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将目前局势在心里分析了一遍,有淡淡的失望划过心头。

当年她与盛邵冲锋陷阵舍生忘己,不是为了将这天下打下来给魏家的。

“唉……”

她叹了一口气。

明玉将一杯水放到风卿婈面前,看着她忧愁的面容轻轻皱眉。

“郡主,镇国公已经被释放了,如今你可放宽心了,那王太医说,您的身体得放宽心才能恢复得好些。”

明玉虽说来路不明,对她的忠心却是与日俱增的。

风卿婈摇了摇头,撇开脑海里的事情。

她冲明玉一笑:“你可知外面有人在监视我们?”

明玉一惊,急忙往黑压压的外面看去。

果然瞧见重重树影下依稀有晃动的人影,不细看根本留意不到。

她自诩敏锐,却连被人监视了都没有发现!

“不必如此惊恐,这些人没有害人之意,我们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装作不知道被人监视好了。”

昏黄的灯火包围着风卿婈,少女面庞白皙,红褐斑痕镶嵌在脸上,眼瞳沉敛,一派莫测高深。

“所以说,真正的较量才开始。”她唇角翘起,慢吞吞地喝了一口热茶。

明玉不是荷儿,她的过往经历让她很快就恢复了如常。

既然郡主如此说,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作为奴婢,她只需要听从她的命令即可。

明玉紧绷的神情松懈下来,服侍风卿婈上床歇息。

一连几日过去,英落小苑中再无旁的人来。

风卿婈的伤在王太医的精心调理下一日日见好了。

她肤色上甚至有了红润,近看来白里透红,泛着健康的光泽。

院中那颗三人成圈才能抱的过来的大柳树迎风招展,在烈日炎炎下为风卿婈开辟出了一方晾晒的天地。

凉风习习,她悠闲地拿着书本细细阅览,再喝一口御品好茶,满口生津,好不悠闲。

苑门被人打开,明玉大步走了进来:“郡主,玄王来了。”

风卿婈拿着书本的手一顿,眸光瞥过不远处那几棵参天大树,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

她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大声道:“玄王哥哥来了,还不快请进来。”

北冥玄步子一泄,讶异地看向那站在粗壮柳树下笑意晏晏的少女,有些恍惚。

仿佛又回到了之前,她满心满眼都是他的时候。

北冥玄心内莫名雀跃起来,绷住了嘴角上扬的弧度。

风卿婈眉眼弯弯,给他倒了杯茶。

北冥玄赏脸坐下,抿了一口茶,倒是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如此好茶你从何而来?”

“承蒙皇上厚爱。”

看来父皇对风卿婈很是喜爱,这种茶乃是南边上贡的好茶,千金难买。

父皇都舍不得分享给他的儿子们一点,现如今居然给了风卿婈。

北冥玄慢慢品着茶,心有思量:“你找我来想要干什么?”

风卿婈面容瞬间变得忧愁起来:“今日请殿下来,只是想问问关于我们的婚约,殿下想如何?”

北冥玄没想到风卿婈竟然会问这事儿,他脸色微变,轻咳一声,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此事自然是按照之前的来。”

是按照之前庄贵妃的意思来和她成婚,还是按照之前她“死”了后,以风家人的意思来和风云瑶成婚?

依她看,他是想要两者兼得吧!

厚颜无耻。

怕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风卿婈小姑娘才会对这样一个贪心的自大狂情有独钟!

风卿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北冥玄那张脸,心内十分鄙夷。

她凑近北冥玄,压低嗓音道:“既然这个问题让玄王如此难以抉择,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

“嗯?”

北冥玄觉得今日的风卿婈行为有些怪异。

风卿婈唇角的笑容加深:“风云瑶与我之间,殿下要与谁成婚?”

她问得如此直白,北冥玄倒是不好打太极了。

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知该如何作答。

若是从前,风云瑶自然是他心目中的长相厮守之人。

毕竟风云瑶温柔乖巧善解人意还长得漂亮,小时候还于他在苍茫山有那样的救命之恩。

可这种心态在风卿婈一次一次给他惊讶,一次次蜕变成他意料之外的时候就变了……

如今论在他心中的分量,风卿婈竟能与风云瑶一较高下了。

而眼下听着风卿婈话里的探究,他为难之际又隐隐地生出一丝喜意来。

看吧,风卿婈心里还是在意他的。

之前种种无非就是欲擒故纵,如今听他要娶风云瑶,她便装不住了。

可欢喜归欢喜,纠结也还在。

北冥玄拧眉。

过了片刻,他吐出了一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你若是真的爱本王,又何必在意这些呢?”

