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这马车内部设计得别有洞天。

座椅下方被掏空了,不大不小的空间内,恰好可侧卧一人,外人又看不出来。

风卿婈从座椅下方钻出来,胳膊痛得她额头上虚汗直冒。

她抓住脱臼的胳膊,使劲往右一推!

“咔嚓”一声,胳膊接好。

一道探究的视线悬在她脸上,似乎能透过黑色的棉布,射进里面来。

风卿婈挥了挥手臂,下意识避过身子,抱拳道:“多谢太子方才出手相助,小的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说完,就要跳车离开。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抓住她的胳膊。

芊芊细指看起来如同精雕细琢的易碎品,却蕴含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

风卿婈一愣,回眸。

莹莹灯下,北冥翊眸色有几分深沉。

他白玉雕琢的脸半明半暗:“风大小姐,你半夜出来,是要去做什么?”

风卿婈眼皮一跳。

他怎么认出她来了?

她掩饰得如此密不透风,连北冥玄都没认出来,他怎么就识破了是她?

这小子与原主应该没有什么交集吧?

一时间,风卿婈眸内闪过各种猜测。

既然被识破了她也就不装了。

风卿婈一把扯下脸上的面巾,火红如霞的斑痕暴露在空气中,在灯下有一丝诡谲。

迎上北冥翊凝在她脸上的视线。

风卿婈一挑眉,逗他:“太子殿下,怕了?”

北冥翊却是伸手出来,骨节分明的指头落在她脸上,指腹传来的细腻触感,让风卿婈心头有点痒。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风卿婈莫名觉得自己老脸很烫。

她赶紧后退一步。

北冥翊眼中闪过一抹黯然,他收回手:“脸上的,真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吗?”

风卿婈摇头:“家里人都是这么说的,不过我不太相信。”

她坐到座椅上,看到小桌上精巧的绿豆糕散发着诱人香味,拿过一块儿放进嘴里。

“太子殿下难道看出了什么?”她腮帮子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鼓一鼓的,像只小仓鼠。

北冥翊见状弯了弯眉,执起青色夜光小壶倒了一杯清茶,言简意赅道:“我以为,是体内余毒未清,才会显现在脸上。”

风卿婈噎住:“咳!”

手里被放了一杯茶。

风卿婈赶紧放到唇边饮尽,才好受了点儿。

“太子殿下,学过医理?”她试探地问。

北冥翊摇头:“只是猜测而已。”

“哦。”

就说他一个太子,学富五车文武双全才对,还以为他离了自己长歪了跑去学医理了。

学医还没学精通,胡乱猜测。

她这斑痕都是假的,怎么可能是什么余毒未清。

风卿婈轻轻一咳。

又听北冥翊道:“我认识一个神医,风小姐若是需要,我可以帮忙牵引。”

他清湛的目光落在风卿婈脸上,那股窘迫又袭来。

风卿婈活了大半辈子,一朝重生到一个小姑娘的躯壳里,连带着脸皮也薄了。

风卿婈呵呵一笑,谆谆教导道:“太子殿下,我只是个小臣之女而已,您不必如此,日后为君者,要的是臣民的臣服,您这样的好心肠,讨得了一时好,讨不了一世的好。”

这孩子忒纯良了。

可是自古过于良善的人,都不会为人所珍惜。

更何况,他是储君,是未来的北燕天子,他可以有仁心,却不能有这样的烂好心。

北冥翊闻言,目光定在风卿婈脸上:“是吗?”

那目光太过灼人,风卿婈自觉不太能消受。

“今晚多谢太子殿下,告辞!”

她说罢,动作麻利地跳下马车,被撵似的跑进黑夜中,一口气跑出好远。

看着那纤弱的身影与黑夜沦为一体。

北冥翊脸上的平和逐渐被冷沉取代,琉璃般的眸子里刮起阴郁狂风。

他唇瓣抿得发白,对着黑夜喃喃:“你究竟是不是她!如果是她!为何如此疏离我?”

风卿婈如果还在,看到他这幅样子,断然不会给他打上‘纯良,好人’的标记。

羽行看着太子殿下阴沉的脸,心尖颤抖。

不知那风大小姐说了什么,太子殿下一贯善于把控自己的情绪,今晚何至于会这样?

就在这时,风声倏然涌动。

北冥翊耳郭微动,他灌满寒霜的眸子看了羽行一眼,羽行心领神会地往巷子里走去。

黑暗中,响起赤手空拳拳拳到肉的搏击声。

不久之后,羽行拖着一个暗卫走来。

北冥玄虽然没发现风卿婈的踪迹,却还是疑心,留下一个眼线在这边观察。

不巧,被北冥翊察觉。

那暗卫不是羽行的对手,两人搏击不过几下,就被打得土崩瓦解。

被羽行拖过来的时候满脸是血,看到恍若天人的太子时,这位暗卫心大地想:太子殿下是出了名的纯良胆小,只要他好好求饶,小命无忧。

于是跪在地上把头磕地作响。

“太子殿下饶命!小的只是奉玄王殿下的命令,小的什么都没看到,殿下饶命!”

