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母亲!”

盛鸣二人双双站起来。

可惜下一瞬,杯子高高坠落,四分五裂,摔得粉碎。

沈氏挺起腰板,往外走去,灯下,她的身影分明挺直如松,却又有一丝疲惫。

饭桌上悄然无声。

夜风吹过饭桌上的残羹冷炙。

盛鸾看了一眼风卿婈,擦了擦眼泪转身跑了出去,盛鸣也担忧地追了出去。

“老爷……”兰姨娘葱白的指尖捏着手绢,一副忐忑不安的神情:“是兰儿说错了什么话吗?惹得夫人如此大发脾气,兰儿不是有意的……”

盛邵冷哼一声:”不关你的事情,这妇人近来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说着,也没了吃饭的心思,拂袖而去。

兰姨娘站起来,想要跟过去,却听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嗓音。

“慢着。”

兰姨娘一顿,扭过头。

她站在灯下,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微微一撇间,眉眼间的风情令人心神摇晃。

风卿婈眸子一眯。

这沈氏如今变得刻薄跋扈,也未尝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个兰姨娘,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她顶着柔柔弱弱的一张脸,拨云弄雨兴风作浪。

看似无心的一句话成功引起了盛邵的疑心,也知道盛邵如此一问,骄傲如沈氏,必定不会忍气吞声。

兰姨娘显然是掐准了这些,用一句话激发了矛盾。

最后,她独善其身,事不关己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呵。

这样深的心机和谋算,给盛邵当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妾,委实是委屈了她了。

风卿婈微微一笑。

少女眉眼弯弯,周身的气势却有种和她容貌不符合的凌然。

她走上前来。

兰姨娘本能地避开了少女那双摄人的眼睛,呐呐道:“表小姐,有事找我?”

“没有,只是觉得姨娘面相有些亲切,不知姨娘是哪里人?”

兰姨娘捏着手帕的手指一抖,那双水眸中闪过一丝惊慌,随即被她压了下去。

“我……是永州人氏。”

“哦。”

风卿婈点点头:“舅舅正在气头上,姨娘还是快去宽慰他吧。”

兰姨娘如获大赦地松了一口气,转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风卿婈盯着她的背影,眯起眼睛。

她方才没有放过她任何细微的表情和动作,那一瞬的惊慌也没有逃过风卿婈的眼睛。

兰姨娘在说谎。

她说自己是永州人氏,可她的口音并不是永州那边的。

而且……

她总觉得兰姨娘眼熟,究竟是在哪儿见过呢?

风卿婈摁了摁眉梢。

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她招手一个丫鬟过来,打听。

原来这兰姨娘大有来历。

三年前,盛邵去永州游行的时候,正巧遇上一伙山匪袭击。

那群山匪异常凶猛,盛邵被刺中了要害,就在他以为自己的命要交代在那儿时,一名女子突然出现,帮他挡了一刀。

后来护卫军赶到,盛邵脱了险。

那帮盛邵挡了刀的女子却是血流不止,命悬一线。

盛邵为她进宫向永宁帝求得千年人参,才得以续命。

如此舍生忘死的大恩,那女子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醒来之后却只道自己仰慕盛邵,其他的一概不谈。

恰逢此事被朝中百官得知,奉为一桩美谈。

如此痴心情深的女子,实在是难得,连宫中都传开了这女子对盛邵的痴情。

就这样传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盛邵若是再不做回复,那真是就成了个负心汉。

所幸这兰姨娘迎进门之后,也算是知书达理,性情温良,对沈氏的刁难也是忍气吞声,时间一长,盛邵渐渐对她也颇为宠爱。

兰姨娘入府三年,善良柔弱的风评比沈氏要好很多,连下人们都对她赞不绝口。

风卿婈听完后,眯起了眸子。

这个兰姨娘不对劲,她得去书房找盛邵探探口风。

书房内,盛邵正在听嬷嬷禀报。

“夫人连行李都没收拾就离家了,奴婢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盛邵冷着脸:“她要走就走,别派人去找她!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还闹离家出走那一套!”

“舅舅,舅母娘家虽然贫苦,却是一路跟着你的良将。”

风卿婈踏进门来,嗓音清洌:“你如今这样,会寒了沈老将军的心。”

盛邵有些错愕地看向她:“你还帮她说话,她这些年如此作为,难道你不怨恨她?”

