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众人好奇地交头接耳。

李忠德拿着两道圣旨,走到前面展开,高声朗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三子玄王年过而立,礼部尚书二女风云瑶温柔恭谨,知书识礼,着为玄王侧妃,钦此。”

此言一出,众人面色各异。

风云瑶一下子瘫软在地,满是不甘。

而北冥玄却是眼前一亮。

方才父皇可是写了两道旨意,若一道是侧妃,那么另一道……是不是封正妃的旨意?

他目光落到风卿婈脸上,只觉神清气爽,柳暗花明。

有人欢喜有人愁,风卿婈的心自是提了起来。

永宁帝究竟在搞什么?

都如此了,难道还是逃不了与北冥玄成婚的局面?

众人的好奇心达到了顶点,纷纷伸长脖子,看着李忠德展开第二份圣旨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昭华郡主昔日力挽狂澜救忠臣有功,此女聪颖端方,难能可贵,朕不忍此女旁落他人,着……她为太子正妃,钦此!”

两道圣旨颁完,偌大的方正大殿内一时鸦雀无声。

北冥玄头脑发热,还沉浸在自己美好幻想中,正欲拉住风卿婈的手道谢,忽然见北冥翊从玉阶上缓步下来。

哄!

北冥玄脑子里嗡鸣一声,才惊觉第二份圣旨上是说……着昭华郡主赐予太子正妃之位。

太子正妃……

他陡然站起来,嗓音干涸:“父皇,风卿婈理应是儿臣的妻!”

北冥翊已走至风卿婈身旁,清润绝伦的少年穿着墨色朝服,头戴金冠,眼眸灼亮,斜眉一挑间,隐隐有一丝挑衅浮上来。

他轻声道:“圣旨已下,三王兄就算是孝顺心切,又何必如此?”

北冥玄唇瓣颤抖:“你!”

北冥翊已经稳稳跪在了风卿婈身旁,将她手牵过:“儿臣谢父皇赐婚。”

风卿婈被他拉着一起扣头,全程懵然。

她瞳孔大瞪,看着北冥翊满是不可置信。

她和他?

永宁帝在干什么?

竟然乱点鸳鸯谱,给她和北冥翊赐婚!这简直就是笑话!

她赫然抽手,奈何看着孱弱的少年竟然不知哪儿来的力道,将她的手牢牢握在手里,竟没叫她挣脱开。

他凑近风卿婈,温热的嗓音带着一丝凝重与磁性,喷洒在她耳畔:“那上面的是天子,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他。”

风卿婈竟然从他眸子里看出一丝强势。

她愣住,不由哑然。

“此事需从长计议。”

北冥翊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眼神晦暗不明,放开了风卿婈的手。

他包裹着自己手的余温还在,风卿婈深深吐出一口气,脑子冷了下来。

的确,如今虽说皇族势微,可永宁帝手里依然掌握着生杀大权,皇权不容侵犯。

她方才话虽说得好听,可归根结底,还是公然退婚北冥玄,已是有将皇室不放在眼里的嫌隙,若是此刻再出声反对,只怕真要被扣上一个大不敬的罪。

她如今已不是风兰芷,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违逆,纵使永宁帝是个仁慈的皇帝,却也未必能容忍她……

风卿婈脸上挂了一丝不是滋味的笑。

这笑容落在北冥玄眼里,别提多刺眼了。

一丝不甘一丝恼怒涌上心头,北冥玄一直以为自己握在手里的东西,终究是在眼皮底下流走了。

而风云瑶看着北冥玄眼底翻滚的情绪,却是眼中血丝泛滥,布满了泪意。

她不甘愿地看向魏峥,娘说过,她腹中既然怀了北冥玄的孩子,便一定会让舅舅帮她争取到玄王正妃之位,就当是弥补她当年犯下的错。

舅舅是多厉害的人,只要他出言,永宁帝也不会不听的,何况还有太后在旁辅助,风云瑶以为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没想到,耗费如此心血,到头来,居然还只是一个侧妃!

她付出了这么多?凭什么?

凭什么风卿婈一跃成为了太子正妃,尊贵两无,可她却只能做个上不得台面的侧妃,就连肚子里的孩子,将来出生之后,也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出!

魏峥看到满眼不甘心的风云瑶,叹了一声,出言提醒:“瑶儿,皇上赐婚,还不快谢恩。”

魏峥一向冷清冷心,对这个外甥女并不如何亲昵,不过是看在妹妹哀求地份儿上才有今日一事。

可永宁帝竟然直接下了圣旨,态度强硬,魏峥自然不会再为了她而去和永宁帝争执。

风云瑶听出魏峥话里的意思,咽下喉头的腥甜,埋头谢恩,北冥玄纵然万般不愿,也无奈扣头谢了恩。

永宁帝笑呵呵地,看起来十分开心,然而今日这宫宴给予众人的冲击却不小。

宫宴结束后,还有些人没回过味儿来。

魏峥公然逼婚,风家二小姐一个身份不清不楚的女子,被封了侧妃,而本该与北冥玄有婚约的风家大小姐,居然成了太子未婚妻。

旁的也就算了,太子正妃……皇上竟然如此草率就定了。

要说风家大小姐出身也不低,就是那脸上的斑痕实在不堪,作为未来储君的正妃,若是有朝一日,太子继承大统,那她岂不是皇后?

