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明明几天前她还义正言辞地教导他,他与“风卿婈”没有可能。

转头却在他面前上演了这么一遭,真是……

风卿婈扶额。

灯下,一向风轻云淡的少女抿着红唇,少见地露出一丝为难来。

这才像是她这个年纪所有的表情。

心腔内某个地方,忽然愉悦起来。

北冥翊不动声色地勾起唇:“风大小姐来这里,是来干什么来了?”

风卿婈抿着唇,指了指外面:“现在外面都是找我的暗卫。”

她叹息一声,说了来龙去脉。

“……就是如此,那兰姨娘在我舅舅身边的目的不可告人,我跟踪她至此,没想到被人发现,情急之下才会如此。”

风卿婈说完,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她陡然扭头,目光看向北冥翊:“不过殿下……你为何会来青楼这种地方?”

北冥翊一顿。

他自是听到长风的禀报,一路跟着她过来的,只是此事说出来难免让她觉得不自在。

北冥翊并不想上次的误会加深。

他垂下眼帘,在昏黄的灯光下,少年的脸上染上一丝可疑的绯红。

风卿婈看他这幅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不由得打量起自己的这个徒弟,但见灯光下,少年身长玉立,周身气质温和如玉,浓淡相宜的双眉如雪峰一般,红唇氤氲,面容俊美得恍若非人。

如今十年过去,他也快十八岁,也该到了通人事的地步了。

只是,堂堂太子来到青楼这种地界,总归是不妥当的。

风卿婈皱眉。

一瞧见她的样子,北冥翊俊脸一红,为了不把“误会”深入下去,无形中又将自己给陷入了另一个被“误会”的境地。

他面容涨红:“不是……如你想的那样。”

风卿婈微微一笑:“我懂我懂。”

北冥翊:“……”

想起还危在旦夕的沈氏,风卿婈收敛脸上的笑意,推开房门往外瞧。

外面依旧是热闹哄哄的样子,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夹在人群的那些暗卫。

风卿婈招了招手:“太子殿下,配合我一下。”

片刻后,少男少女从楼上下来。

二人均是气质非凡之人,一出现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三楼,窗棂被人推开。

一双温然的眸子落在大堂中的北冥翊身上,嗓音里混杂了些意外:“太子?”

兰絮缓缓走到魏峥身后,顺着他的视线落在北冥翊侧脸上。

纵然只是一个侧脸,却让她一下子想起来刚才的旖旎。

兰絮面色微红,嗓音讶异:“那是太子?太子怎么会来这里?”难怪觉得他气质不同常人。

魏峥眯起眼睛,狭长的双眸浮现一抹凝重。

楼下,风卿婈察觉到背后有人在打量自己,不由想要回头。

北冥翊的长臂却忽然揽住她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轻轻一带。

风卿婈察觉不对,扭头,对上少年凸起的喉结,线条流畅如雪山般的精巧下颚,

“有人在看你,别回头。”

他眼角余光对上三楼那双温淡的眸子,本能地不想她知道。

风卿婈闻言,身姿一凛,她可不想再来一次刚才那样的场面了。

惊险倒是能接受,那样令人窒息的尴尬绝不可能再来一次!

她将脸上的面巾往上提了提,二人加快步伐走出了青楼。

魏峥盯着北冥翊放置在女子白皙肩头上的手,皱眉。

兰絮见状,却是一笑:“堂堂一国储君,混到青楼也跟其他人一样的放浪形态。”

她语气中带上了些不屑:“也就生的皮相好了些,难怪外界总传,太子不作为,原来如此。”

“慎言。”

燕峥淡淡地撇了兰絮一眼,他对北冥翊兴趣不大,转了话题:“那风家大小姐可找到了?”

兰絮心中一紧,连忙低头:“尚未。”

魏峥想起那少女一双凛然肆虐的双眸,摸着腰间玉佩的手一顿,忽然陷入沉思。

总觉得她的眼睛有些熟悉……

……

一片摇晃中,沈氏突兀地睁开眼睛,对上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沈氏摸了摸自己后脑勺,那里一片闷疼。

记忆逐渐清晰。

那日与盛邵争吵后,她本欲离家出走,没想到她派去查兰絮的人给她回信了。

信中写兰絮来历不明,多半是潜伏在盛邵身边的细作,她与背后之人通过构陷罪名,想让盛邵倒台。

沈氏看到信心惊不已,她本是要去告之盛邵此事的,没想到半路上碰到了兰絮。

兰絮一如既往地如此对她低眉顺目,令沈氏放下了戒备。

结果,就是兰絮那个不起眼的小丫鬟给了她一棍子。

后脑勺肿痛不已。

沈氏察觉自己不再置身于一片摇晃中。

兰絮那个贱人,是要把她弄到哪儿去?

