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夫人眼睛里划过一抹冷厉:“自然是有的!”

她冷笑一声:“镇国公案被反转,太后是第一个不愿意看到的,改明儿,我就进宫去和太后叙叙旧!”

风云瑶看着自己母亲眼睛里的阴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心里渐渐涌起了一丝希望。

母亲和祖母或许都拿风卿婈没辙,但她不相信,连太后出手风卿婈也能有那么好的运气躲过去!

风云瑶深吸一口气,乖巧的点点头:“娘,瑶儿相信你。”

“放心,玄王妃,除了你不会有别人了。”

风夫人笃定地说。

次日。

风卿婈从荷儿嘴里听到风夫人进宫去探望太后的事情。

说起来,北燕的当朝太后,也是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太后出身名门魏氏,选秀进得宫,从一届小小的才人,一路做到了皇后的位置。

又因她生下的显宁帝登上大宝,被封为太后。

若是这一生都如此顺遂也是好事儿,奈何显宁帝昏庸无能,任由宦官把持朝政,在位不过十几年,便将北燕的大好江山给糟蹋得一塌糊涂民不聊生。

后来各地揭竿而起,永宁帝攻进京都,显宁帝眼看自己落败,便挟持了太后为人质要求永宁帝放他一命。

结果太后在宫门外拔下头上的凤簪,反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番大义灭亲的举动,引起了朝臣的拥戴。

加上永宁帝自小是由魏太后抚养长大的,永宁帝上位后便依旧尊她为北燕唯一的太后。

风夫人作为太后的亲侄女,往常倒是不频繁进宫去,如今突然去探望太后这事儿,这么瞧都不简单……

风卿婈眯起眸子,若有所思。

更让她确信风夫人此行不简单的,是傍晚之际,风夫人从宫里回来后,扬言要大办她进封郡主的贺宴一事。

……

风卿婈被请去了风家正堂用饭。

红木圆桌上,遍布山珍海味,美味珍馐。

这是风卿婈自母亲离去后,第一次被风家人当做“家人”叫到一起上桌吃饭。

风老太不知道风夫人打的什么算盘,咀嚼着嘴里的米饭,嘴皮子翻动:“怎么着,从前你把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如今看她封了郡主,又上赶着去巴结了?”

风卿婈看到风夫人眉骨狠狠一跳,桌子底下的手捏了又捏,脸上却是笑颜如花。

“娘你在说什么,卿婈进封郡主,也是我们一家都跟着沾光是的事儿啊。”

风老太看了一眼风卿婈,不敢再恶语相向了,眼睛里却是止不住的嫌恶。

风东庭也惊讶于风夫人态度的突然反转,脸上却还是点头称赞:“夫人贤良。”

风云瑶则是看着风卿婈侧脸笑得十分可亲:“姐姐,这是给你办的贺宴,你想要布置成什么样,就跟母亲说就是了。”

“我无所谓,按照夫人喜欢的就行。”风卿婈将手里的筷子放下,看向风夫人。

比起这所谓的贺宴,她倒是更期待风夫人给她准备了什么。

“我吃饱了,告辞。”

风卿婈转身站起来,打破了这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

风夫人望着她的背影,止不住的心惊肉跳。

风卿婈刚才那是什么眼神?

挑衅?

她在挑衅什么?

莫非风卿婈已经知道了她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不可能,这件事情,除了太后与她,连太后身边的心腹都没有听到,风卿婈不可能知道。

风夫人深吸一口气,暗暗安抚自己。

三日后,是风家为风卿婈举办的贺宴,风夫人如她所说,办得很是隆重。

由于风卿婈进封郡主得永宁帝嘉奖,朝堂上那群老狐狸自然嗅到了益端,都拖家带口地来了,很是给脸面。

放眼看去,尚书府门外停着的宝马香车比上一次风老太八十大寿还要多一半,而且来得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风老太从丫鬟嘴里听到这架势,气了个半死。

附在心腹丫鬟耳朵里叽叽咕咕地吩咐了两句,干瘦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来。

快晌午时分,风家人等来等去,等得时辰都过了,尚书府依然清冷如斯,不见有宾客进门来。

风老太幸灾乐祸地看了一眼风卿婈的方向,故意阴阳怪气地问:“怎么回事?来得人不是很多么?怎么不见人进门来?”

她一拍大腿:“莫非是嫌我们尚书府的门槛太低了,还是嫌弃所谓的郡主是个野路子啊?”

风东庭满脸烦闷:“娘你快别说了。”

风夫人皱着眉头,让人去门口打探情况。

片刻后,两名小厮着急忙地跑了进来:“不好了老爷!宾客们都回去啦!”

