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狂妄!”北冥灵冷嗤一声。

风卿婈是出了名的废物草包,她现在面上如此,心里定是慌得不行!

待会儿一定得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

北冥灵咬牙:“我选琴和射!”

公主府的侍从很快就上了两张琴。

北冥灵不屑的看了一眼,率先走过去,玉指勾了勾琴弦。

北冥灵选了一曲《高山流水》

情景雅致,混杂着她淼淼琴音流泻出来,只开了个头,风卿婈就知道北冥灵虽然嚣张,可琴艺定然非凡。

她摸着下巴,听得入神,丝毫不为自己担心。

那琴音缓缓流泻,随着北冥灵腰背挺直,时急时缓,悠扬婉转的琴音渐入佳境,琴声涓涓,翠鸟蹄鸣,一时将席中众人都带进了高山流水的意境里。

北冥灵弹完一曲,众人眼里都流露出了意犹未尽。

看向风卿婈的眼神更是惋惜。

惋惜她不仅被毁容,也毁了脑子,三公主北冥灵是皇家公主,自小学习六艺,是其中翘楚,而她风卿婈不过是个草包大小姐。

拿什么去和三公主比?

“到你了。”

北冥灵道。

风卿婈与北冥灵擦肩而过,走过去看了一眼那琴,由衷赞道:“好琴。”

装模作样!北冥灵冷嗤。

风卿婈一撩裙摆,坐在软席上,腿盘起,双手放到琴上,风卿婈小姑娘这双手,骨节细长匀称,可真是弹琴的好苗子。

她红唇翘起。

芊芊玉指拨动琴弦,音声悠扬。

柔弱无骨的双手渐渐加快速度,音声登时变得激昂,似滔滔江水激拍江面,如鼓声阵阵敲响……众人听得无不热血上头之时,琴音再度降下来。

风卿婈杏眸扫过听得如痴如醉的众人,手指放在琴弦上,铮铮琴音不复之前激昂,反倒染上一丝幽哀之意,如痴如诉,听得人心头大动。

一张琴,一双手,竟能牵引人的喜怒。

上首,北冥翊握着茶盏的手颤抖,他后背绷紧,离开椅子投向前面,想要将那个人看清楚点,再清楚点!

这世间,除了她,不会再有任何人弹奏这样的一曲琴了!

是她吗?

北冥翊心腔的震动久久不能平复。

一曲闭,众人余梦未醒。

北冥灵双眼大瞪,不可置信,风卿婈不是出了名的草包吗?她怎么会这么厉害?

琴之造诣,不说登峰造极,却也炉火纯青。

北冥玄黑眸里也是露出诧异:看来这丑八怪刚才也不是在大放厥词。

见北冥玄的视线落在风卿婈身上,坐在下面的风云瑶气的不行,她怎么也没想到,风卿婈居然会弹琴。

她什么时候学会弹琴的?她刚才说自己无一不精通,难道不是在吹嘘吗?

一瞬间,风云瑶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才是整个春日宴里最受瞩目的那一个人才对,风卿婈一个丑八怪却一点一点分走了她的光芒,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跟她设想的不一样!

偌大的前厅里静默如冰凝,谁也不敢说一个字。

“啪啪啪!”

平阳长公主拍着素手含笑:“不错不错,风大小姐果真是个好手,以前竟然从未听说过风大小姐有此才艺。本宫近来得了颗南珠,赏给风大小姐。”

北冥翊也拍掌,方才的失态已经被他敛去,目光灼灼道:“本太子也有赏。”

这一下,谁输谁赢,众人心知肚明。

北冥灵没想到这丑八怪居然真是深藏不露,她咬了咬牙,怒道:“备箭!”

六只白羽箭整齐地放在托盘上被下人们拿上来,三里之外设了靶子,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北冥灵率先拿起长弓,姿态昂扬,长发飞舞。

她捏着箭尾,目光瞄准箭靶中心.,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

“嗖!”

利箭破空而去,一线银光在众人眼前闪过,稳稳盯在箭靶上。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过去,羽箭不偏不倚,正中红心!

场下响起如雷般的掌声。

“三公主如此年轻,居然如此厉害,当真是有皇上当年的风姿啊!”

“虎父无犬女嘛,三公主当真不愧是我北燕的公主,吾辈楷模!”

“厉害啊……风家大小姐还有机会赢公主吗?”

“不自量力罢了……”

诸如此类的话语接连入耳,听着众人嘴里恭维的话,北冥灵在烈日炎炎下高傲地抬起了下巴。

看风卿婈那单薄的身子,肯定是连弓都拉不起来,呵呵,这一局,她输定了!

上首的位置,平阳长公主开口道:“太子与玄王觉得,风大小姐会不会赢?”

