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面不改色的走过去。

她将青楼女子摇曳生姿的走姿学了个十成十,令人看不出她与这里女子间的区别。

“站住。”

黑衣人伸手拦住她,着重看了看她白净明艳的脸庞,冷声问。

“有没有见到一个形迹可疑,左脸带斑痕的女子?”

“没看到。”

暗卫不疑有他,往前搜寻而去。

风卿婈松了口气,正想找个机会逃出去。

岂料还没走几步,拐角处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姿。

兰姨娘的嗓音隐隐传来:“还没有找到?一群饭桶!一个特征如此明显的女子,都找不到?都给我仔细找!”

风卿婈暗道一声要遭。

她虽然用药水洗去了斑痕,五官却还是那个五官,只要与兰姨娘打个照面,就能被认出来。

兰姨娘的身姿越来越近。

风卿婈目光四巡藏身之处,忽然听得身后“嘎吱”一声细微声响。

朱红色的房门被一只手给缓缓推开。

风卿婈眸中闪过一抹喜色,将那只手往里一推,闪身进了房间。

“嘭!”

关门的刹那,兰姨娘走到拐角处,眼前似是风卿婈侧颜残影在她眼前一闪而逝。

兰姨娘停住步伐,眸子里泛起冷光。

房间内,风卿婈摁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将人一把推到墙上。

她怕这人乱叫起来坏事,先下手为强,五指成爪掐住对方脖子,恐吓道:“不许乱叫!”

房间内没有点灯,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鼻息间有清冽如雪松般的味道,掐着脖颈的掌心传来喉结的触感,让风卿婈意外地挑了挑眉。

那样一双细致优雅的手,居然是个男人?

“哐哐!”

房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敲响。

风卿婈收回思绪,压低嗓音,冷冷开口:“不许多说,按照我说得做,否则死!”

她吐气如兰,气息喷洒在北冥翊喉结处,激起密密麻麻的战栗。

黑暗中,风卿婈只觉得男子躯体紧绷如弓。

她这才意识到二人姿势过于紧贴,只要往前挪一寸,就可胸贴腰,腿贴腿,十分暧昧。

她皱了皱眉,刚想退开,门外叫声响起:“里面的人,给我出来!”

是兰姨娘的嗓音。

风卿婈皱眉,这女人真是机敏。

迫在眉睫,看来只能豁出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扣住男子肩膀,不待他反应过来,嘭得一声将人压倒在软塌上!

力道太猛,软塌下方的支拐摩擦地面,在黑暗中响起突兀尴尬的响声。

“吱吱!”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静了一瞬。

风卿婈只盼望外面的人就此离开,可惜她预料错了。

房门被人再度敲响:“开门!”

风卿婈感觉下面的身躯更加僵硬了,她低低冷哼:“都是来青楼的,装什么纯!告诉外面的人,叫他们不要进来,快!”

她说话间,浑身的力气倾覆在他身上,他能清楚地感觉到女子每一寸的柔软与凹凸。

指尖悸动,北冥翊觉得呼吸被扼制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风卿婈见人跟哑巴一样不肯配合她,外面又催得紧。

她只能自己捏着嗓音喊:“谁在敲我的门啊?人家伺候爷正尽兴呢,真是不懂规矩!”

娇娆妩媚的嗓音,传入耳中

门外的兰姨娘并未离去:“你是何人?”

“我是何人?你问我们妈妈不就知道了么。”

风卿婈知道兰姨娘疑心重,不肯就此离开,而身下的男人又不肯配合,她不由心中恼怒,胡乱拍了一巴掌。

这一声格外清脆,外面的敲门声停下。

“说。”她凑近男子。

北冥翊面屏如火烧一般的灼烫,他纤长的手指从身下的锦缎划过,攥紧了锦缎,骨节发紧发黏。

敲门声越发紧凑。

空气中的压迫感冲散了一些暧昧之气,北冥翊深吸一口气,微微支起身子:“是谁在外面败坏我的好兴?!”

这一声,不怒自威。

门外的兰姨娘一顿。

真的有男人?

风卿婈自不会与男子在里面颠鸾倒凤,莫非她真的看错了?

“抱歉,敲错了门。”

兰姨娘盯了房门片刻,挪步退开。

走到一半,忽然眼神一利,一脚踹开房门,走了进去。

“风大小姐,我知道你在里面!我看到了!”

黑暗中,有女子一声尖叫响起。

灯笼照亮了里面的一方天地,兰姨娘横眉扫过去,呼吸停了一泄。

灯火中,女子衣衫半褪,堪堪包裹住了要点,压着男子衣衫的腿修长白皙,散发着莹润魅惑的幽光,令人遐想。

簪钗斜斜插在头上,满头青丝披散在肩头,媚气横生。

那男子年纪轻轻,洁白的长衫被蹂躏得皱皱巴巴的,满头青丝微乱,呼吸气促。

眉骨连接雪山般的鼻峰,肌肤细腻白皙,他的侧颜线条流畅俊美,仿佛画师笔下最得意的作品。

他应是出身高门之家的子弟,哪怕是在这样尴尬暧昧的氛围里,依然挡不住的高雅之气。

一看就是从小在锦绣堆里积攒出来的气韵。

这样一个少年,来青楼这样的地方实在是违和……

兰姨娘眼神疑惑。

意识到兰姨娘直勾勾的眼神,少年眉间一蹙,浓郁的戾气冲散了脸上的不自在。

他手拦过女子肩头,眸中含着化不开的冰凝冷霜。

“这就是你们这里的规矩?!”