”恨就罢了,毕竟我这十几年来的苦难不是她导致的,至于怨还是有一点的。”

站在原主的位置,的确会怨沈氏。

可是如今站在这儿的是她,风卿婈。

风卿婈还记得当年的沈氏,并不是如今的刻薄模样。

当年的她爽朗大方,扮作男儿身进入军营,为的就是能远远地看一眼盛邵。

其实沈氏对盛邵的心意不减如今的兰姨娘。

沈氏今日一番悲切愤恨的控诉,只怕心底还是爱着盛邵的。

只是中间夹着的兰姨娘和各种人和事,让她在嫉妒中失去了本来的面目,逐渐变得面目全非。

如今的沈氏,说到底也是个可怜人。

风卿婈摇头:“一码归一码,她是舅舅你的嫡妻,当众听姨娘的话斥责她,的确是很没面儿一件事,舅舅,她纵然有错,你也有错。”

一席湘色长裙的少女眉目深沉,周身流窜着不符她年龄的气息,语气一字一顿间,莫名让人信服。

盛邵张了张嘴:“可是,她这些年的确很不像话。”

“那么舅舅怎么不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不像话的?”

“是……从兰姨娘进门开始。”盛邵颇为苦恼地扶额:“这件事情,我的确亏待了她。”

风卿婈盯着盛邵侧颜,突然开口:“舅舅,你觉得兰姨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盛邵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顿,继而道:“温柔乖巧,善解人意。”

“你真了解她的为人?”

盛邵皱眉:“婈儿,你什么意思?虽说当年纳兰姨娘入府并非我的本意,可她入府三载,她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

风卿婈不再说话。

她本想让盛邵去查一查兰姨娘,如今听到这一句,就知道盛邵被兰姨娘迷得不轻。

让他去调查兰姨娘,此路不通。

“只是关于舅母那边,那还是早些去寻……”

“老爷。”

兰姨娘的嗓音打断了风卿婈的话。

兰姨娘端着托盘,低眉顺目地走过来:“妾身做了银杏汤。您今晚发了这一大通脾气,生气最伤身,此汤正好败火。”

“表小姐也在?不如一同尝尝妾身的厨艺。”

兰姨娘勤快地给风卿婈呈了一碗。

浓白色的汤散发着清甜扑鼻的味道,入口银杏的香气四溢。

盛邵喝了一碗,发出满足的叹息:“兰儿,还是你会体贴人。”

兰姨娘微微一笑,羞涩地缩了缩脖子。

“舅舅。”风卿婈还想再提一下沈氏。

盛邵淡淡开口:“夜深了,婈儿,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有如此温柔乖巧的兰姨娘的对比,盛邵这会儿更加不想提到沈氏了。

风卿婈叹息一声,放下手里的银杏汤,走出书房。

夜色浓稠如墨。

盛鸾站在树梢下,目光冷淡地盯着从里面走出来的风卿婈:“你去为我母亲说话了?”

不等风卿婈点头,她就说:“用不着如此假惺惺的!今日的事情因你而起,要不是兰姨娘拿你做筏子,我母亲也不会被气走。”

“你也说了是兰姨娘拿我做筏子了,此刻你要做的,并不是仇视我。”

“若你今日不来我们家,又怎会给兰姨娘可乘之机!”盛鸾恼道。

“鸾儿。”盛鸣的身影从黑暗处走来,他清俊的面上是不悦之色:“此事与婈儿无关。”

“婈儿!婈儿!”盛鸾突然激动:“究竟谁是你妹妹?!”

盛鸾捏紧拳头,锋利的眼神直逼风卿婈:“风卿婈,我始终都不明白,你一个丑八怪,怎么就让父亲和哥哥如此爱护你!”

“若不是因为你,我母亲也不会离家出走!”

盛鸾哭着跑开。

风卿婈冷眼相待。

盛鸣走过来,面上闪过一抹歉意:“婈儿,鸾儿只是接受不了母亲骤然地离家出走,才把怒火撒在你头上,对……”

“不必多说了。”

风卿婈摇头,这会儿她也无心去和一个小丫头计较。

她扫了一眼书房,压低嗓音:“这个兰姨娘不是个简单人物,如今还是尽快把你母亲找回来。”

盛鸣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眼里闪过一抹错愕:“兰姨娘怎么会?”

虽则今晚的事的确是兰姨娘挑起的,可她一向温柔良善。

风卿婈看盛鸣这一副样子就知他心之所想,摇了摇头道:“知人知面不心,有些人只要细细一想,就经不起推敲。”

盛鸣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风卿婈叹息。

面前的少年还是太单纯了。

次日。

沈氏还是没有回府。

她娘家在蜀州,在京城并无亲眷,一个人大半夜出去,连个寄宿的地方都没有。

盛鸣兄妹急了,满京城去找人,却并无音讯传来。

盛邵闻询冷冷一哼:“不必管她,不过是闹小孩子脾气而已,再过几日就回来了。”

风卿婈却是心中一叹,心想未必。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