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这厢英落苑里有多喜气洋洋,那厢宾客散尽后的风家正堂就有多死气沉沉。

风东庭苦着一张脸,眼巴巴地看着风夫人:“夫人,京兆府尹一向与相府交好,你能不能去跟大哥求求情,让他去京兆府走一趟?”

风夫人抿唇不语,表情为难。

风东庭也知道婆媳二人之间有矛盾。

风夫人对风老太有心结,现在让她毫无芥蒂地去给风老太求情,也确实是难为人了。

可是八十老母在狱中,他若是不顾,就是有违孝道,会被人戳脊梁骨骂的。

“夫人,算是我求你了。”

风夫人看着风东庭,沉思片刻,眼中闪过意味不明的神色:“行,我去相府找大哥。”

“多谢夫人!”

风东庭松了一口气,只要魏峥出手,老太太的牢狱之灾是免了的。

他喜得马上让人将连忙准备了轿子,送风夫人去相府。

相府。

风夫人直奔书房而去,到了书房外面,停下步伐,让人去通报。

书房重地,大哥一向讨厌旁人进入。

即使是身为亲妹子的风夫人,没有魏峥的允许,她也不敢贸然进去。

须臾,书房外的湘妃竹帘被人挑开。

魏峥从内里走了出来,松散的墨色织锦下摆随着步伐微微翻动。

一只祥云飞鹤若隐若现,栩栩如生,与他青松玉竹般的气蕴十分贴合。

风夫人眼睛一亮:“大哥。”

魏峥走到一旁的紫檀木竹藤椅上坐下,示意下人上茶来,也没有询问风夫人来做什么。

风夫人皱着眉说:“大哥,我此番来,是有事相求。”

“与你们家老太太有关?”

大哥向来有一颗料事如神的心,风夫人并不意外,点了点头:“风东庭想救他母亲出来。”

魏峥抬起青釉茶壶往杯里倒茶,渺渺茶香顿时充盈在空气里。

他缓缓地说:“倒也不是难事,只要许枫那边不追究就可。”

许枫那人一向唯大哥马首是瞻,此事十有**是能成。

“可是……”风夫人上挑的眸子里浮起一丝阴翳:“那老太太平日那般对我,我毫无芥蒂地救她出来,岂非太便宜她了!”

“就算是要让她免受牢狱之灾,我也必然要她吃一番苦头才行!”

风夫人咬牙切齿。

魏峥抬起眸子,茶气氤氲中,他眸子里的神色分外淡薄:“何必如此,若真论起来,你可是欠着风东庭许多事。”

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听得风夫人心惊肉跳。

她柳眉倒竖,顾不得仪容急急道:“大哥,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不要再提那些事情了!”

魏峥神色淡淡。

“我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你究竟帮不帮我!”

妹妹如今是越来越心浮气躁了,魏峥一叹,有些无奈道:“帮。”

“我就知道,大哥最是疼我了!”

下午时分,风夫人尚未回到尚书府,就有风老太的消息传来。

“有平阳长公主的上报,此事连皇上都震怒了,可那苦主许枫,居然上言求皇上赦免老太太,他言辞诚恳说‘小女命薄,遭此横祸也不单单是风老太的缘故……‘’一番言论下来,朝中竟然有许多人为风老太求情。”

明玉低垂着眉眼,将听来的消息一一说给风卿婈听。

荷儿听得瞠目结舌:“那后来呢!皇上有没有答应赦免老太太?”

“自然是赦免了,这件事情说起来,风老太虽然有害人的因素,可她想要害的是我,并非许姝茵,许姝茵也并非因她而死。”风卿婈眯起眸子,神色平淡。

荷儿求证般地看向明玉,明玉点了点头。

“这怎么行!”

荷儿一张包子脸顿时垮了下去:“郡主废了多大力才把老太太送进去,老太太作恶多端!京兆府那边岂能如此重拿轻放。”

明玉也是拧着眉看向风卿婈,却见她眉眼淡然,丝毫不见焦躁之意,不由在心中更加佩服起来。

“郡主,这老太太非善类,若是让她脱了身,再想对付她,就麻烦了……”

风卿婈看着两个丫鬟面色惶惶的样子,轻轻一笑。

荷儿皱眉:“郡主,都这样了你还能笑得出来!奴婢可不想老太太再出来害你!”

风卿婈止住笑意:“稍安勿躁,风老太的仇敌不止我一个,这事儿,会有人替我们出手。”

荷儿懵然:“谁?”

明玉若有所思:“郡主的意思是夫人会出手?”

