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东庭许是实在是不想看见风云瑶,回程时去挤了同僚的马车。

眼下这马车内,只有风云瑶与风卿婈二人。

瞧风云瑶眼神里化不开的深重幽怨,风卿婈也不理解她这眼神是为哪般。

放在从前可以归为她占着北冥玄阻碍了她,可如今她和北冥玄一拍两散没什么关系了,风云瑶还是这一副样子。

总不能没成为北冥玄妃,也要怪到她头上?

风卿觉得好笑极了。

风云瑶压下眼底的情绪,说:“恭喜姐姐了,太子妃……姐姐真是好福气。

“也祝妹妹得偿所愿了。”风卿婈轻笑一声,又好似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哦,不对,现如今我不该称你为妹妹,合该叫你一声姑娘才是。”

丢下这刺心窝子的一句话,她利落地挑起车帘,翻身下了车。

风云瑶死死瞪着她的背影,眼眶通红。

这贱人就是故意的。

“嘭!”

她一脚踹翻前面小桌上的瓜果。

回到尚书府里,又对上风夫人略带责备的眼神。

风夫人坐在圈椅上,拧着描得细细的眉微拧,冷声问:“怎么连你舅舅出手了,还是一个侧妃?你为了北冥玄,不惜连自己的声名也不要,费尽心思也是一场空,反倒是风卿婈,从玄王妃成了太子妃,呵……”

人和人就是不一样!

“可见玄王无心封你正妃,如今看眼你肚子要大起来了,这个侧妃是不当也得当。你当初若能听我的话好好择一门婚约,风风光光出嫁难道不好?用得着如今这般憋屈?”

风夫人一来心疼女儿,二来又责怪她与北冥玄无媒苟合的事情,言语间自然带上了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落在饱受白眼的风云瑶眼里,分明是如今旁人笑话她不够,连自己母亲也要来踩一脚。

风云瑶顿时气得落泪:“我为什么费尽心机还被封为侧妃,难道不是拜母亲你所赐吗?我如今是个连身世都不清不楚的人,走出去头都抬不起来,能被封为侧妃,还是我的荣幸呢!”

“啪!”风夫人一巴掌甩到了风云瑶面上:“住口,谁叫你如此自轻自贱的?”

风夫人当着下人的面被自己女儿揭了短,不由有些恼怒,又听风云瑶如此说自己,实在怒不可遏。

这落下的一巴掌实在是重,打得风云瑶耳鸣眼花。

她腹部传来一阵翻腾,风云瑶下意识扶住肚子,竟然感觉到了轻轻的胎动,似乎腹中孩儿也被这一巴掌给惊到了。

风云瑶又是惊又是喜,随即一股恼火窜上心头,猛地将风夫人推倒在地:“我说得不是实话么?要不是你不守妇道做出那样丢人现眼的事儿,我早就是板上钉钉的玄王妃了!你拖累了我还有脸指责我!”

风夫人冷不防被推倒在地,手掌心被粗粝的地面生生擦掉了一层皮,火辣辣地痛感传来。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风云瑶,似乎是不敢相信推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女儿。

风云瑶被风夫人看得心里发虚:“况且……就算是侧妃又如何?玄王殿下英武有谋,哪里是太子能比得了的,将来以后,还不一定怎么样呢。”

这本是众人都心照不宣的话,没想到她却这样说了出来,还挺洋洋得意的。

风夫人顿时不知道这个女儿是聪明还是蠢。

她被婆子扶起来,看了自己已经渗出血珠的手,怒气中满是筋疲力尽,心力交瘁,也无心与风云瑶吵架:“罢罢罢!圣旨已下,已成定局的事情,再争论也无济于事,你给我滚!”

“滚就滚!”

风云瑶冷哼一声,扭身出了风夫人的房间,沉闷的心思却因着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而放晴。

的确,永宁帝膝下皇子不多。

一个麟王已经被永宁帝所厌恶,无缘那个位置的,而太子虽为一国储君,却是德不配位,只有玄王殿下,似乎才是最适合那个位置的人……

这样想着,她竟然轻笑出声了。

跟在身边的丫鬟就看着风云瑶阴沉的脸骤然笑颜如花,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小姐,当心脚下台阶。”丫鬟提醒。

“嗯。”

风云瑶下意识扶住自己肚子。

只觉得人的眼光果然不能局限在一处,要放长些才好,眼下屈辱,不过是过眼烟云之事,端看自己能不能想得开了。

英落苑里,相比风卿婈的愁眉郁闷,两个丫鬟则是很开心。

荷儿左看右看就觉得自家郡主真是个有福气的,弃了玄王妃的位子,居然还得了太子妃的位置,果然郡主就是生来的贵人。

荷儿如此便罢了,连明玉脸上也是满脸的笑容。

风卿婈看着她们俩,叹息:“你们俩怎么那么开心?好像要嫁给北冥翊的人是你们一样,此事真值得那么开心?”