从未听说过哪国一国之母脸有瑕疵的。

这简直太魔幻了。

不过……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想,太子能不能登上那个位置,还是后话。

这样看,一个平平无奇的太子,配一个面有瑕疵的昭华郡主,倒是相配。

落日余晖,泛着点点刺目的光,风中,已经有了一丝寒意。

魏峥的身姿被拉得纤长,他眸光盯着远处正上车的少女,微微眯眸。

一道身影缓缓走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又不屑地冷哼:“这风家大小姐,近来真是时来运转,又是被封郡主又是一跃成了储君正妃的,啧!明明是个丑八怪,却人人都爱的什么似的,我瞧着玄王似乎很不舍得与她退婚呢。”

魏晟讥讽出声:“只不过,皇帝今日将她指给太子,是真的心血来潮?皇帝把北冥翊那个废物看得跟眼珠似的疼,难道不会给他选一个好点的正妃?”

“莫非,永宁帝其实并非如我们看到的那样,看重北冥翊?”

魏峥看着风卿婈的马车混入官道上,慢慢缩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他还盯着那处:“皇上对太子的宠爱之心毋庸置疑。事出反常必有妖。”

“要不,我去查查风卿婈?”

“你第一次查她么?”魏峥淡淡反问。

魏晟:“……”

的确,镇国公那事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都在查风卿婈,可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这女子的平生简单得就像一张白纸一样,若有什么,也是大大方方展露出来,根本不用深查。

“越是看起来简单之人,越不简单,这少女……跟迷一样。”魏峥总结。

魏晟咬牙,点了点头:“若说她真那么简单,我也不相信,盛邵那事儿,固然有北冥玄在后面指使……”

他忽然惊觉什么,嗓音微微加大:“瞧她今日退婚时的决然,根本不像是与北冥玄有情的,莫非,一直以来我们都被误导了?坏事儿的另有其人?”

魏峥只觉不可思议,又觉得自己过于的揣测了:“可北冥玄在护国寺差点儿毙命时,又是她救了北冥玄,若说她对北冥玄没情,又何苦如此?”

说起来,除了盛邵之事,魏晟没少被风卿婈坏过事儿。

护国寺那次魏晟对北冥玄是下了杀心的,谁料半路杀出个风卿婈救走了北冥玄,还不知用什么法子躲过了他天罗地网的搜查,让北冥玄把这件事儿捅到了永宁帝那儿,惹得魏晟损兵折将了不说,也不敢再贸然对北冥玄出手了。

当时他只想着去杀了风卿婈,却被大哥给拦着了。

纵然已经隔了些日子,一想起此事,魏晟还是恨得牙痒痒。

“这女子邪门得很,大哥,要不然我……”他目露凶光,将手横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去解决了她,以免夜长梦多。”

魏晟的话很有道理,那个少女的确不是泛泛之辈,任由她入主东宫,于魏家而言并非好事。

若是此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她,无疑最好。

魏峥手指无意识地摸着手上光滑的扳指,喉结滚动,话到了嘴边。

少女清凌凌的一双眸光却浮现在了他脑海里,似曾相识……

他陡然拧紧扳指。

“大哥?”魏晟提醒。

魏峥收回了手,淡淡道:“太子无所作为,任由她再厉害,也翻不了天,何况她才被封为太子正妃就被人杀了,未免太过惹眼。”

话中之意,很明显是要放风卿婈一马。

魏晟不悦,不明白为何一向算不得心慈手软的大哥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那少女。

他拧眉,欲要说服魏峥:“大哥!”

“先静观其变,勿要多生事端。”

魏峥却打断了他的话,温和的眉眼间倏然生出的一丝凌厉,令人不敢置唬。

魏晟握了握拳头,终于还是收起了杀心:“好,我暂且不杀她,不过,她若是再敢怀我的事儿,我必不饶她!”

魏峥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风吹起他的衣摆,清瘦纤长的身姿似要乘风而去一般缥缈。

……

风卿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别人的嘴里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

她靠在车壁上,车身微微摇晃,脑海里想着今日发生的事儿,只觉得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简直令人头疼。

太子正妃,呵!

她能嫁给自己的徒弟吗?

这像话吗?

风卿婈眉心郁结,忽然发觉有道视线落在她面上。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