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二人转身闯入滚滚浓烟中,热浪扑面而来。

风卿婈的头被对方摁进怀里,于滚滚火海中谋得一席清凉之处。

这样紧迫的时刻,风卿婈居然听到了他强烈的心跳声。

噗通!噗通……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不过转瞬间。

二人从火海里出来,坠入冰凉的水中。

清凉感瞬间涌入四肢百骸,将风卿婈包围住,她顾不得自己急忙去看北冥翊。

他却陡地抬起袖子挡住了脸。

不染纤尘的白衣被烧成了黑色,破破烂烂地挂在发黑的胳膊上,脸上定然也不会幸免于难。

那么大的火,他居然就如此莽撞地冲了进来。

风卿婈又是气又是急,担心这傻小子被烧伤了,去拽他的手,却是怎么都拽不开。

就在这时,岸上尖叫四起。

“啊啊啊,厢房着火了!”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啊!”

不过片刻,凌乱的脚步声响起。

风卿婈听着这些脚步声,心里横生一股怒意。

厢房不是偏僻之地,今日是贺宴,她不相信没有人看到着火,到了这会儿才去救火。

风夫人真是好狠的心!

想起许姝茵那张绝望地面孔,她心中一怒,握紧了拳头。

她的袖子被人拽了拽,风卿婈回头,北冥翊给她打了个手势,捂着脸往底下游去,如鱼般悄无声息地离去。

一个懦弱无能的废物太子,自然没有救人的能力。

今时今日,还不能让人知道是他闯入火海救她的。

风卿婈明白他的心思。

谁也没有想到,好端端的贺宴,居然会着火。

火势迅猛,等到尚书府的下人们把火扑灭后,好几间厢房被烧成了黑灰。

风夫人暗暗压制住心内的喜悦,面上一副惊恐至极的样子:“好端端的怎么会着火,都有谁在里面?”

“郡主和许小姐在里面换衣服!”

“什么?”风夫人不可置信。

片刻后,尚书府的下人们从里面抬出一具被烧得发黑的躯体。

“夫人……”

不少人吓得面色发白。

风夫人看了一眼那面目全非的躯干,整个人软了下来,幸而被身旁同样面色悲戚的风云瑶扶了一把,才算没有跌倒。

“怎么会这样,好端端的怎么会如此!”

“夫人,这个丫鬟鬼鬼祟祟,手上还有油渍!”

尚书府的下人将一个粉衣小丫鬟推了出去,那丫鬟脸被薰得发黑,整个人害怕的发抖。

仔细一看,她手上的确是沾染了不少油渍。

“好大胆的丫鬟,给我如实招来是怎么回事!”风夫人嗓音凌厉。

小婵被人推到地上。

才十三四岁的小丫鬟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吓傻了,将自己知道的倒豆子般倒了出来。

“不是我……是小姐!小姐吩咐奴婢的,小姐怨恨因昭华郡主她的贞洁才会被毁,早就存了寻死的心思,只是被人看得紧找不到机会。今日……却是一把火点燃,拉着昭华郡主去赴死了!”

“奴婢是听小姐的吩咐的,不关奴婢的事儿啊!”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没有想到那看似柔弱的许姝茵竟然如此决然,有拉着人一起死的勇气!

不过,仔细想来也是情有可原。

许姝茵失贞一事因风卿婈而起,如今风卿婈成为有功之人,封为昭华郡主荣耀无双,人生之路一派坦荡。

而许姝茵不仅被夫家退婚,余生之路成为一个走到哪儿都会被人指指点点的污点。

这样大的落差,是个人都会产生怨恨的心理……

“所以昭华郡主也被烧死了?”

“自然是的,她与许姝茵共处一室,自然是被烧死了,也许这具躯壳就是她的。”

“可怜啊!”

“卿婈啊,你死得好惨!”风东庭听完来龙去脉,扑到地上,肥胖的脸上满是哀伤:“你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何要遭此横祸!”

“这个许姝茵,她居然如此狠辣!”

众人唏嘘不已。

谁也没有想到,风卿婈居然会就此丧了命。

“这个丫鬟真是该死!”风夫人狠狠指着小婵说。

一道身影忽然走上前来,将小婵一脚踹到地上:“小姐郁郁寡欢不懂事,你居然也助纣为虐做下如此错事,真是该死!”

许枫满脸恼怒,让人将小婵给拉下去勒死。

不过一个罪大恶极的丫鬟,死了就死了,谁也没有出声阻拦。

许与风夫人相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浮于表面的哀伤之下的丝丝兴意。

心中的心头大患,终于剔除了!

“慢着!”

一道伶俐的嗓音忽然响起。

众人诧异扭头,一个个犹如见了鬼一样瞪大眼睛。

只见方才谁也没有注意到的平静池塘内圈起整整涟漪,风卿婈的头从水里冒出来。

“风风风风卿婈!”

