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随北冥翊在他私宅住下。

次日,北冥刚给风卿婈换好上药,沈氏就赶了过来。

她眼眶深深凹陷下去,因为忧愁而消瘦了不少。

见到风卿婈,也没了从前的针锋相对:“卿婈,你舅舅那儿……”

风卿婈只让她安心,又跟沈氏打好招呼:“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你都待在这儿,除非我让你出去,否则不要轻举妄动。”

沈氏咬唇,拧着手绢儿点点头,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蹲在风卿婈面前给她上药的北冥翊,半晌,默默退下。

北冥翊视若无睹,继续给风卿婈上药。

风卿婈也早就习以为常,托着腮思考魏峥什么时候会出手。

“殿下,你觉得魏峥什么时候会出手呢?”

北冥翊看着她被明阳倾透的侧颜,不由放慢了手里的动作:“还得等几日。”

“为何?”

“魏峥此人谨慎,做事一向力求万无一失,不生变故。这件事情在出了你和沈夫人的问题后,他派来的人“解决”了你,可沈夫人却是下落不明。”

风卿婈眼睛一亮,赞赏的点点头。

“在没有找到沈夫人之前,魏峥必然会观摩,暗地里找沈夫人。”

“不过他又怎么会知道,沈氏藏在太子的私宅里,所以这人他是万万找不到的。”风卿婈接腔:“不过若是他一直不动手,我岂非也要一直在你这里不行?”

“当然不会,为了对付镇国公,魏峥付出了不少心血,时间一长,他就算不动手,宫里的太后也会给他施加压力。”

一片明阳普照中,少年的脸熠熠生辉。

那双清湛的瞳光明明依旧清澈,却无端多了些狡黠。

藏拙啊……

风卿婈喉头嚼着这几个字,微微一笑。

她在此与北冥翊谈笑风生,殊不知隔壁尚书府里却是翻腾了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

风东庭瞪大眼睛,惊愕的看向灰衣小厮。

“国公爷让我们通知你一声,昨日下午,表小姐从镇国公府出来后,路上遇到劫匪袭击,不慎掉落悬崖了!”

闻讯赶来的风老太,几乎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了:“什么,那蹄……卿婈掉下悬崖啦?”

风夫人拧眉:“此事可当真?”

小厮苦着脸点头:“当真。表小姐被羽箭刺中,掉下了悬崖了。风大人,您可要节哀啊。”

“姐姐,她怎么可能!”站在一旁的风云瑶亦是满脸不可置信:“怎么会突然就遭了劫匪呢?我不相信……姐姐!”

她掩去眸中的兴奋,眼泪重重砸落下来,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风夫人也用手绢擦着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说:“虽说卿婈视我为敌,与我不亲,可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好好的人怎么就……”

“虚伪!”

风老太突然冷哼一声。

风夫人面色一变,咬了咬牙:“母亲,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平日对风卿婈的所作所为,老婆子我又不是聋子瞎子看不见听不见!如今在这儿装什么好人?我呸!”

“她死了,你魏嫣第一个拍手称快!”

“……”

风老太与风夫人之间,已经从从前的婆媳和睦,发展到了如今的水火不容。

这样的场景屡屡在尚书里上演,风云瑶等人都是从最初的劝解,到现在,逐渐已经有些麻木了。

“母亲,我何曾亏待过卿婈,你这话说得好没有由头!”

“是!你是没有亲自亏待过她!那些恶奴不是你暗中派人去的?”

这话说得忒不好听了。

风夫人拧了拧眉,奈何她自持身份学不来风老太这般的泼妇骂街,穿脚的不怕穿鞋的,只能忍下来。

心中对风老太的怨恨一日日增加。

“够了,你们别吵了。”风东庭愁眉苦脸:“搞得我脑仁疼!卿婈此番出事,你们却在这里大呼小叫,叫人看到了怎么想我们!”

风东庭叹息一声,甩袖离开。

“父亲,你去哪儿?”

“我亲自去镇国公府探探究竟,好好的人怎么就……唉!”风东庭叹息一声。

他虽然不喜欢风卿婈,却也当他是自己的女儿,如今好好的人就这么折了,心中不说悲伤是不可能的。

傍晚时分,风东庭愁眉苦脸地回来。

“怎么样?”

他一进门,风家人齐齐出声。

风夫人和风老太终于没有再吵架,和谐地坐在一处等风东庭回来

看着那一张张渴求的脸,风东庭恍惚觉得他们在等待一个喜事的发生。

风东庭垂下眼皮,沉重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那贱人终于死了!”

“死蹄子,死的好!”