“……”

天下间竟真有这等不要脸的男子!

何其有幸,还被她给遇上了!

风卿婈嘴角抽搐,将手里的书本给捏出褶皱了,才堪堪控制住脸上的表情,没有给这人一拳头。

殊不知北冥玄看着风卿婈面无表情的样子,越发笃定了风卿婈对自己深情至极。

他心情颇好:“好了,你别胡思乱想,此事本王自有定论,你乖乖在家等着本王娶你过门就好。”

风卿婈:“是吗?那可真是谢谢王爷你了!”

北冥玄自以为这是他认识风卿婈数年以来,说过最温柔的话,她应该感激涕零才是。

看到风卿婈这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一时微愠。

他皱眉:“不过你也不要太开心了,此事本王还需得好好想一下,再下定论。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北冥玄走出好远,都没有发现风卿婈追上来。

他拧眉看过去。

在以前,若是他如此,她定然会卑微地追上来,惊惶惊恐地道歉。

却见那少女已经坐到了躺椅上,悠闲地喝起了茶,全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

北冥玄捏了捏手指骨节,甩袖离开。

北冥玄虽然时常来尚书府,却还是第一次去英落苑找风卿婈。

他人才刚走出尚书府,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尚书府。

砌玉苑内。

“玄王殿下这么可能去找风卿婈!”风云瑶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现在在哪儿?”

“小姐,玄王殿下已经出了尚书府了。”

所以北冥玄来尚书府,不是来看她,而是特意来找风卿婈的?

“贱人!”

风云瑶忽然愤怒,抬手就将桌上名贵的花瓶给扫了下去。

瓷器在脚边粉碎,风云瑶双目通红。

自从风卿婈“活”过来后,她一直在等北冥玄来看她。

风云瑶始终笃定,北冥玄心里还有她,哪怕风卿婈还活着,他和她也不会无疾而终。

可今日北冥玄这番作为,却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让她明白自己之前是多么的痴心妄想!

“小姐……据说玄王爷走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您也不必太过担心了。”

丫鬟看着风云瑶阴翳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开口。

“那他为何在这个关节眼上去找风卿婈,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旁人,风卿婈不在的时候我可以做她的替身嫁进玄王府,风卿婈若是在了,我便什么都不是,我就是这般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越想越气,风云瑶抄起多宝阁上的玉鼎,举过头顶就要砸下去。

“住手!你手里的玉鼎可是太后赏的,你想让我们全家都担上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吗?”

一道雷厉风行的身影走了进来。

风夫人面容冷厉,冷冷道:“我以前都教你什么了?一个风卿婈,就值得你这样干出这种有**份的事儿?”

“娘!”

风云瑶的眼泪夺眶而出,又恼怒又委屈:“风卿婈那个丑八怪,她为什么不去死?她为什么要回来?她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看着女儿眼眶发红的样子,风夫人心中自然不忍。

女儿与玄王都过了纳吉的阶段了,如果风卿婈没回来,这会儿都应该商量迎娶事宜,就差临门一脚了!

可一切都没有那么多如果,风卿婈回来了!

风夫人心中也恨极了风卿婈,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她使了个眼色。

丫鬟立马拿下了那玉鼎,退出去关上了房门。

“我与玄王的事情在京中传得沸沸扬扬,若是玄王改口,不娶我了,那么我岂不是成了一个弃妇?我的脸面和名声都会毁了!”

风云瑶咬着牙,扣住桌子,光滑的桌面被她尖锐的指甲刮出了五道刮痕。

“我在京中就会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娘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娘有办法!”

“现如今风卿婈是舍身为己救了朝廷忠良的昭华郡主!有平阳长公主为她撑腰!有皇上的青睐!民间还有学子写诗大肆赞颂她的美德,她现在得了人心又得了荣耀,娘你能有什么办法去阻止?”

风云瑶双目通红,整个人近乎崩溃。

风夫人抿唇:“瑶儿,娘说能就能!你现在要做的是冷静下来,此事尚且没有定论,你在这儿自乱阵脚像个什么样子!”

风夫人的呵斥让风云瑶冷静下来。

她擦了一把眼泪,泪眼朦胧地看向风夫人:“娘,你真的有办法?”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