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一个满脸麻子的小厮把头塞出来,上下打量风卿婈。

虽然她蒙着面,但周身那不可忽视风气势,让小厮不敢轻待她。

“您是?”

“礼部尚书府嫡女风卿婈,来给舅舅请安。”

……

“什么?”

镇国公后院,沈氏眉头紧皱:“她怎么会来?”

“已经请人进来了。”

沈氏满脸嫌恶,挑着指甲上的丹蔻怒道:“怎么不跟我请示一下?”

她眼角余光瞥见一抹烟色身影,冷冷一笑:“以后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镇国公府也不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

风卿婈刚踏进门,这一声讽刺的话就落入耳中。

她步伐一顿,抬起明亮的杏眸:“不知我舅舅可是镇国公府的主人?”

沈氏似乎才看到了她,扬起柳眉,见风卿婈进门不是给自己行礼,心中暗骂一句无礼。

语气也高高在上道:“自然是他了。”

“那么既然如此,是舅舅应允我来镇国公府的,这位夫人,您似乎很有异议啊。”

沈氏一愣,没想到她会如此伶牙俐齿。

“表姐好久不上门了,怪我母亲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一道嗓音传来,三言两语就解了沈氏的尴尬。

风卿婈扭头看过去。

高挑纤细的身影出现在外间,盛鸾挽着丫鬟的手缓缓走进来,她略屈膝:“鸾儿见过表姐。”

盛鸾与盛鸣乃是双生子,面容上也自然有五分相似。

盛鸣温润如玉,盛鸾则明媚如春。

一张娇俏的脸上,肌肤白皙,桃腮柳眼,是个有韵味的美人儿。

盛鸾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贝齿:“表姐是来拜访父亲的吧?父亲在宫中有些事,待会儿就应该就来了,表姐,稍安勿躁。”

风卿婈对着肖似盛鸣的少女,却本能地有没有什么好感。

她眼光毒辣,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盛鸾埋藏在友好底下的暗流涌动。

比起盛鸣,这个少女很不纯粹。

风卿婈收回目光。

沈氏哼了一声,眼睛里透露出对风卿婈不加掩饰的鄙夷。

晚间时分,盛邵父子才从外面回来。

盛邵愉悦浑厚的嗓音传来:“哈哈哈,乖外甥女儿,怎么才来看你舅舅?”

风卿婈走上前行了一礼,道:“我在处理府中关于嫁妆的事宜,晚了一些,舅舅海涵。”

“哈哈哈,不过是玩笑话而已。”盛邵拍了拍风卿婈肩膀:“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咋们终究是生分了这么过年。”

盛邵一提起这茬,就少不了叹息。

他摸摸风卿婈如锦缎般的长发:“长得越发像你娘了,她要是知道这些年你受了这么多苦,在天有灵,定然会埋怨我的。”

“娘亲善解人意,知道背后使坏的人是谁,定然不会无缘无故地埋怨舅舅的。”风卿婈眨眨眼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沈氏面上的笑容一僵。

以盛邵的性子,和风卿婈之间的隔阂并不能让他对风卿婈置之不顾,之所以这些年如此,少不了沈氏的功劳。

在外,盛邵大忙人一个,常年在外征战四方,注意不到坊间的言谈。

在内,沈氏严加看管镇国公府的上下一众人,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嘴,不许跑到盛邵面前提有关风卿婈的一个字。

久而久之,盛邵耳边没有了风卿婈的消息,也就渐渐得淡了对风卿婈的关切之心。

只是谁能想到,沈氏千防万防,居然听到了盛邵大闹尚书府,替风卿婈讨嫁妆的事情。

在沈氏控制之外的地方,他们早就冰释前嫌了。

这个风卿婈,不容小觑。

沈氏盯着风卿婈,细细的柳眉蹙起,一丝不甚明显的冷意刮过。

风卿婈的话惹得盛邵脸上的伤感被笑意取代。

盛鸾看着二人间亲如父女的举动,心中闪过一抹失意。

她唇边绽开一抹笑容,走过去挽住盛邵胳膊:“爹爹今日辛苦了,女儿特地下厨做了爹爹最爱吃的马蹄糕,咱们还是先用膳再跟表姐叙旧吧?”

