会。

魏峥侧眸,眼角余光顶着少女娇嫩的侧颜,微微拧眉。

他怎么觉得,自己做了别人的踩脚石?

北冥玄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风卿婈身边:“父皇,那一纸婚约是母妃在世时与先风夫人定下的,母妃若是泉下有知儿臣退婚了,定然不会欢心的。”

魏峥一旁相逼,风卿婈又有退婚之意,局面于他不利,北冥玄情急之下搬出了死去的庄贵妃,希望永宁帝不要松口。

他看着身旁的女子,有些愤怒,心里却生出一个坚定地念头。

他不会退婚的,她只能是他的!

果然,一听到庄贵妃,永宁帝便有些迟疑:“不错,这婚约,是你母妃为你定下的。”

“也是母妃留给儿臣唯一的念想,儿臣自然会谨遵母妃的遗命的。”

北冥玄急急道,又看了一眼远处如遭了霜打的风云瑶,说:“至于风二小姐,不过是昔日年少,儿臣念她是未来小姨子,爱屋及乌走得近了些,没想到却被人误会传谣,此是儿臣之错。”

永宁帝嘴角一抽:“……”

忽然没眼看自己这个儿子了。

太无耻了!

北冥玄还记得前些日子在勤政殿口口声声对风云瑶是如何如何的表达爱慕之情,求他赐婚的么?如今竟然变得如此!

若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永宁帝定要狠狠扇北冥玄几巴掌,让他收了这幅无耻的嘴脸。

风卿婈也是浑身寒恶,这北冥玄,真是无耻至极,脸皮厚若城墙了。

念在人家是未来小姨子的份儿上爱屋及乌?就和人滚带一起,把人肚子搞大了?未免爱屋及乌的过了头吧!

她蹙眉道:“臣女并不认同殿下的话。天下父母都希望儿女婚事顺遂,一生恩爱白头到老。想必当年我母亲与庄贵妃娘娘也是希望我们二人如此,她们本是携着美好的祝愿的。可若我二人不是情投意合,却又奉承那一纸婚约成婚,也不过是结为一对怨侣,与她们的祝愿背道而驰,她们泉下有知,只怕会更不放心。”

“此言不错。”

高座上的太后忽然点了点头,微笑着说:“皇帝,哀家以为,儿女婚事就如昭华郡主所说,自然要情投意合才能顺顺遂遂的,所谓强扭的瓜不甜。”

“太后!”

北冥玄面色大变,他没想到连太后都会来斜插一脚。

今日这一个两个的,都是商量好了来与他作对吗?

这婚,是非退不可吗?

北冥玄心里没底起来,哀求地看向永宁帝。

永宁帝却看也未看他,沉吟片刻,眸光划过身旁的少年,一锤定音:“既然太后如此说了,朕就允了。”

“父皇!”

永宁帝不顾双目欲裂的北冥玄,召来李忠德:“拟旨。”

很快,朱笔乘上,永宁帝龙飞凤舞地大字在明黄色的提花锦帛上落下。

只是,众人眼睁睁看着永宁帝写了一张还不够,又补了一张。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