“什么叫都回去了?”风东庭蹭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可是你们招待不周,得罪了贵客?”

“不是,是有关大小姐……”小厮眼神偷偷看向风卿婈。

“仔细说!”

“是有人在门口散布大小姐的谣言,说大小姐心思毒辣恶毒善妒,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居然恶意毁坏女子闺誉!”

“本来只有一个人再说这事儿,可没过多久整个京中都开始传起来了,宾客们一听,都回去了!”

这也不难理解,风卿婈的名声本就被人渲染的不好,只是近些时日来大家都渐渐忘记了,现如今在有心人的指引下,旧事重提,也难怪宾客们会如此。

皇上亲封的郡主又如何?

名声道德如此败坏,蛇蝎心肠一个,指不定哪一日就翻了船呢!这样的人,不结交也罢!

“……”

尚书府正堂内落针可闻。

风卿婈拿着手里的茶盏,用碗盖撇去上面的浮沫,喝了一口。

气定神闲的样子,好似今儿不是她的贺宴,好似那身处谣言中心的人,不是她一般。

倒是风夫人似乎有些焦急,连茶也喝不下去了,皱着眉头看了风老太一眼,满脸恼怒。

风东庭还不清楚这里的暗流涌动,无措问:“现在该如何?”

“去报官。”风卿婈站起来,往风老太脸上看了一眼,心中明了。

“造谣者少人还行,若是人一多起来,那可就无从下手了,报官没什么用吧。”

风云瑶轻轻柔柔的嗓音传来,瞧她满脸焦急样,似乎真是个为姐姐焦急的样子。

“就是,你自己平时作风不好,现如今被人这样传谣,还不是拖累了我们一家!”

风元吉大着嗓门从外面走进来:“你们不知道现在外面传得有多不堪入耳!连着旁人看我的眼神也变了!”

他脸色很臭的看向风卿婈:“风卿婈,你就是我们一家的灾星!”

风卿婈嗓音冷淡:“这话你前几天怎么不说?”

风元吉一噎。

前几天正是风卿婈荣封郡主的好时候,那时候他可没少借风卿婈的光在外耀武扬威。

但这种打脸自己的话风元吉自然不会说出来。

“哼,不就是个郡主吗,有什么了不得的,看吧你得意的,如今贺宴空无一人,看你这么收场!”

风元吉冷哼一声,看着精心布置过的正堂说:“真是枉费了母亲一番苦心!”

什么谣传从前不传,偏偏在今日,无非是看今日是她的贺宴,特意来搞破坏了。

若此时是真的风卿婈在,只怕会不知所措。

但此刻是她站在这里,风老太以为这样的雕虫小技会伤害得了她?

风卿婈扯唇一笑,招来明玉:“明玉,既然官府管不了,那么你就去把造谣的人揪出来扔到官府门前去!”

她眼光扫过风家众人,眼神凌厉:“不论何时,我风卿婈可绝不是脏水泼到我身上,忍气吞声的人!”

风老太拿着茶杯的手一泄,一滴茶水滴到了衣摆上,晕染开来。

她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都这会儿了,你倒是沉得住气。”

“多谢祖母夸奖。”风卿婈皮笑肉不笑。

风老太更气了:“既然宾客们都不来了,把布置的这些东西撤了,免得丢人现眼!”

风老太指挥人把正堂里的桌椅都给撤掉。

就在下人们去抬桌椅的时候,忽然外面有人高声喊:“太子殿下到!”

风家众人神情一凛。

接着,又有人喊——

“平阳长公主到!”

”麟王殿下到!”

“镇国公到!”

接连几声后,这些举足轻重的人物鱼贯而入。

而那些之前在外面叫嚷着要回去的宾客们,一看这些人物都进门了,打道回府的想法也不了了之,也都跟着走了进来。

不过短短瞬间,方才清冷的尚书府就变得热闹起来。

风家几人想起方才自己的所作所为,面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风东庭从不可置信中回过神来,赶紧上前招呼这些权贵,满脸的受宠若惊。

这些人的到来让整个尚书府说是蓬荜生辉也不为过。

如今关于风卿婈的谣传四起,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来,就算是没有谣传,他也不敢奢望这些人屈尊来。

这场贺宴上的宾客上的人数达到了堪比宫宴的地步,风老太看着鱼贯而入的权贵们,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些人就全然不在乎风卿婈的恶名昭昭吗!

她方才的功夫白费了!

宾客满堂也是风卿婈没有想到的场景,她以为有人搞破坏,今日这贺宴必然是办不下去的。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