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难怪刚才那一副如狼似虎的模样呢。

也不知是谁如此心狠手辣给一个未出阁的少女下这种药。

北冥翊眼眸微沉:“给她解药。”

太子殿下果然对风家大小姐不一样。

羽行眼睛里闪过一抹错愕,随即低头:“是!”

……

风卿婈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处石亭里。

她浑身的燥热已经消退,那魅色药性霸道,断然没有自行解开的可能。

所以,有人给她喂了解药。

是北冥翊?

眼前闪过那张俊美的仿佛精心雕刻的脸,以及少年唇瓣上的柔软触感……

风卿婈摸了摸自己唇,恨不得给自己扇两巴掌,她刚才差点把那小子给办了。

辛好辛好……

否则她老脸还要不要?

想得入神之际,突然听不远处传来尖锐的女音。

风卿婈拧了拧眉,抬步往那边走过去。

一群人围在方才她跑出来的那座假山外围指指点点。

风卿婈走到人群外,大家一时半会儿忙着看戏,没发现她这号人物。

人群中,风夫人和风云瑶搀扶着一身华服的风老太走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如实说来!卿婈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风老太脸上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她跟前跪着个低眉顺眼的绿衣丫鬟。

那丫鬟掉着眼泪说:“老太太,奴婢是这附近的洒扫丫鬟,今儿个我老远就看到大小姐鬼鬼祟祟地进了这座假山里,身边一个丫鬟都没有。我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后来又看到户部侍郎家的王公子也进了这座假山,我有些好奇,赶紧偷偷跑过去一看,谁曾想居然看到他们……”

丫鬟捂着脸不肯再说下去。

就这片刻时间,只听从假山深处还传出来了不可描述的靡靡之音。

女眷们纷纷害臊回避,男人们则是对风卿婈大骂荒淫。

北冥玄双手负背,面色难看地盯着假山,眼神能杀人。

他是不喜风卿婈,可并不代表能容忍在还没退婚的前提下,她给自己戴绿帽子!

“啪!”

一片唏嘘中,风夫人抬手就给了那绿衣丫鬟一巴掌:“嘴贱的东西!大小姐清誉岂能由你如此说道!”

丫鬟低下头,瑟瑟发抖。

风夫人面向众人道:“诸位,别听丫鬟乱说,我家卿婈自小爱慕玄王殿下,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嫡母担保她不会如此,大家还是快快去前院吧,这里的事情我稍后会处理。”

风云瑶也附和道:“对啊,姐姐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我们还是先走吧。”

说着就要拉自己几个平日的好姐妹离开。

人群中,一名夫人冷笑着说:“风夫人就不要再欲盖弥彰了,我看啊,这里面的就是风卿婈!”

“对对对,我们都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但风卿婈这等恶劣之人,风夫人还是不要再包庇她了!”

先前那名夫人与风夫人交换了个眼神。

冷笑着说:“可笑风夫人如此良苦用心,那风卿婈前几日在春日宴上的举动,却是将风尚书和风夫人陷入了不义之地。”

风夫人闻言,含泪道:“这事本是我们的错。卿婈平日里沉默寡言,与我们不亲近,没想到却让恶奴钻了空子……是我的不是,没有当好这个嫡母,也不怪她对我们有这么大的敌意。”

风夫人咬唇作羞愧状,本就生的好颜色,如此动作做来,就有了几分的楚楚可怜之态。

一时间引得众人垂怜不已。

连之前痛斥风东庭夫妇的官员此刻也倒戈向风夫人,连连怒骂。

“这风卿婈果真和传闻不假,居然如此恶劣,让大家以为是风尚书虐待了她!还亏得我当时相信了她!”

“年纪轻轻就利用大家的善心为刃,刺向生养她的父母亲,风卿婈可真不是人!”

“……”

“家门不幸啊!”一官员摇头感慨。

“谁家家门不幸?”有个身影走过来问。

“还能有谁?风家呗!他这个女儿是我们北燕第一丑女,长得丑,没才能,爱作妖,得!今儿还得加上一条:放荡!”

那人中气十足地说完,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扭过头一看,对上一张冰冷讥诮的脸,登时愣住。

“你你你……风卿婈?!”

她眉眼挂着浮于表面的笑,半脸斑痕,如同一片火红云霞镶嵌在其中。

这样一张可怖的脸,满盛京除了她风卿婈还能有谁?

“……”

“风卿婈,她怎么在这儿?”

“风卿婈!”

众人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一时间,围得密不透风的众人自觉为她让出一条路来。

风夫人看到风卿婈,忘了自己的仪态举止,倒吸一口冷气:“卿……卿婈!你怎么在这儿?!”