这一声呵斥,登时将室内的暧昧驱散了些。

兰姨娘连忙收住乱飞的心思,急急看向那女子的脸。

只见她头埋在少年怀里,露出来的左脸却是白皙娇嫩的,并没有想象中那延伸至耳根的红褐斑痕。

不是风卿婈。

兰姨娘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对上北冥翊凉飕飕的眼神,她不由得浑身一颤。

这个少年明明看起来如此年轻,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兰姨娘抿了抿唇,姿态恭敬:“抱歉,走错了房间。”

“滚!”

神色冰冷的少年眼睛里蕴藏着冰渣。

“嘎吱!”

房门被人紧紧闭上。

兰姨娘没来得及拿走的那一盏灯笼,孤零零地在房间内散发着莹润的光。

灯光打在北冥翊侧脸上,衬托得他一张脸如雕似琢,半明半暗,恍惚误入凡世的一只妖孽。

那泛红的脸,才透露出了几分“人”气。

手掌心中传来一阵细腻光滑的触感,他如被烫到了一般,迅速抽回揽在风卿婈肩头的手。

“抱歉……”

风卿婈仰起头来,猝不及防撞进那双清湛地瞳孔里。

“怎么是你?!”

望着少年澄澈的眸子,风卿婈彻底凌乱,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这么巧居然会是他?偏偏是他!

活了这么大岁数,风卿婈还是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

装作若无其事地穿好衣服从他身上爬起来,告诉他自己没认出他来,并且把自己的情况一一道来让他明白刚才的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还是装傻充愣,破门而出,以后再也不要见北冥翊,直到这尴尬的一幕被彼此忘掉?

一瞬间,风卿婈心思百转千回,犹豫不定。

“风……大小姐。”

一声低沉的嗓音打破了尴尬,北冥翊轻咳一声,他微微地偏过头。

风卿婈才后知后觉低头看了一眼,就见自己胸前的衣衫要遮不遮,春光乍泄。

风卿婈:“……”

看着少年尴尬的侧颜,她好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

“对不住……”

风卿婈立马从少年怀里爬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使然,心慌意乱中,她手腕一下子扶空!

下一瞬,风卿婈再度跌回北冥翊怀里。

鼻尖狠狠撞进他怀里,雪松的香味扑了个满鼻。

少年身躯一震,不可置信地看向她。

风卿婈欲哭无泪。

她真的好像找个洞!不!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活了这么大岁数,怎么会这么蠢!

此刻,她无比庆幸,没让北冥翊知道自己就是他的师父。

否则,她老脸真都不知道要往哪儿放了。

在少年错愕的目光中,风卿婈极力保持淡定。

她淡定地冲他一笑:“我,我不是有意的,没……没扶住,勿怪。”

又淡定地从北冥翊身上起来,跳下了软塌。

**的双脚沾到猩红柔软的地毯,风卿婈老脸一红,再也淡定不住了!

刚才为了让兰姨娘取信,演戏演得太过逼真。

浑身上下三分之二的肌肤都暴露在了空气中,泛着莹莹柔光,让人一看就止不住想入非非。

说不出的放荡恣意样儿。

风卿婈脸烧得慌,她赶紧拾起衣服遮掩。

北冥翊也才从榻上下来,整理衣衫。

余光瞥见风卿婈红红的脸庞,他手中的动作一顿,又不由再看一眼,她虽然在极力拉扯遮挡,可身上那件抢来的衣服本就是比较暴露的纱裙。

遮了与没遮也没什么两样。

凌乱的长发沾染到了红唇上,滟滟的烛光下,她单薄白皙肩如同上好的暖玉,卷翘的长睫投下细密的影子,仿佛翕动的蝶翼。

明明看起来那么瘦,如今一看身段,却是玲珑有致。

北冥翊呼吸一泄,绯红窜上耳梢,他于慌乱中立马转头。

可她整理衣衫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含着说不出道不明的暧昧直往他耳朵里钻。

他瞳孔微微放大。

房间内,一灯如豆。

她的身影都清晰地投射在他面前的那面白墙上。

削薄的肩,纤细柔软腰肢,细长笔直的腿,胸前的玲珑……

北冥翊睫毛颤抖,捏紧的手掌心的肉。

风卿婈穿好衣服,搓了搓自己的脸,尽可能地让自己保持淡定。

“太子殿下,此事非我所愿,刚才是迫不得已你……”

北冥翊转过头。

风卿婈嘴里的话一顿,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