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东庭脸上的慌乱不比风老太少多少。

要是今日风老太真被确认了是害人失贞的元凶,被下入大牢。

有了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母亲在,他的仕途第一个受影响!

风东庭叹了一口气,用哀求的眼神看向风卿婈:“卿婈,今日是你的贺宴,你何必闹得大家都不好看呢?”

虽有哀求,话里话外却也有指责之意。

“并非我要如此,而是有些人不想要我安生……而且是不是我在闹,只要打开那匣子一看便知。”

风卿婈语气淡淡,透着些不耐烦:“还有,事关一条人命,用区区“闹”字来形容,未免过于凉薄了。”

风东庭一噎,没想到情急之中会落这么大一个话柄,他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风夫人。

风夫人直接视而不见。

风东庭用袖子擦去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水,不再说话。

平阳长公主面露不耐,说:“太子以为此事该如何?”

北冥翊摇着手里的山水墨画玉柄扇,清湛的眸光里浮起丝丝缕缕的笑意。

他温和道:“既然昭华郡主将证据摆放到台面上来,我们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这背后,可是许大小姐的一条命呢……”

这话与平阳长公主的话不谋而合,平阳长公主充满天家威严的眼神投向风老太:“既然如此,就请风家老太太用钥匙打开匣子一看。”

风老太神情呆呆的,一双眸子里死水无波,对平阳长公主的命令竟也恍若未闻。

这番姿态更加坐实了风卿婈的话。

这匣子里定然有见不得人的东西。

众人看向风老太的眼神十分耐人寻味。

“本宫以长公主的命令,要求你打开匣子!”

纵是平阳长公主好性儿,此刻也充满了不耐烦,她皱着眉头冷冷开口,命令意味十足。

风东庭只觉得头顶的压力千金重,烈日炎炎下,他的衣衫已经被打湿了不止一层。

这是一种没有止境的煎熬。

他很清楚,现在死皮赖脸不打开匣子,反而更令人生疑,就姑且……

反正一切都是母亲咎由自取的!

风东庭咬了咬牙,低声道:“母亲,这么多人都等着呢,您就打开匣子让大家一看究竟吧,你……”

事已至此,再装傻充愣非上策,如今只能放弃风老太了,就怕不要太牵连到尚书府。

风老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没想到最危急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居然要把她推出去!

她唇瓣颤抖,面若死灰地从脖子里取下钥匙丢给风卿婈,整个人汗流如注,犹如从水里被捞了上来一般。

“咔嚓!”

随着风卿婈转动那把精巧的钥匙,匣子被她打开。

那五寸大小的匣子里,除了几张地契,就有一包粉末状的东西。

一打开,一股子奇香涌上众人鼻端。

王太医面色大变,连忙捂住鼻子,道:“快快收起来,这便是魅色的引子!”

他刚才可是闻了那魅香,此刻再闻到这引子,自然惊恐万分,生怕中招。

这魅色也果真是不负它的盛名,王太医不过吸入了一点,转瞬间,面色浮起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来人,还不快将王太医带下去给他解药!”北冥玄面色沉冷难看。

王太医被人踉踉跄跄地带了下去,行为举止异常。

众人看在眼里,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药效可真厉害,不过是吸入微末,便令素日古板端严的老太医难以自持到了这个地步,只怕是药解了之后,王太医好一段时间都没脸出来见人了。

而王太医如此直观的行为,更是向众人解释了那匣子里的东西并非虚构。

一时间,所有厌恶鄙夷的目光齐聚在风老太面上。

风老太面如死灰,一个不慎瘫软在地上,也无人敢上前拉她起来。

平阳长公主厌烦地说:“去报官。”

官府的人上门上的很快,来得是最高头领金兆府尹。

平阳长公主、太子殿下、玄王殿下等京城众多权贵齐聚一堂。

皇城卫副统领的长女放火烧死了自己,堂堂礼部尚书之母蓄意下药害自己亲孙女,事关圣上亲封的昭华郡主……

这如此多剪不乱理还乱的事儿参杂在一起,京兆府尹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而他不仅避不开,还是得拖着肥胖的身子飞速上门去处理这些事情。

京兆府尹烦闷的挥了挥手,五花大绑的风老太被衙役带走了。

平阳长公主眸光淡淡:“此事事关昭华郡主,望府尹尽力审批。”

京兆府尹用官府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连连点头告退,路过风卿婈的时候,格外恭敬。

他可没忘记,这位郡主前不久可是在他的命令下挨了整整十鞭。

若是她不记仇还好,若是记仇……

京兆府尹叹息一声,不再多加耽搁,迅速回了京兆府审问。

风老太一开始仗着自己是尚书老母嘴硬得跟死鸭子一样,只一个劲儿叫道自己是被冤枉的。

京兆府见她不识好歹,便让师爷带她到衙门刑法处观看一番。

结果,人是站着进去的,被抬着出来的!