“哎呀郡主,当然开心啊,太子妃耶,将来以后就是一国之母耶。”荷儿笑得牙不见眼:“那个玄王从前还对咱们郡主爱搭不理的,把个二小姐稀罕得跟个什么似的,哼哼,如今没了他,咱们郡主还当上了太子妃呢。”

小丫鬟眼里话里,满满地都是骄傲。

风卿婈:“……”

将目光投向明玉:“不会连你也这么认为吧?”

明玉微微一笑,思忖着说:“奴婢也觉得,太子殿下比玄王好,而且奴婢觉得……太子殿下与郡主,很配。”

很配。

师父配徒弟,哪里配了?

风卿婈揉了揉额角,烦闷道:“算了,你们下去吧。”

待两个丫鬟关上门走出去,风卿婈长叹一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片刻,还是翻身下榻走了出去。

不行,这门婚事不行,她得找北冥翊商量如何取消这婚约。

明玉见不过片刻的功夫,郡主又要出去,便跟了上来,风卿婈摆摆手:“不用跟着了,我自己出去散散心。”

明玉停下脚步,望着风卿婈远去的背影,察觉出风卿婈似乎对今日的事情,很不赞同。

可往日里她瞧着郡主分明对太子很亲昵,为何会如此呢?

风卿婈出了尚书府,直接敲开了隔壁的门,不巧的是,北冥翊不在,长风接待了她。

两道圣旨已经传遍盛京城,长风自然不敢怠慢未来的太子妃,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应对。

一面请风卿婈进来,一面招呼人上茶上瓜果。

风卿婈走进来环视一圈,问长风:“别忙碌了,你们家太子什么时候回来?”

“这……”

长风想起方才,太子在宫里的话。

“你先回府邸去,她定然会找来的。”

他明明十分开心,可华光璀璨般的眸子里在说这话时,却染上了一层阴郁。

长风不解太子为何要躲着风卿婈:“殿下不见昭华郡主么?”

太子唇畔露出一抹苦笑,落寞道:“见,自是要见的,只不过是不想这来之不易的喜悦在片刻间如烟花逝去罢了。”

长风生得笨,脑子不如羽行他们活络,听了个云里雾里,还是听太子的话先行回来等着风卿婈了。

“难道你不知道么?”风卿婈见侍卫神色变换,不由皱眉。

“殿下在东宫有事务缠身,大约忙完了就回来了。”

风卿婈隐约探出了一层意思,她一笑:“行,那我就在此等着他。”

长风悄悄退了出来,遣了个人去东宫告诉北冥翊这话。

风卿婈在北冥翊殿内,一坐就是一下午,她百般无聊,吃了瓜子喝了茶,见北冥翊还不回来,又翻到了他的书架上,看看他平日里看得是什么书。

北冥翊看书的风格倒是杂,什么史记诗集,奇侠怪传都有,风卿婈挑了一两本,打发起时间来,看着看着,她就忘了时间。

等再次抬头时,殿内已经点了烛火,亮如白昼,窗外,沉临的暮色侵吞了一切,阴暗中呼啸着狂风,黑压压伸手不见五指。

风卿婈拧眉,忽然外面一阵狂风猛地刮来,一两滴晶莹冰冷的雨滴打在她脸上。

很快,密匝匝的雨淅淅沥沥地砸了下来。

风卿婈有些心慌,问一旁的侍女:“长风呢?去告诉他,若你们家太子未出宫,便不要来了,下着这么大的雨。”

侍女点点头,很快又去而复返,说:“殿下听说郡主在等着他,执意要回来,这会儿不顾大雨,已经出了宫门了。”

这孩子真是……

雨势越来越大,有席卷一切之势,就在风卿婈着急的恨不得拿把伞去接北冥翊之时,侍女惊喜的叫道:“殿下,殿下回来了。”

风卿婈看过去,只见少年撑着伞站在门口,他身上穿着墨色大氅,衣服下摆被水晕染出一副山水墨画,精致的瞳孔熠熠发光。

风卿婈拿了把伞打开门,北冥翊一进来,她就往他手里塞了个汤婆子:“这么大雨,为何要赶回来,淋着了可怎么办?”

北冥翊解开身上的大氅,他发丝有些潮湿,贴在脸上,显得面色有些苍白,他纤长的睫毛上覆一层水汽,微微扑闪间,一滴滚落下来,眸低却是灼灼的。

“因为你在等我。”

风卿婈呼吸蓦然一泄。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