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似从血汗中被人拉了出来,浑身淋漓,眼前一片红光模糊。

她抬手抹去血水,咬着牙站了起来,双腿发软发颤。

在人群中候着的明玉见状,飞快地跑上来搀扶住她,担忧开口:“小姐?”

“无碍。”风卿婈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唇:“我们进宫。”

……

层层宫殿巍峨,透着浓重的威严。

宣政殿在明阳下金碧辉煌,熠熠发光,玉阶层层而上,像是通往天宫的路。

金殿内。

得了急召进宫的文武百官林立两侧,皆是面露不惑。

皇上说盛邵一事另有隐情,眼下快半柱香过去了,却晾着众人什么都不说。

盛邵谋杀太后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还能有什么隐情?

莫非刚才从京兆府方向传来的鼓声,与此事有关联?

众臣如此猜想纷纷,忽然就见站在挨着殿门的末尾官员神色异常起来。

北冥翊若有所感往外看去,眼皮忽然狠狠一跳,温和的眸子里骤然覆上丝丝冷戾。

那一席血衣的少女缓缓映入众人眼帘。

她面色煞白,犹显得脸上的红褐斑痕显眼又妖异,走得无比缓慢,每登上一层阶梯就要费很大劲儿。

冷风中,她摇摇欲坠,又那般坚强,每每以为她都要倒下了,却总能出乎所料地走上来。

百官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抹身影,看着她就这样登上近百层的玉阶,走进金殿里。

位列前沿的北冥玄见到这一幕,瞳孔大瞪,不由握紧了拳头。

风卿婈!

居然是她!

她不是死了吗?

不止北冥玄,百官中不少认识风卿婈的官员也是如出一辙地瞪大眼睛,怀疑自己看到了鬼。

风家嫡女风卿婈,路遇悍匪坠崖而亡的事儿几日前还闹得沸沸扬扬,这会人竟好端端出现在这里!

巨大的惊讶之下,风东庭都忘了自己是在宣政殿内,瞪着眼睛问:“婈儿?你不是坠崖了吗你你……”

目光触及到风卿婈浑身的鞭痕,那点子惊喜被惊恐拆散,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由得出声质问。

“在京兆府尹敲鼓的是你?你敲鼓干什么?!”

“咳咳!”

上首永宁帝轻咳一声,提醒风东庭这是在金殿上,不是他风家。

风东庭才自觉失态,忙跪下请罪,灰溜溜地归入自己的位置。

风卿婈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与前方那兰芝玉树般的少年对视一眼,冲他扬起一个微笑,示意他放心,方垂下眼皮,走到前方跪下。

“殿下所跪何人?”大太监忠德尖声问。

”臣女礼部尚书嫡女风卿婈。”

站在百官中的风东庭闻言嘴角一抽,满脸恼怒地垂下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这个风卿婈!他这会儿倒是情愿她死了,一来就给他惹事!

“方才敲鼓鸣冤之人可是你?”

“正是臣女。”

“据说,你是为盛邵而鸣冤的?”永宁帝浑厚的嗓音传来,比十年前苍老了不少,亦透着浓浓的疲惫。

风卿婈垂眸:“是。”

“笑话!你一届女子,有何证据证明盛邵是冤枉的,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永宁帝未发话,有人却呵斥起了风卿婈。

风卿婈抬起眼皮,凉凉地看了一眼,那官员顿时彻骨寒凉,嘴里长篇大论的呵斥顿时没了影儿。

“你的证据如何朕有待敲定,方才右翼司却是给朕献上了一份证据。”

将这一切收入眼底的永宁帝,讶异地看了一眼风卿婈,慢吞吞地拿起一份书信道:“右翼司的人渗透哒子内部,查明,并未查到有与盛邵有勾结之人。”

此话一出,百官皆惊。

永宁帝的话与前几日哒子亲自承认说与盛邵有勾结之人相反。

但右翼司的信显然更令人信服。

皇城右翼司,天子握在手里的一把利刃,他们人数不详,面目不详,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至极。

平时混迹于市井,也许宫门外那个卖货的货郎,也许方才在半道上碰见的那个洒扫小太监,都有可能也是右翼司的一员。

右翼司无孔不入,是悬在有异心之人头上的一把尖刀,让他们每每想起便夜不能寐。

哪怕这么多年,永宁帝的权利被逐渐分解,可右翼司的存在,却让百官忌惮至极。

因为,右翼司的创建者是那个北燕第一女侯,风兰芷!