第一个激动得是风元吉。

第二个是风老太。

风夫人和风云瑶都是内敛之人,好歹还收着一些,虽然脸上极力想表现出一副哀伤的样子,眼睛里透露出来的丝丝喜悦却已经表明了内心的想法。

风东庭内心一片悲凉,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瘫倒在椅子上。

风夫人皱眉,话中有话:“此事可告知玄王殿下了?”

风东庭抬起眼皮,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果不其然,风夫人接着说:“既然人死不能复生,卿婈与玄王的婚约只能是就此作罢了,可玄王这等天之骄子,可遇不可求……”

风东庭心头的那点悲凉,到底是因她这番话被抛之脑后了。

“依夫人的意思是?”

“以玄王的才能,说不定以后他才会是登上大宝之人,这样的人我们怎么能够放掉他?风卿婈没了,我们不是还有瑶儿吗?”风老太接腔,倒也是说出了风夫人的心思。

“对啊!我姐和玄王殿下情投意合,风卿婈没了,他们之间的阻碍就没了!岂不正好?”风元吉喜上眉梢。

如果风云瑶能够嫁给玄王,那么他未来就是玄王名正言顺的小舅子了!

到时候,他那些狐朋狗友不得羡慕死他!

风云瑶雪白的面庞上染上一抹烟红,她压下心头的激动,羞涩地揪着手里的手绢儿说:“可是姐姐尸骨未寒…”

“你管她做什么,死了就死了!还管什么尸骨未寒!”风老太抓住风云瑶的手:“玄王殿下以后登上大宝,我们瑶儿以后做皇后!”

“母亲,慎言!”风东庭眼皮一跳,急忙阻止。

纵然风老太的话说到了风东庭的心坎上,但这话,太过直言不讳了。

妄议储君,这要是隔墙有耳传了出去,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慎什么言!”风老太白了风东庭一眼:“儿子,现在机会就摆在咱们面前,咱们可要抓把劲儿呀!不要再畏畏缩缩的了,依我看,你明天早上上朝之时就启禀皇上,告知皇上风卿婈身亡,我们愿意让瑶儿代替风卿婈嫁给玄王殿下!此事要趁热,只要玄王殿下那边应允,我们就抓紧把婚宴办了。”

风老太说得那叫一个条理分明雷厉风行。

连风夫人都不由的暗暗佩服,风老太在有利于自己的事情上,头脑总是分外的精明。

风东庭皱眉:“可是卿婈那边连尸骨都未找到……”

“掉下那么高的悬崖,只怕是粉身碎骨了。”风夫人淡淡道。

“还费那时间去找什么尸骨!”风元吉拧眉:“找尸骨不要钱不要人力?与其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不如还把那些钱给我姐充作嫁妆。”

”元吉说得对。”风老太点点头:“等过了几日,就随便找个棺材放件衣服出殡,再让瑶儿风风光光嫁入玄王府!”

全家人一致的意见,让风东庭沉默不语。

片刻后,他放弃了作为一个父亲的良知。

“好!我明天上朝就去启奏皇上,让他下旨。”

风云瑶等的就是这一句话,她深吸一口气。

失重感袭来,她有些不可置信,有些苦尽甘来的感慨。

自从风卿婈从北苑回来后变得一日比一日厉害,她心中的希望也一日比一日渐稀薄。

风卿婈就好比一座不可攀爬的高山,挡在了她与玄王中间,可如今这座高山与一夜之间就被铲平了。

从此以后,她将与他肩并肩……

风云瑶心脏噗通噗通乱跳,面庞绯红。

次日,金光普照。

巍峨古老的宫门发出沉闷的一声重响,文武百官并排两列,缓缓走上百层白玉阶,进入金殿。

永宁帝坐于高位上,金光闪闪的龙椅包围着他,让底下人看不清他的脸,含了一丝不切实际的虚幻。

“众位爱卿,有本启奏。”

永宁帝微哑的嗓音响起在金殿里,带来轻微的回音。

站在百官靠前的位置上的风东庭,手里拿着笏,按捺着性子。

等有几名官员禀报了些事宜之后,他瞅着时机合适,吸了吸鼻子,脸上的惴惴不安换上了一层悲哀之色,脚步虚浮地出了列。

“启禀皇上,微臣有事启奏。”

“风尚书有何事启奏?”

风东庭咬着腮帮子,眼睛里逼出一些泪光:“微臣的小女卿婈,与前日在城外在遇上悍匪,不幸掉落高崖!微臣……”

风东庭埋下头,似是悲从心来,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百官集体惊叹。

站在最前端的北冥玄面色陡变,太过惊讶甚至都忘了殿前失仪,他大步走到风东庭面前,黑眸里满是冷意。

“风尚书,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