最先尖叫的是风元吉:“你不是死了吗?”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从火海中逃了出来,大难不死。”

风卿婈面色透着一丝寡淡,她爬上了岸,浑身湿透,姣好的身材曲线显露无余。

北冥玄眼皮一跳,脸上的复杂表情转为难看。

他脱下自己的披风递给风卿婈,却有一只手更快地将衣服披到风卿婈肩头。

明玉冲北冥玄微微屈膝:“玄王爷您当心自己凉了。”

北冥玄当众被拂了面子,面色有点难看,他低眉看着风卿婈发白的面色,问:“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风卿陵神色冷淡:“有人想要害我,我大难不死跑了出来。”

她身上的衣衫被火烧得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众人便知她所说不假。

她可真是命大,这样的火海都能跑出来。

风夫人太阳穴在突突跳动,眼底是抑制不住的阴翳。

这个风卿陵是什么打不死的小强吗,这么大的火!这么万无一失的计划!居然还没能将她烧死!

难道这个风卿陵是老天专门派来克她的?

莫非她真不是风卿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蹄子的对手?

风夫人尖锐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留下血印犹然不知。

四十多年来,风夫人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

她不惜进宫求太后,让太后给许枫提示,这般费心费力的谋划了这一出。

到头来,风卿婈居然毫发未损?!

想到自己信誓旦旦的给女儿的保证,风夫人便面色难看。

风云瑶面色铁青,也是对自己的母亲产生了浓浓的质疑。

母亲不是说让不会让风卿婈活着看到这个贺宴结束么,为何……

“太好了太好了,卿婈你没事就好,吓死为父了。”最先打破僵局的,是风东庭。

风卿陵看着那一张肥肉颤颤的笑脸,只觉得很可笑。

风夫人动作不断,风东庭与她是夫妻,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今却如此作出如此姿态。

这个人,真是烂到骨子了。

她眸中划过一抹嫌恶鄙夷。

“许姝茵居然心思如此毒辣。”众目睽睽之下,风夫人强迫自己从挫败中恢复过来。。

风夫人高傲倔强了一辈子,不是个服输的。

她告诉自己,留得江山在,不怕没柴烧。

风卿陵,还有的是机会收拾。

她走过去抓住风卿陵冰凉的手,十分庆幸地说:“你没事就太好了。”

“夫人,许姝茵并非是害我的人,她临死之前告诉了我一些事情。”风卿婈抬起眼皮,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浮起一层冷意:“有人逼迫她烧死我,佯装成是她复仇心切拉我去死的假象!”

这句话犹如珠玉坠盘,字字清晰无比,字字如刀,毫不犹豫地戳向心怀鬼胎之人!

现场一片寂静。

风夫人面庞发白,死死地扣住手绢,她在极力掩饰,但那眼底之间的懊恼和阴翳却还是从神态里显露了出来。

“是吗?可是许姝茵的丫鬟都已经招了……”

“既然有人逼迫许姝茵烧死我,逼迫她的一个丫鬟又有什么不敢的?”

风卿婈微眯起眼睛,眸光一转,犹如利剑般落到许枫脸上:“你说是吧,许副统领?”

许枫不比风夫人功力深厚,闻言,脸上的阴翳已经显露无疑。

他看着风卿婈,恨不得将她给撕碎。

这个人,也是烂到了骨子里了!

攀附权贵,为了做权贵的一只狗,不惜逼死自己的女儿!

当初真是瞎了眼了,居然将这么一个人给提携上来,他就应该一辈子当一个前途无望的火头兵。

想起许姝茵临死之前绝望的眼神,风卿婈内心涌起一股冷怒,满满的都是悔不当初。

她目如深潭,划过每一张脸,最后定在了风老太脸上。

害她的人!害许姝茵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尤其是害得许姝茵如此的始作俑者,她绝不轻饶!

一瞬,风卿婈眼中的锋利犹如出鞘的利剑,雪亮摄人。

风老太对上风卿婈眼神,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终究是风老太心理不够强大,她在风卿婈注释下,忍不住皱眉:“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逼迫许姝茵来害的你。”

“不是你,可却是你害了许姝茵失了贞!”

在场的宾客们有一半都是上次风老太寿宴上在场的人,就算不在场,这件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大家对个中细节也都是听说过的。

风卿婈一语激起了千层浪,现场众人皆是露出惊疑的神色。

上次害许姝茵失贞的人不是一个老嬷嬷吗,莫非此事还有隐情?

风老太面色一变,怒道:“风卿婈,我好歹是你祖母,哪怕你如今贵为郡主,我也是你的祖母不假!你居然敢如此血口喷人!”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