一片白色的衣角垂落在他眼前,月光倾撒在上面,银丝蜿蜒,光华烁烁。

北冥翊坐在马车外的坐板上。

锦缎长发飘飘,他眉眼生辉,稀薄的月光掩盖住了眼底笼罩着的那一片深沉。

他如暗卫所想,好脾气地点点头:“的确,都是玄王的错,与你无干。”

身后的羽行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那暗卫浑然不觉死亡的暗影已经笼罩了自己,身躯一松,千恩万谢地起身,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残影闪过。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寸寸锁喉!

那暗卫双眼爆凸,不过片刻,便没了气息。

北冥翊凸起的青筋缓缓归于平静,他放开手,任由暗卫如一片破布倒在自己脚下。

蚕丝手绢细细擦拭每一根手指,少年玉雕般的脸上无波无澜,歪头端详着暗卫的时候,甚至有那么几丝无辜。

“埋了。”

说出来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

薄如蝉翼的手绢在夜风中飘落到暗卫死不瞑目的脸上。

马车缓缓离开,惊起的黑鸦在暗夜中仓皇而飞。

风卿婈在茫茫黑夜中穿梭。

十年时间,这大街小巷也改变了不少,等她站在镇国公府门前,与那两头威武雄壮的石狮子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已经夜过半了。

风卿婈无心扰人清梦,飞身至国公府大门上方,将一封早就准备好的薄薄书信塞到紧闭的门缝里。

看了一眼隐在黑暗中的国公府,才转身离开。

等她抄着路回去的时候,东方已露白鱼肚。

这夜,一夜未眠的不止风卿婈。

还有北冥玄,他搜寻了一夜无果,满眼血丝地揉着枯涩的双眼,倒在软椅中,却并无睡意。

眼前那颗红痣越发清晰。

可那女人却在他眼皮子底下给跑了……

北冥玄眸内疑惑翻飞,他直起身:“卫六可回来了?”

“王爷,还未曾。”暗卫悄无声息地走上前来:“属下已经派人去找他了,但是并无踪影……”

“什么叫派人去找了还无踪影,难道他也不翼而飞了?”

北冥玄气势冷冽,他一掌拍在案上,震得上面的茶盏作响。

暗卫战战兢兢,单膝下跪:“属下再去找。”

“滚!”

天亮时分,第一缕霞光刺破天际,镇国公府的大门发出沉闷的响声。

一封信就掉落在眼前。

门房的人看到上面‘镇国公亲启’几个字,赶紧将信封送到内院。

镇国公府的掌家奶奶是盛邵的妻室沈氏。

沈氏坐在梳妆台前,由着人上妆,穿衣。

房中点了檀香,她眉目沉在其中,端庄中自有一股明妍。

“夫人,兰姨娘来请安了……”有丫鬟走进来请示道。”

“国公爷昨日歇在哪儿了?”沈氏扭头问。

身旁的嬷嬷身子不由矮了一矮,低着头说:“在兰亭阁兰姨娘处……”

沈氏闻言眼睛里利光闪烁,透过碧影窗瞧见外面院子里站着个娉娉袅袅的身姿。

沈氏磨牙切齿:“贱人!先让她站着!”

下人无敢不从:”是。”

珠帘轻响,又有丫鬟轻脚走过来,呈上一封信:“夫人,门房送来的,不敢贸然给国公爷,请夫人示下。”

沈氏熄了怒意,染着鲜红的指甲挑起信封,撕开。

看着上面的字,她眼睛里闪过一抹鄙夷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信,此事不必国公爷知道,下去吧。”

“是。”

丫鬟离开。

站在沈氏身后的嬷嬷,可是将那信给看了个清楚。

嬷嬷惴惴不安道:“夫人,这表小姐在尚书府过得不好,平日她与咋们不联系,也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今如此……要是叫国公爷知道了……”

“你也知道国公爷疼她疼得跟什么似的!放着我的鸾儿鸣儿不疼,要疼她一个外人!这几年国公爷好不容易不把她放在嘴上了,我还要拿她放到国公爷面前晃?”

沈氏语气幽怨:“你可别忘了,我的鸣儿当年是因为谁,挨了他爹几大板子?”

嬷嬷不敢再说,看着沈氏一条一条撕了信,丢进火炉里。

没过一会儿,一对纤细俊秀的少男少女走了进来。

一进来,盛鸾就拿手绢捂住鼻子:“娘在屋里烧什么了?一股子焦味儿。”

“没什么,一些没用的字帖。”沈氏看向盛鸣,关切道:“鸣儿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呀,没去书院?”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