“怎么可能呢?老太太被赦免,就是夫人去求了魏相的。”荷儿觉得这有点自相矛盾。

“是与不是,我们拭目以待。”

两日后,奄奄一息的风老太被风东庭接回来。

老太太被人从担架上抬着进来。

眼窝深陷,整个人瘦成一具骨架,薄薄的一层皮肉包在脸上,犹如一具骷髅骨,让人一看便觉得毛骨悚然。

风夫人远远看着,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这些日子来,风老太给她受的气,才算疏散了不少。

待老太太都担架走近,风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睛,关切的走到风老太跟前,皱眉:“娘,这才几日,你怎么会成这般模样?”

“祖母!”

风云瑶亦随着她娘,跪倒在风老太跟前。

风老太发着高烧,一双格外大的眼珠子咕噜噜地转过来,落到风夫人面上。

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嗓音,却是口齿不清,不知在说什么。

风夫人的一颗心愈发放松,面上却满是怒意:“娘?你怎么啦,为何不能开口说话了?”

“京兆府的人说,娘是一时受惊,才会如此。”

风夫人说着撩起盖在老太太身上的被子,不由倒吸一口气。

只见老太太膝盖,臀部,腰背等几处都血肉模糊!

可见受了不少酷刑。

“怎么回事?怎么还让人施刑了?京兆府那群人明明答应了我哥哥,居然还敢如此阳奉阴违!我这就去找大哥!”

风夫人盛气凌人气势汹汹,看起来真是一个为了婆母而义愤填膺的架势。

风东庭急忙拦住风夫人,感激道:“进了京兆府大牢,不死也得脱层皮。算啦夫人,不必再麻烦大哥了,这回若不是大哥,母亲只怕还出不来”

风东庭叹息一声,让人把风老太往荣静堂送去。

风夫人看着风东庭背影,脸上的怒意转换为不屑。

她也不过就那么一说,以风东庭的胆小,谅他也不敢再去和人叫板。

这件事,就会如此不了了之。

风夫人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尚书府的空气也在这一刻变得清新起来。

从此以后,老太太就沦为了一个躺在床上的废物,再也不能给她使绊子了!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风卿婈幽幽笑了。

荷儿皱眉问:“看夫人似乎很担心老太太的样子,真是她让人把老太太变成这样子的吗?”

“荷儿还是太单纯了。”风卿婈转身,边往回走边摇头:“咱们这位风夫人,最是擅长演戏了。”

她眸光落到荷儿脸上:“且看以后。”

风老太的高烧有惊无险地退去,却在京兆府大牢内伤了声带和四肢,说不出话来也动不了身。

风东庭为她找遍了名医,都是束手无策。

往后,那个不可一世,在尚书府里兴风作浪的风老太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荣静堂里一具只会吃喝拉撒的废人。

风老太年轻时也算是个泼辣人物,谁能想到她的下场竟然是如此凄苦。

不过也正是风老太从前太过强势泼辣,偌大的尚书府里倒是没有几个人对她的遭遇心生怜悯。

由于赦免了风老太,平阳长公主与永宁帝心有愧疚,便赐来诸多赏赐,不乏奇珍异宝。

英落苑中。

风卿婈把玩着一株红珊瑚,那颗珊瑚遍体通红,在明阳照射下散发出斑驳红光,是上好的佳品。

明玉从苑外走来,递来一封书信:“郡主,是玄王殿下府里的人送来的。”

“荷儿,把这些东西都放到库房锁起来。”风卿婈将珊瑚放到荷儿怀里,拿过书信。

看着看着,唇角不由扯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这封信是废了心思的。

信纸是淡淡地浅粉色,微风拂来,有桃花香味涌入鼻端,令人陶醉。

若风卿婈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只怕真会为北冥玄这番心思给弄得心情摇晃。

信的内容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北冥玄约她去外游玩。

“郡主,明日去不去?”

风卿婈收起信封,唇瓣的讥讽加深:“自然是要去的。”

次日,风卿婈换了一身衣服,带上幂篱往外走去,早有北冥玄派来的马车停在府外,风卿婈被明玉搀扶着走上马车。

尚书府里的丫鬟见了这一幕,此事在尚书府里传开。

风云瑶刚走到假山外,就听里面传来几个偷懒丫鬟的窃窃私语。

“你们看到了吗,今儿上午玄王府的马车接走了大小姐。”

“你看错了吧,玄王从前不是没派马车来咱们府里接人,从来都是接二小姐的,哪里有大小姐什么事!”

“就是,众所周知,玄王殿下心悦咱们二小姐,要不是和大小姐有那一纸婚约束缚着,这会儿二小姐早就是玄王府的主人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