沈氏有些害怕。

片刻后,箱子被人给打开。

乍然看到光明,沈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一下子眯起。

“呦?醒了啊?”

一只手伸入箱子,五花大绑的沈氏被粗暴的扯出了箱子。

箱子外面,站着三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和一个灰褐色上衣的男子。

沈氏认出这男子是府里的马奴,怒从心中来:“你要干什么?我可是镇国公夫人!你敢如此对待我?!”

那马奴冷笑一声:“镇国公夫人?你不是与镇国公决裂了么?”

沈氏一恼,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皮道:“你赶紧放了我!”

马奴哈哈大笑起来:“夫人,你还真是心思单纯,到了这个地步,我怎么可能会放了你?”

沈氏意识到一丝危险,她紧绷起来:“兰絮那个贱人,她想让你干什么?”

马奴冷哼一声:“夫人,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干去调查兰姨娘,你有胆子查,自然也要有胆子为此而付出代价!”

马奴一改嬉皮笑脸的表情,冷冷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蒙面人:“既然主子下令了,动手吧。”

一个蒙面人抽出手里的尖刀。

沈氏见到那泛着阴冷的锋芒的刀尖,眼前眩晕了一下。

“救命!”

尖叫声在荒无人烟的地界不仅没有作用,反而让蒙面人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尖刀直朝沈氏心口刺来!

沈氏紧紧闭上眼睛,只听“铮”的一声击响。

一只横来的匕首挡住了那尖刀,双刃相抵,谁也不让,火花四射。

沈氏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陌生男子挡在自己面前奋力相阻。

男子一脚踢开那蒙面人,提起沈氏欲走,奈何反应过来的两人飞身上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马奴在旁冷笑一声:“居然还有人会来救你!”

他露出阴森的牙口:“杀无赦!”

霎时,三人齐齐冲长风袭来。

长风于惊险中将沈氏推了出去,反手与那三个蒙面人人对上。

长风武功高强,那三人亦是不差,他双拳难敌四脚,处处受到牵制,不过一会儿便处于下风。

“坏事的家伙!”

马奴露出冷笑,从怀中抽出一柄匕首,悄悄凑到长风后背。

沈氏瞪大眼睛,声嘶力竭:“小心!”

下一瞬,一枚飞叶从深林中射来,直直穿透马奴的脖子!

马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维持着握刀的姿势倒地。

风卿婈从树林中飞身而出,看到沈氏毫发无损,松了一口气。

魏峥下了必杀令,她再晚来一会儿,沈氏就尸首分离了。

三个蒙面人冲他们扑来,风卿婈刚欲迎上去,一道身影挡到了她前面。

明玉高高竖起的马尾被风吹到小麦肤色的脸上,眼睛里闪过一抹轻蔑。

“就这三个人,交给我和长风即可,不用主子出手。”

风卿婈只好后退,见北冥翊看着沈氏,她不由朝坐在地上面色发白的沈氏伸手:“可有事?”

沈氏尚未从劫后余生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她目光发直,不可置信地盯着风卿婈看。

命悬一线之际,居然是风卿婈救了她?

这个她一向看不起又一向避之不及的少女?

沈氏攀附着少女的纤细的胳膊站起身来,表情复杂地开口:“多谢。”

她嗓音沙哑,再看浑身皱皱巴巴的衣服,显然这些天也憋屈了不少。

风卿婈没有作声。

沈氏又想起来什么,忽然一把抓住风卿婈的手:“兰絮!兰絮那个贱人是别人派来安插在国公爷身边的细作!目的就是为了设局构陷国公爷!”

此事风卿婈早有猜测,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只是她没有想到,沈氏居然连这些都查到了,也难怪被魏峥下了必杀令。

风卿婈扭头看向北冥翊。

四目相对,他清湛的眸子里泛起一丝凝重。

北冥翊问:“沈夫人可知,他们的是如何构陷镇国公的?”

沈氏这才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她作为盛邵的妻室,自然在宫宴上见过北冥翊。

在此处瞧见北冥翊,沈氏略微有些惊讶。

更惊讶的是,风卿婈怎么会与北冥翊走到一起。

但眼前并不是惊讶的时候。

沈氏忙摇了摇头道:“太子殿下,臣妇派去的人只查到兰姨娘背后有人,她接近国公爷,目的是为了构陷立罪于国公爷,但臣妇并不知晓兰絮行事细节。”

风卿婈皱眉。

看来魏峥的目的,是要除去盛邵了,兰姨娘是他早就设在盛邵身边的间谍。

那三个蒙面人都不是明玉长风二人的对手,在他们手里很快就成了两死一伤人下场。

那独留的一个人,接触到风卿婈凌厉的目光后,咬破藏在牙齿里的毒丸。

不过片刻,便毒发身亡了。

风卿婈看那人一眼,眉头浮现一抹不可置信。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