“哦?我不应该在这儿,应该在哪里?”风卿婈唇角勾着笑。

风老太一副见了鬼的惊愕表情:“你!”

“看来祖母很失望我出现在这里?”

风老太向她瞪过来。

风云瑶连忙攥着风老太的袖子狠狠扯了几下,风老太才不至于在人前失了态。

她一双浑浊的眼珠子死死盯着风卿婈说:“不是你就好。”

“所以,里面人不是风大小姐,那是谁?”

风云瑶与风夫人相视一眼,都在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一片惊疑不定,就听北冥玄在旁冷声命令。

“把里面的人拉出来!”

很快,家仆把里面的一对男女扯了出来。

二人衣衫散乱,凌乱不堪,那女子浑身瑟瑟发抖地抱着衣服,不肯抬头,却还是有人认出了她。

“许姝茵!”

“天!怎么是她?!”

“啊!”女子彻底崩溃,尖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这女人,是当朝皇城卫统领许枫的长女许姝茵!

十年前,许统领还是个愣头青的时候,跟在风卿婈和盛邵后面当小兵,十年过去,都成掌管皇城卫的统领了。

风卿婈皱眉。

没想到,风家这群妖魔鬼怪弄出来的污糟事儿,居然害了许枫的女儿。

风卿婈看向惴惴不安的风家众人,眸中冷意闪过。

许姝茵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去拿衣服穿,却是手抖如筛糠,怎么也穿不好。

她脑子里浆糊一样,怎么也想不通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只是因为丢了一方手绢,来到此处寻找,没想到……没想到却被兽性大发的王公子扯了进去,之后……

“啊!”

许姝茵受不了那个刺激,晕了过去。

不久之后,许统领姗姗来迟

看到晕倒在地的许姝茵,许统领一双铜铃似的眼睛扫过看戏的众人,周身的气势陡变:“谁干的?!”

一声猛虎咆哮,围绕在王元端身后的众人纷纷退让三尺,唯恐殃及池鱼。

王元端瑟瑟发抖:“不是,不是我……”

许统领不给他狡辩的机会,大掌将人打翻在地,怒不可遏:“混账东西!你如此欺辱我女儿,是在给我统领府抹屎!”

“大统领饶命!饶命!是她!”

王元端情急中,满脸潮红地指向看戏的风卿婈:“是这个贱人给我喂了药,紧急关头她跑了,我迫不得已才会对许小姐如此……”

此话一出,四座皆惊。

许统领的眼风扫过来,风卿婈迎上他阴鸷的目光,多年身居高位手握铁刃的生涯,让许枫的气势大变,与十年前倒是大相径庭。

风卿婈毫不畏惧,冷笑道:“王元端,你倒是会颠倒黑……”

“啪!”

她的话却被一巴掌截断。

“风卿婈!你个逆女!”

风卿婈嘴里一抹锈铁味传来,她噗的一口吐掉血沫,冷眼扫向来人。

风东庭被风卿婈充满冷冽的目光差点给唬住,又是甩起巴掌打过去:“你个不逆女!我不打死你个逆女!你居然做出如此丑事!”

风卿婈眼一眯:“打死我,你也得有那个本事!”

下一瞬,风东庭手腕被风卿婈牢牢截住,他挣扎了一下,居然纹丝不动。

她放手一推!

风东庭往后踉跄了几步,满脸的肥肉气的乱颤。

他不由看向身后,风夫人接受到风东庭的目光,微微点头,表示他做得不错。

风夫人已经恢复了优雅端庄。

她皱眉道:“卿婈,你怎么能这样?你作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还敢推你父亲……我一直觉得你就是脾气坏了一点,其实性情不坏,可如今你……怪我没教好你!”

风夫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俨然一副慈母面对叛逆女儿的无能为力。

许统领可不是一般人,他的女儿被如此玷污,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而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许统领查出来是老太太干的,否则会拖累抹黑整个尚书府。

为今之计,一定要让风卿婈背下这个罪名。

风夫人眼神中闪过一抹冷酷。

她一句话就将风卿婈钉在了耻辱柱上,给风卿婈摁上了罪名。

欲加之罪?

风卿婈如何不知道风夫人的想法,她嗤笑:“就算是皇上也得讲个证据才能断人生死,夫人,你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定罪?”

她将“夫人”二字咬的很重,摆明了连戏都不做,将自己与风家的隔阂摆放到台面上来。

风夫人上挑的凤眸里划过一丝冷意。

风云瑶见母亲语结,连忙说:“姐姐,母亲一时失言,我们也希望不是你,可如今王公子如此说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