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夫人急忙让丫鬟把许姝茵和风卿婈扶下去换衣服。

贺宴上总有女眷有不便之处,要换衣小憩。

风夫人在这方面就准备的很好,给女眷稍作休息的厢房布置得十分简雅大气。

风卿婈换好衣服后,走到隔壁,忽然停下步伐。

她想起方才在池塘底,许姝茵分明是报了寻死的心,不由有些担忧,抬手敲了敲门。

片刻后,房门被面色惶惶的丫鬟打开。

“咳咳咳!”三折屏风后面传来许姝茵虚弱的咳嗽声。

风卿婈往里看了一眼:“你家小姐如何?”

小丫鬟战战兢兢:“着了些风寒。”

“外面是昭华郡主?”许姝茵止住了咳嗽:“小婵,让她进来。”

小丫鬟怯怯地给风卿婈让开了路。

风卿婈抬步走进去。

许姝茵倚靠着软枕,面庞透着不正常的红晕,一双唇瓣惨白,双眸绝望地看着风卿婈。

这女子长相清丽,细看自有一股端庄持重的美。

只是如今却如遭了霜打的花朵,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死气沉沉。

若是没有遭遇不测,她的人生本该绚烂多彩。

风卿婈眸光中闪过一抹不忍。

许姝茵抬眸看了一眼她,气息不匀道:“请坐。”

她让小婵给风卿婈上了一杯茶,垂着眸子说:“我以为,郡主会问我为什么要寻死?”

风卿婈将杯茶拿在手里,唇瓣碰到杯沿轻轻抿了一口,说:“我不问,就算是问了又如何,除却无关痛痒的安抚你一番之外,也不能解你痛苦。”

这种事降临到谁身上谁痛苦,旁观者无关痛痒的话,即苍白又无力。

许姝茵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没有想到风卿婈会是这么一个回答。

她唇瓣颤抖了一下,拿着杯子的手骨节发白。

在此之前,她对风卿婈是有些怨恨的,那日的祸端是冲着风卿婈来的,她无疑是受她牵连的。

可今日在水底下,风卿婈不顾一切救她的样子又深深地镶嵌在了她心里。

许是这些时日以来遭受了太多冷眼和欺辱,风卿婈的举动犹如冬日里的一捧火,让她倍感温暖和亲切,连之前的怨恨也消失了。

许姝茵忍不住倾诉起来:“自从那事发生以来……我的生活便翻天覆地,我本就是个庶女,从前还因为有一门好姻缘而让家里人对我和姨娘客客气气的,可自从那之后……我……”

她眸光中水波泛滥,痛苦道:“家里人再也不复从前,这些时日,我和姨娘过得生不如死……”

风卿婈静静听着许姝茵凄哀的心声,心内浮起怜悯。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牵连到了你,我很抱歉。”她拧眉,由衷地开口。

许姝茵用手绢沾去眼角的湿润,她冲风卿婈露出一抹苦涩的笑,说:“都已经过去了。”

风卿婈突然嗅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

她预感不妙,陡然起身,看到墙角有一滩湿润的油!

心中顿时警铃大作:“你想干什么?!”

许姝茵却仿佛没看到她的怒目而视,微笑起来,笑着笑着就流下眼泪来。

她满脸哀色:“对不起,父亲要我这样做,不这样做,他就会把姨娘给烧死!她腹中还有三个月大的胎儿……”

风卿婈面色一变。

忽然窗户被人打开,方才那个小丫鬟惨白着一张脸,扔进来一个火折子!

火折子触碰到油上,噌地窜起三丈高的火花。

风卿婈急忙后退一步,这才看到四面八方都被泼了点点滴滴的油,暗暗心惊,方才她竟是大意了!

由此,她才想起风夫人的计策。

什么谣传,什么许姝茵落水,一切都是迷惑她的视线的障眼法。

唯有此刻才是真的,风夫人利用许枫父女,竟然是对她下了杀招!

顷刻间,火苗点燃了窗帘屏风,席卷一切,房门窗户均被人从外面给锁死了!

风夫人果然有备而来,铁了心要烧死她!

灼热的火光扑面而来,风卿婈迅速后退,在再慢一步,皮肤就要被烫掉一层!

浓烟呛得身后的许姝茵咳得翻天覆地,她不知道从哪儿拿来的,手里居然提着满满的一桶油!

风卿婈扭头看到这一幕,吓得眼皮狠狠一跳。

她阔步过去劈手夺掉那桶油,声嘶力竭:“你疯了!你想要烧死自己?”

“我早就想死了,在失去贞洁那一日!在家里的每一天!在方才池塘里!可是你却救了我!本来我不想拉你一起死的……”

风卿婈在贺宴上的频频张望让许姝茵心生愧意,她并不想要害死一条活生生的命!

