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此刻的北冥玄脸色阴沉,莫名叫人害怕,风东庭胆战心惊地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表明自己真不是开玩笑。

北冥玄握住笏的手一抖,目光逼人:“此事是真的?”

“真的,从镇国公府上出来就遭难了。”

北冥玄不由自主地看向前端的盛邵。

盛邵也不比风东庭好多少,心力交瘁下整个人似乎苍老了不少。

他嗓音发哽:“微臣那外甥女,确实不幸被悍匪逼入高崖。”

北冥玄瞳孔大瞪。

风东庭还在回永宁帝的话,众臣对风卿婈年纪轻轻就遭遇此难的惋惜之言,他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

他看着众人瓮动的嘴,只觉得有一记重锤砸在了脑袋上,晕晕乎乎,嗡嗡作响。

他不相信,明明之前还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呢?

北冥玄黑眸里,是浓浓的质疑。

这一幕,被一旁的北冥翊收入眼底,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收紧,眸光若有所思。

永宁帝叹息:“那孩子,好似与玄儿有婚约吧。”

风东庭等的就是这句话,他连忙开口:“是是是,皇上好记性,与玄王殿下有婚约的正是小女。”

“可惜了……”永宁帝摇头:“当年这门婚约还是庄贵妃与先风夫人敲定的。”

庄贵妃是永宁帝生平最宠爱的妃子,可惜与风夫人一样,都是年纪轻轻就红颜埋了骨。

永宁帝极敬重庄贵妃,哪怕坊间传闻风卿婈有多不好,哪怕他心知肚明北冥玄不喜欢风卿婈,也没有下旨解除他们的婚约。

因为这是庄贵妃在世时敲定的。

只是如今……

永宁帝摇头叹息:“厚葬风卿婈,至于婚约……”

“皇上!”风东庭赶紧接腔道:“虽然小女没了,可微臣并不想做那毁约之人,微臣府里还有一女,皇上若是不嫌弃,微臣愿意让她代替姐姐履约!”

众臣:“……”

永宁帝:“……”

风尚书堪称厚脸皮的表率。

分明是自己不想失了当玄王殿下岳丈的资格,一个女儿没了紧着把另外一个女儿往上凑,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

呵呵!

风东庭见上头久无反应,心中不由忐忑起来。

他耷拉着的眼皮看向北冥玄,想让北冥玄表个态。

毕竟玄王殿下可是喜欢瑶儿的,自己今日这一番,不是正中他下怀?

北冥玄眉头微皱。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只要他现在点头,他与风云瑶即日就能成婚,这在从前,是他心中所愿。

可如今,不知为何,他却没有那般向往了……

可是他到底在想什么!

瑶儿可是当年救他的那个女孩子!若是没有瑶儿,他早就死在冰天雪地里了!

北冥玄暗骂自己这个时候竟然犹豫不决,他抿了抿唇,看向永宁帝。

刚要开口,然而眼前鬼使神差的闪过多日前夜晚,那个小女贼纤细的胳膊,鲜艳的红痣,还有风卿婈那冷冽不屑的表情……

到了嘴里的话,又被吞咽了下去。

永宁帝见自己儿子久无反应,便也不太想理风东庭了。

含糊的说:“此事还是等风大小姐下葬后再定论不迟。”

风东庭脸一垮。

众文武百官看笑话似的眼神飘向他的脸庞。

……

朝堂上的事被北冥翊说给风卿婈听,她坐在海棠树下,手里摆弄着硕大的海棠花。

北冥翊说完,看她的表情。

风卿婈噗嗤一笑,眼睛里满是讥讽:“如此迫不及待……不知道我“死”了,是让那些人多么的称心如意呢!”

北冥翊见她眼中只有讥讽没有任何伤感,心中略微一定,抿唇喝了一口清茶。

风卿婈问:“那么北冥玄是什么态度。”

北冥翊握着杯的手莫名一顿,他抬起清湛的眸光,如实说:“他没有表态。”

“嗯?”

这倒是出乎意料。

她以为,以北冥玄对风云瑶的态度,二人也算得上是情投意合,只是以前有她挡在中间才求而不得。

怎么如今又……

这让风卿婈想不通了。

北冥翊却是回想起北冥玄在金殿上听到她身亡的消息时,那一瞬间的失态。

心蓦然沉了下去,被浓重的冷雾包裹。

尚书府里,一家人翘首以盼着风东庭归来,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回答。

风老太皱眉:“皇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只认风卿婈那个丑八怪不成?我们瑶儿才情样貌性格哪一样不比风卿婈好?“

这话说得忒刺心窝子了。

风云瑶面色骤然一白,一双秋水眸子里水波泛滥:“怎……怎么可能?”