风兰芷纵然已不再世上了,可她创建的右翼司实力却她一般凶猛恐怖,教人听起来心头发麻。

这也就是十年前风兰芷突然死去后,北燕除了百姓与永宁帝盛邵等人黯然伤神,绝大多数百官都喜大普奔的缘由。

除了不能接受一个女人与他们同朝为官之外,有那样一个凌厉的女子凌驾于他们头顶,时时刻刻让他们如履薄冰,这滋味实在不好受。

所幸,风兰芷不是个长命的。

众臣面面相觑。

魏峥缓缓地抬起眼皮,无波无澜的嗓音在偌大的金殿里还带了一点回音:“如此看来,此事还有隐情?”

待他说完,皇城卫统领许枫忽然出列禀报:“皇上,微臣以为此次右翼司失手了,因为微臣手里得了一封盛邵亲笔叛国通敌的信。”

一石激起千层浪。

永宁帝坐在金碧辉煌的龙椅上,面色略微有些难看,他眼神下意识地看向站在右侧的北冥翊。

北冥翊不动声色地冲他点点头,永宁帝提起的心蓦然松了下去,他将右翼司那封奏折放到岸上,说:“什么通敌叛国的书信,呈上来。”

许枫看了一眼魏峥,低着头从怀里拿出一封未开封的书信递给大太监,脸上是势在必得的架势。

永宁帝亲手撕开信封,一张张看下来,神色古怪地看向许枫:“你连信封都没拆开,如何得知这里面写得是通敌叛国的内容?”

许枫自然有说辞:“此乃是盛邵府里的管家亲自说的,微臣以为定然是真的。”

魏峥端看了一眼永宁帝脸上的神色,忽然眉间一蹙,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以为?“永宁帝咀嚼着两个字,怒极反笑,陡然将手里的书信朝着那张邀功请赏的脸砸下去!

“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上面的内容!若是文武百官都以你这般做事不追求证据,只说“以为”,朕的天下还要不要了!”

那轻飘飘的书信砸在脸上并没有多疼,可许枫看清上面的内容,却是惊得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这上面并没有什么通敌叛国的内容,反而是关于边关军事的书信,字字句句不离忠君爱国,护卫家国天下!

“这……这!”

许枫顿拿着书信的手颤抖不已,六神无主地看向魏峥。

他也是听魏相的话照办的。

魏相这样滴水不漏的人,这么可能会出这样大的纰漏?

魏峥摩擦着手上的玉板指,在无人看到的地方,摩擦的指头都红了。

那封书信,他可以确定是被人给调换了。

调换之人是谁?

魏峥漆黑如墨地目光微微露出一丝锐意,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那站在大殿中央的少女身上。

月牙白色的长裙血迹斑斑,已经不太能看得出本来的面目了,湿润的黑发贴在白皙的侧脸上,忽视掉脸上可怖的斑痕,能看得出来是个明艳娇俏的美人。

后背挺的笔直,双目坚韧清明,无惧浓浓的天家威严,本就令人深想。

更遑论一个闺阁女,敢在他眼皮子底下假死了这么多天,如今又掀起这些许风浪来。

魏峥有种直觉,盛邵书房里的那封信,与这少女脱不了干系。

想他魏峥,玩弄权术这许多年,第一次失算,居然是栽在了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身上。

呵。

魏峥嘴角牵起的淡淡嘲讽,落入风卿婈眼里,她也不由打量如今的魏峥。

他如今年过四十,却是保养得当,身材修长,腰封勾勒出的腰身板瘦,不见这个年纪发福的肚腩。

一张脸上有了眼角纹路,却无损他清润的气质。

和十年前似乎没变多少,还是那般清爽平和。

这份独特的气质使他看起来更像个腹有诗书的书生,而非是在朝堂上翻云弄雨大权独揽的一代权相。

人不可貌相,大概前世她就是栽在了这上头。

风卿婈淡淡收回眸光。

这一切落入北冥翊的目光中,少年不由攥紧了藏在袖子里的手。

这许多眉眼官司不过是转瞬间的事儿,这间隙,满朝文武都已经传阅了那封信,有人忧愁就有人喜。

几名白发苍苍的老臣,当即开口:“皇上,盛邵为人您再清楚不过,若是单凭您的话而让有些人以为是有失公允,那么此封书信,就能证明镇国公盛邵对我北燕的忠心耿耿,对皇上您的忠心耿耿。”

“是啊皇上,虽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可镇国公如此忠良却是少见,他不能不明不白的蒙冤啊!”

“镇国公分明是遭人构陷,若是再处置他,那将会寒了我北燕多少忠心报国男儿的心!”

几名在朝堂上举重若轻的老臣声嘶力竭。

他们如此据理力争,一部分是不忍忠良被害,还有一部分也是有唇亡齿寒的忧虑在。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