压力和煎熬之下,她跳下了池塘准备一死了之,可是风卿婈却救了她!

之后,父亲看出了她的意图和犹豫不忍,用姨娘来威胁她。

那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她不能不顾啊……

风卿婈从她字里行间猜测到了整件事情的脉络,心中满是冷怒。

她拧住许姝茵的胳膊。

“你如此死了,不是正便宜了那些人吗?我告诉你,害你被王元端糟蹋的就是我那在外人面前慈眉善目的祖母!你一死,她便高枕无忧再也不用担忧东窗事发了!还有逼迫你害死我的人,你以为,你我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能为你母亲与腹中胎儿求得一个安稳的未来?”

许姝茵唇瓣颤抖,死死盯着风卿婈。

“许姝茵,你错了!我是未来的玄王妃,是皇上轻封的郡主,有功之人!你如今烧死我,皇上的雷霆之怒压下来,你觉得你父亲会将谁给退出去抵罪?”

许姝茵被浓烟呛得发红的眼睛大瞪,风卿婈的话将她刺激到了,她有些疯魔地扭头:”不,不可能!父亲答应我了,只要我杀了你,外人就会以为我失去贞洁寻死不成将怒气牵引在你身上,拉着你一起死了!与旁人无关!皇上就算追究起来,他也是第一个遭殃,我母亲只是个妾,不会算到她头上的,父亲说会护住我姨娘的!不可能!”

“怎么可能?你未免高估了你父亲!”

风卿婈冷冷一笑:“害你失去贞洁的人不是我。为何他要你杀死我?无非是他与他人做了交易,许诺了他天大的好处,只要你成功杀死我,他就将你母亲推出去顶罪,而他自己,自有那幕后之人来保全,将来升官发财平步青云!!这次被降职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波折而已。”

许姝茵听着风卿婈说完,脸上满是茫然与凄苦。

原来她竟然成为了父亲仕途路上的垫脚石!

“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快走!”风卿婈抓着许姝茵冰凉的细腕就要走。

许姝茵却是两行清泪落下来,摇头道:“晚了,那杯茶里下了迷药,我们都走不了了,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许姝茵眼前一阵眩晕袭来,陡然往前倒去,慌乱中扶了一把前面的香炉。

香炉被火烧的发红,呲呲一声,细嫩的手被烫掉了一层皮。

”啊!”

疼痛让许姝茵清醒了几分。

风卿婈手疾眼快扶住摇摇欲坠的许姝茵。

还好,她留了个心眼没喝那杯茶,否则今日真是要交代在这儿了。

火舌肆虐整个房间,二人被逼到角落里,风卿婈目光落在窗户上,估算她带许姝茵冲出去的成算有多大。

只要有一分可能,她都不会坐以待毙。

打定主意,风卿婈抓住许姝茵就要冲过去,忽然一根房梁掉了下来,挡住了她们的路!

粗壮的房梁砸在地上,火花迸射到两人裙摆上,烧了起来。

许姝茵脸色苍白如纸,看着替她扑火的风卿婈,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迷药药效渐渐发作,她今日是走不出去了。

眼见头顶的半截房梁摇摇欲坠,她忽然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风卿婈:“你是个好人,怪我心思简单,上了别人的当,你别管我了!”

风卿婈错不及防被推了一大步,那根房梁劈头盖脸砸下来。

“嘭!”

火花四射,将二人给隔绝开来。

“许姝茵!“风卿婈抿唇。

隔着烟雾缭绕,许姝茵双目凄然地看着她。

又一根房梁落下来,砸到她后背上。

许姝茵猛地吐出一口血来,倒在了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风卿婈瞪大眼睛,热浪扑面而来,地面都被烧的发红,灼热从脚掌心传来。

再站下去,她不被砸死也会被活生生烤熟!

风卿婈掩去眸中的悲怒,身姿如燕,跳上房梁。

这根房梁被火烧的发黑,也不是久待之地,她一跳起来便不堪重负,摇摇欲坠了起来。

底下到处都是火,浓郁的火舌在她下方跳跃扑腾,像是一只要将她拉入地狱深渊的手。

在门窗都被人紧闭的情况下,她想要逃出去,至少得脱一层皮才行。

风卿婈心内横生一股不妙,她皱起眉来。

忽然浓烟滚滚中,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火光弥漫中,那身影义无反顾地冲了进来。

风卿婈脚下的房梁松动,她马上跳了下去,双脚一触碰到地面上,脚底骤然冒烟,浓烈的灼烫感传来。

风卿婈倒吸一口冷气,下一瞬,一只手横来,她被人拦腰抱起!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