明明不久之前,玄王还与她那样好,信誓旦旦的承诺他的王妃只能是她,这才不过几天,为何……

风夫人扶住摇摇欲坠风云瑶,不满地看了一眼风老太,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风东庭叹息一声,问风云瑶:“瑶儿,你确定玄王殿下心中真的有你吗?”

这句话无异于是往人的伤口上撒盐。

风云瑶气息都不太匀称了,她死死扣着手绢,眼眶发红。

“哪有当父亲这样问自己女儿的!”

风夫人见不得爱女受委屈,狠狠瞪了一眼风东庭,扶着风云瑶离开花厅。

昨日还沉浸在喜气洋洋中的尚书府,一下子就变得死气沉沉。

风云瑶强撑着自己在下人们面前没有失态,一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她就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呜呜呜,玄王殿下,他……他心里难道真的没有我吗?可是他以前明明,呜呜呜……”

风夫人坐在一旁,看着风云瑶哭够了,才拧着细眉说:“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你,母亲是过来人,知道他对你的心思是真的。”

风云瑶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那为何如此?”

“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风夫人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了风云瑶白皙的手腕内。

手腕内侧,红豆大小的红痣鲜艳夺目。

“会不会是他察觉了什么?“

风云瑶摸了摸自己的红痣,心中一惊,回想起北冥玄以往的态度,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没有……”

风夫人抿唇不语。

房中一时寂静下来。

这份寂静让风云瑶心中的不安愈发扩大,她不安地扣着自己手指头:“娘,莫非玄王爷真的有所察觉了?会不会……他知道了当年那个救他的小女孩是风卿婈,而我是假冒的?”

“娘,这可怎么办?!”风云瑶面色煞白,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稍安勿躁。”

风夫人摇摇头:“未必,玄王若是知道了,定然会来质问你。当年风卿婈太小,估计自己都忘记救过一个男孩,就算她记得,她也不会知道那个男孩子是玄王,而知道内情的仆妇婢女都被我暗中处理了,此事不可能被玄王所知。”

“可是娘你忘了?风卿婈手腕内侧也有这样一个红痣。”

风云瑶惴惴不安。

确切地说,是风卿婈自打娘胎里来生下来手腕内就有一个红痣。

风云瑶这一枚,是风夫人为了风云瑶假冒风卿婈取得北冥玄的认可,特意找人在她腕内点的。

当然,风夫人如此小心谨慎之人,自然也不允许还留着风卿婈的红痣。

她曾试图让人毁掉风卿婈的手臂。

邪门的是无论风夫人使任何法子,第二天风卿婈的那只胳膊总是完好无损。

一次两次还行,时间一长,风夫人也不得不信了这个邪。

无奈之下,只能让风云瑶先入为主接触北冥玄,让他认定救他的人是风云瑶,再对风卿婈百般抹黑,致使北冥玄渐渐厌恶远离风卿婈。

那痣又生在女子手腕内侧,若非近身接触,是不可能发现的。

如此多年,北冥玄果然没有发现风卿婈手臂上也有个一模一样风痣。

往后只要让北冥玄与风卿婈的婚约作废,北冥玄便一辈子也发现不了这个秘密。

如今风卿婈死了,她们自是没有了后顾之忧。

可是谁能想到,北冥玄会是这样一个出人意料的反应?

母女二人面面相觑。

风云瑶顶着发红的眼眶说:“不如,我现在去找王爷探探他的口风?”

风夫人不赞同地摇头:“从来都是玄王来找你的,如今风卿婈一死,你就跑去找他,未免太不矜持,先不要急躁,静观其变,若是玄王真的发觉了什么,自然会来找你的。”

风云瑶抽噎了一下,点点头。

风夫人皱眉:“你哭什么,把自己收拾好,看看你颓废的样子,哪里像是我们尚书府唯一的千金小姐。”

她加重了“唯一”两个字。

这两个字,让风云瑶精神一振。

母亲说的是,无论如何,风卿婈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是真的死了。

就算北冥玄有所察觉,只要她死咬自己就是当年救他的人,风卿婈是模仿她点的。

一个死了的人,还能张嘴替自己辩驳不成?

这样一想,一瞬间,风云瑶连鼻息间闻到的气息都变得格外的清新了起来。

……

这日,北冥翊回来后,瞧见风卿婈站在鱼池边上。

一撮鱼食从她手里散开,引得池里的鱼儿翻腾抢食。

她胳膊上的伤未好,用纱布包着,明玉拿着鱼食在旁边站着,看到北冥翊,连忙行了个礼。

北冥翊头戴金色朝冠,墨色朝服胸前绣着金丝蟒,他负手立于台阶,唇畔轻抿,隐隐透露一丝冷气。

风卿婈从他低垂的眸子里看出他的不开心,问:“发生了何事?”

他眼神阴郁:“三皇兄派人在落日崖找你的尸首。”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