京兆府尹行事迅速,贺宴结束之时,风老太将一切都招供了下来。

“这世上当真有如此不明是非心狠手辣的恶毒妇人!”平阳长公主气得七窍生烟,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待我进宫去,得将此事好好说于太后听!”

“你且放心,你受的委屈,自然会有一个公道给你。”

平阳长公主拍拍风卿婈的手,上了轿撵。

她微愠的嗓音从轿子里传来:“不必回公主府,直接进宫!”

“恭送长公主!”

有平阳长公主的话在此,众人就知道风老太这回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有人忧愁有人喜,每个人面上神色都不一样。

贺宴落幕,权贵们相继离去,尚书府里的宾客们散了一大半。

风卿婈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全,今日又从火海里走了一遭,难免有些疲惫。

她带着两丫鬟离了席。

“风大小姐好手段。”

经过那坐假山时,戏谑的嗓音突然传来,一道紫色的身影从假山深处缓缓走来。

居然是永宁帝的第四子,麟王。

风卿婈眸子里有讶异一闪而逝,她屈膝行礼:“麟王殿下。”

麟王长得很奇特,他很白,有些病态的白,似乎是从未见过太阳,越显那双宽宽的双眼皮褶皱下的眼睛过分的大,漆黑如古井般,莫名渗人。

北冥家人是没有丑人的,北冥翊那样的是凤毛菱角,多的是北冥玄那样意气风发的美男子。

这麟王是个异类。

说他不好看,倒也是个美男子。

说他好看,又觉得有些违和……

麟王走过来,伸手来扶她:“你如今可是有功之人,不必多礼。”

看着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她眼皮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避开:“多谢麟王。”

麟王收回伸出来的手,并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漆黑的瞳孔里透出些许阴冷。

他把玩着自己同样惨白的手指,慢悠悠道:“如今封了郡主,倒是跟我生疏了,从前可不见你如此。”

这话说得暧昧又渗人。

荷儿偷偷扯了扯风卿婈袖子,害怕的快要哭了。

风卿婈神情自若:“麟王何出此言,我与你从前并无相交。”

她嗓音寡淡疏离:“我还有事,告退。”

“呵!”

凉薄的冷嗤声从麟王喉中发出,他挪步挡住了风卿婈的去路。

他身材高大,将她的去路挡得密不透风。

风卿婈暗骂一声神经病,抬起眼皮盯着麟王:“殿下还有何贵干?”

麟王侧过身,抬手一指荷儿和明玉:“你,还有你,回去,我跟你们家郡主叙叙旧。”

“郡主……”两个丫鬟神色紧张地看向风卿婈。

风卿婈挥了挥手,示意二人照办。

待两个丫鬟离开,麟王忽然靠近风卿婈,抬手挑起她的下巴,逼迫风卿婈看他:“都敢不认识本王了,谁给你的胆子?”

若不是原主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北冥麟这号人物,就他这娴熟的语气,风卿婈真要认为二人相识了。

下巴上冰冷的触感让风卿婈心中一恼,她抬手便打掉,冷冷道:“麟王殿下大名鼎鼎,自然无人不敢不识你,让开!”

麟王那双的大得出奇的眼睛微微眯起,最终还是侧开身子。

风卿婈从他身前走过,麟王那阴测测的眸光如同蛇信一样黏在她身上,让风卿婈浑身都不舒服。

送风老太进衙门的好心情,全被这个麟王给破坏了。

她拧着眉头,到了英落苑,开口第一句就是问:“荷儿,我和那个麟王从前认识?”

“郡主,您是第一次见麟王,奴婢也是。”荷儿一张讨喜的包子脸皱成一团:“那个麟王感觉好可怕的样子……”

明玉也点头说:“坊间传闻麟王残酷毒辣,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对,那个麟王光是看面相就很可怕,今日他怎么会找郡主你来?“荷儿担忧问。

“不怕,你家郡主什么牛神鬼都不怕。”风卿婈嘴角扯起一抹笑,弧度不屑。

一个小小麟王,当年她跟着他爹冲锋陷阵抢江山的时候,他还在娘胎里呢!

在她面前搞鬼……还嫩了一点!

荷儿心里还是有点担忧,但一想起连老太太都被郡主给扳倒了,又对自家郡主充满了信心。

荷儿脸上又充满了笑意:“郡主,今天贺宴被老太太给弄得没好好吃饭,奴婢下厨做几个拿手好菜,咋们再好好庆祝一下。”

“行。”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