“好。”

下人摆了饭。

早有一道紫色身影静候在桌边,那女子眉目温婉娴静,见到盛邵,连忙过来行礼。

身姿婀娜多姿,嗓音婉转动听。

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这美人儿显然也很得盛邵的心思,盛邵一见她严肃的面上就露出一抹笑容,跟风卿婈说:“这是兰絮,兰姨娘。”

风卿婈冲那兰姨娘点点头,兰姨娘似乎是个很羞涩腼腆的人,只看了她一眼就不敢再看。

纵然只是一撇,美人抬眸间,却让风卿婈觉得有些面熟。

饭桌上,盛邵父子二人一个劲儿地给风卿婈夹菜。

风卿婈看着自己冒尖的小碗,忍俊不禁,盛家父子的热情的让她有点消受不了呢。

兰姨娘见犯难的风卿婈,微微一笑道:“风大小姐一个闺阁女子,哪里能吃那么多呢,小心表小姐一顿晚饭就吃了坏肚子。”

盛邵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夹多了,一拍脑袋:“还是兰儿你心细。”

兰姨娘面屏一红,微微低下头。

沈氏看着这一幕,攥紧了手里的筷子。

兰姨娘顶着沈氏剜人的目光,抬起头来,忽然轻轻柔柔地开口:“只是表小姐生得如此瘦弱……我曾在坊间听闻,大小姐被嫡母虐待,经常吃不饱穿不暖?真是可怜见的。”

沈氏闻言面色一变。

盛邵目光陡然看向风卿婈:“当真有此事?”

他只以为尚书府欺负没娘的孩子,也不过是人前贬低,人后贪图嫁妆这类事情。

竟然还有比这更过分的事。

“啪!”

盛邵将筷子拍在桌上,面沉如水。

厅堂的气氛忽地静了一瞬,平添了一丝冷凝。

始作俑者兰姨娘一无所知,用帕子掩唇:“这事之前就传开了,老爷您竟然不知道吗?咱们府里也有人传开了,我以为……”

她似乎才反应过来什么,惴惴不安地看向沈氏的方向。

“既然所有人都知道了,为何就没传到我耳中?”

盛邵锐利的目光直逼沈氏。

盛鸣和盛鸾相视一眼,盛鸣抿了抿唇:“父亲。”

“住口!”

盛邵怒斥一声,盯着沈氏变幻莫测的脸:“你亲自与我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气氛无形中变得压迫起来。

沈氏受不了这样的气氛,忽然情绪激动,忍无可忍道:“是我做的!是我吩咐有关于风卿婈的只言片语都不要传到你耳中的,都是我干的!如何?”

“母亲!”

盛鸣兄妹错愕。

盛邵冷冷盯着她道:“当年沓沓也待你不薄,敬你重你,你为何如此?”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沈氏脸上。

沈氏面上青红紫白,这一瞬,她什么都明白了。

她倏然站起来,眼神伶俐地扫向兰姨娘:“我就算有错,也轮不到你这个小贱人来揭我的短!”

说着,一把抓住兰姨娘如云般的青丝,手疾眼快,摔手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兰姨娘白皙娇嫩的脸上骤然浮现一个可怖的红色掌印。

“老爷……”兰姨娘捂着脸,吓得花容失色。

沈氏见她向盛邵求救,气不打一处来:“贱人!你惯会装乖卖巧!”

再度举起巴掌,但这一掌还没落下,她的脸上就先挨了一巴掌!

“放肆!”盛邵怒喝。

“父亲不可!”

“母亲!”

闪电般的巴掌落在脸上,沈氏一时半会儿被打懵过去。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盛邵:“你打我?”

盛邵起的胸口起伏不止,冷冷盯着她。

沈氏眼眶发红:“盛邵,从前你心心念念偏袒爱护的是你的妹妹、你的外甥女!如今你爱护偏袒的是这个贱人!可我呢?我也是你的妻子啊!如今你都开始打我了?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妻子吗?!”

“我没忘记你是我的妻子,这么多年,我始终敬你。”盛邵拧眉道。

“狗屁!”沈氏冷笑:“作为妻子,难道我要的只是你的敬吗?”

“我知道你嫌弃我粗鄙,嫌弃我出生不高,你的眼里从来没有我这个妻子,也不把我生的一对儿女放在眼里。”

沈氏指向风卿婈:“当年你为了她,不分青红皂白打得我的鸣儿下不来床,这事你真的知晓原委吗?”

盛邵本能地想要开口,但风卿婈却冲他摇了摇头:“舅舅,此事不是表哥的错,有隐情。”

盛邵一愣。

沈氏冷笑:“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你与风卿婈有联系吗?因为只要她一出现,我的鸣儿鸾儿在你的眼里就没有了地方!”

“胡说!”盛邵气得虎目圆睁:”我爱护卿婈,只是因为她没了娘。至于鸣儿鸾儿,我自问对他们不差,你休要胡言乱语!”

“嬷嬷,把夫人送去房间里。”盛邵怒道。

沈氏一把推开嬷嬷,指着兰姨娘冷笑:“自从你纳了这个小贱人进门,眼睛里就越发没有我的位置了!”

“如今居然因为这小贱人的一句话就如此拂我这个正妻的面子!”

“你如今功成高就,是大名鼎鼎的镇国公,万人拥赴,而我只是一届小门小户的女子,盛邵,你早就对我不耐烦了吧?“

沈氏拿起一支茶盏,高高举起。

她双目大瞪,闪过一丝悲切。

“今日你我之间,就如此杯!”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