北冥玄冷笑着说:“姑母恐怕是不知道风大小姐平日里的传闻吧。”

“传闻也只是传闻,未必是真的。”平阳长公主对这话不置可否,有些不悦,将目光投向北冥翊。

北冥翊端起茶盏,双眼微微弯起,内里暗波涌动,蕴藏无数星芒。

他道:“我赌风卿婈赢。”

风卿婈拿起羽箭,走到指定的位置,修剪秀气的长眉微微一挑。

这头,风家三口面色各异。

风云瑶本能地不想让风卿婈把这一箭射出去,她惴惴不安地去揪风夫人的袖子:“娘,万一她要会射箭怎么办……”

风夫人扫了风云瑶一眼,恨铁不成钢地说:“我早就说过让你不要轻举妄动。”

话虽如此,眼风却还是看向风东庭。

一个眼神,风东庭就明了,连忙站起来说:“启禀长公主,小女从小没有摸过箭靶,手臂还受着伤,三公主如此出彩,臣以为结果没有悬念,没有再比的必要了。”

风卿婈闻言摁了摁隐隐作痛的胳膊,冷笑一声,从她要弹琴开始,就没有一个人担心她,提及她的伤势,现在才提起来?

上首的北冥玄也点头附和:“本王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风卿婈会射箭,她不知轻重,还是不要射了为好。”

北冥玄不是害怕风卿婈输,而是怕她射得有偏差。

毕竟利箭无情,在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一不小心伤了哪个人,就不得了了,她死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会拖累整个尚书府,拖累瑶儿。

“这……”

这二人一唱一和的说的也有些道理,平阳长公主犹豫起来。

风卿婈勾起的唇角弧度有丝讽刺,她不给平阳长公主发话的机会,手中羽箭就如同暗夜中的流星一般闪逝而去!

“你!”北冥玄见她如此无视自己,火气不由地上头,刚想呵斥,却见目光随着众人扫过箭靶,惊呼起来。

难道她射中了人?

北冥玄狠狠剜了一眼风卿婈,看过去,却是震惊的哑口无言。

那羽箭,正中靶心!

风卿婈的胳膊还受着伤!她怎么可能?!

“玄王,你欣赏妹妹,熟知妹妹的各项喜好,却连我擅长什么都忘了?或者你根本不相信自己未婚妻?”风卿婈扭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她立在台上,手中还拿着弓,衣决翻飞,整个人好似发着光,眉眼间的那一抹讽刺,却是不加掩饰的。

此话一出,众人目光不由落在北冥玄脸上,今日的风卿婈实在是刷新了他们对她的认知。

一时,众人联想到什么,目光里忽然有了些不耻之色。

北冥玄和风云瑶之间的首尾,在场众人都是有所耳闻的,平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可奇怪的。

毕竟姐姐那么丑陋,妹妹却美若天仙,是个男人都会选风云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

可如今却觉出不对味儿来。

再怎么说,风云瑶也是风卿婈妹妹,居然与自己名义上的未来姐夫成双成对。

实在是……罔顾人伦,不知廉耻!

各色鄙夷的目光在脸上闪过,风云瑶面色发白发红,作为盛京闺秀中的佼佼者,以往她走到哪儿不是被捧得高高的,众人看她的目光无不是羡慕和赞赏,哪里像今天这样。

好似,在看一只阴沟里的老鼠……

风云瑶面庞煞白,一时气急攻心,晕倒在地。

是真的晕过去了。

北冥玄陡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焦急道:“瑶儿!”

“坐下。”

平阳长公主不咸不淡地看着风东庭夫妇抱着风云瑶离开,拦住了北冥玄:“玄儿,风二小姐年幼无知,你却是皇室中人,一举一动备受瞩目,你的未婚妻是风大小姐,怎么能这么拎不清呢?”

“姑母……”北冥玄捏着手,无可奈何地在平阳长公主的眼神下讪讪的坐了下来。

平阳长公主性子温和,素来对晚辈们也是夸赞多过于批罚,如今这不冷不热的一句,看似是在斥责玄王,却也点明了风云瑶“年幼无知”。

风云瑶平时被誉为京中大家闺秀的典范,尤其在那样一个废物姐姐的衬托下,她的行为举止更是被人们赞美无数。

如今平阳长公主这一句,却一下子将风云瑶踹下了神坛。

原来,被人们称赞的名门闺秀,也不过是个与自己未来姐夫不清不楚的人。

风夫人即将踏出牡丹园时,听到平阳长公主这一句,气的一口气差点儿没顺过来。

她多年苦心教导风云瑶出来的形象,居然一下子崩塌了!

瑶儿今日真是一步错步步错了!

都怪风卿婈!

风夫人眼底埋着怨恨,遥遥看了人群中的风卿婈一眼,才离开。

“还没比完呢!”

北冥灵看众人的心思飘走了,心中不悦,今日比试之事由她一头挑起,琴之一艺上已经是颜面尽失,若是连她最擅长的箭也输了……

北冥灵简直不敢想后果,她冷冷道:“射中靶心算什么,也没什么难度,给我换靶!加大难度!”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