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加大难度的结果就是,北冥灵握弓瞄靶时,她眼前是数个红吞吞的苹果被吊在半空,左右摇晃不定。

北冥灵握紧弓,眼中浮现一丝凝重,她单眼瞄准一只苹果,放手。

利箭纵横而去,穿透红吞吞的苹果!

北冥灵擦掉额头上的汗珠,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她回头看风卿婈,想要从她脸上看出一丝退缩。

可是北冥灵注定要失望了。

风卿婈不仅没有退缩,嘴角还挂着一丝玩味的笑。

在众目睽睽中,她提箭瞄准左右不定的苹果,锐利的箭头闪着银光,却是久久不放箭。

她这是退缩了?

北冥灵冷哼一声:“风卿婈,你若是不会,就不要逞强,本公主自小练习箭术,你输给本公主,不见得有多丢……”

就在刹那间,风卿婈突然放箭!

北冥灵余下的话在众人的惊呼中戛然而止。

众人目光直直落在那被利箭穿透而留下孔的苹果,正泛着明晃晃的光。

不是一个。

而是一个两个三个………五六七八个!

整整八个苹果!

众人这才明白为何方才风卿婈蹉跎那么长时间了,她在找准这些苹果排成一排的时候,才射箭的。

这其中,考验的不止是箭术,还是耐力,心力,臂力和眼力!

整个厅中鸦雀无声。

“太子果然慧眼识人。”平阳长公主笑着说,她也没觉得风卿婈会赢,只怕在场的人都没对风卿婈抱有信心。

唯独太子一人,方才语气那么坚定的说风卿婈会赢。

北冥翊对这话不置可否,他的眼底有些狂热。

如果眼前的风卿婈真是她,这点东西对她而言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在场之人没看到过她当年百步穿杨,箭无虚发的惊鸿身姿,也难怪如此大惊小怪。

北冥玄听了长公主的话,目光从光芒万丈的风卿婈身上挪到了北冥翊身上,眼神微沉。

风卿婈果然放荡,容貌生得那么丑,还引得太子对她另眼相看!

“灵儿?可要再比?”

平阳长公主看风卿婈的眸子里满是欣赏,也实在不想自己不知人外有人的侄女,被风卿婈按在地上摩擦,才出声问。

每人本是预备了三只羽箭,可实力悬殊在第二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

实在是没有再比下去的必要,若要比,也是北冥灵自取其辱罢了。

北冥灵自问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侮辱,她蓦然红了眼眶,极为恼怒地看了一眼风卿婈,挥袖离开。

风卿婈知道自己这回是得罪了这位三公主了。

可那又如何?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她难道会怕一个小丫头片子不成?

想当年,她风卿婈随她老子征战沙场的时候,北冥灵还不知道在哪里等着投胎呢。

啧!

下首,一名身材宽厚的大人目光掠过去而复返的风东庭夫妇,道:“风尚书和风夫人教女有方啊。”

风夫人没想到今日不仅风云瑶的形象崩塌了,连自己苦心多年才将风卿婈描绘成的无能草包形象,如今也一朝就崩塌了!

风夫人的心在抽搐,还得扯着僵硬的脸,露出一个微笑来:“也是卿婈在这两项上有天分。”

言外之意——她也就只会这两项而已。

风东庭也连连点头:“是是是,我们家婈儿自小聪明绝顶……“看到风夫人在桌下绞着手绢的手,又话锋一转:“多亏了我夫人贤良,对婈儿如同己出,费心培养她才有今天。”

不少人纷纷赞叹起风夫人的大度贤良来。

风卿婈看着这一幕,杏眸中划过一抹鄙夷。

她步子不经意间走到台阶边缘,身姿突然一晃,毫无征兆地摔下了台阶!

她摔得很有技巧。

别人看来是摔得够狠,然则风卿婈身上却没磕到哪儿,只是肩头上的伤口轻轻裂开,渲染出触目惊心的血来。

北冥翊倏然站起来,平阳长公主紧随其后:”怎么回事?怎么还出血了,快!传王太医来!”

风夫人与风东庭相视一眼,均是一脸焦急的跑上去阻拦:“不用不用,我们婈儿身子弱,回去再看也无妨。”

说着,就要拉风卿婈起来,风卿婈惨白着脸,十分“虚弱”地倒在地上,任由风东庭死拉活拽也起不来。

风东庭顶着风夫人责备的目光,额头上汗液密密麻麻的渗出来。

“还是传王太医来吧。”

北冥翊眯着眼睛道:“孤看风大小姐虚得很。”

太子一声令下,谁也不敢再有所行动了。

须臾,白发苍苍的王太医才提着药箱赶来。

“快,看看风大小姐怎么样了。”平阳长公主道。

王太医当即就拿出一方薄帕放到风卿婈手腕上,细细把脉,脸色却是越来越不好看了,等他把完脉,摇着头说。

“这位小姐体弱身虚到了极致,日积月累地气血不足,体内还有阴邪侵体。肩膀上的伤也没好好的处理,有腐烂之象,今日更是心力交瘁,才会导致昏厥。”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王太医扭头问风卿婈:“风小姐,你是否时常住在无光阴暗的房子里?”

风卿婈点点头,虚弱的开口:“是。”

“是否经常吃不饱?穿不暖?”

“是。”

王太医叹息一声:“好好的孩子,怎么被糟践成这样了啊。”

现场鸦雀无声,数百人都是不可置信的震惊脸。

一个堂堂的尚书府千金,居然吃不饱穿不暖?受到如此折磨?这活的跟一个平民百姓所差无几吧?

不不不,平民百姓也比风大小姐过得好,这简直是比奴仆还不如!

天哪!说出去谁信?!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疯狂往立在场上的风东庭夫妇乱瞄。

之前那位赞风卿婈的大臣冷笑着说:“果真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风大人和风夫人可真是“好心肠”呐!”

在这烈日炎炎下,风东庭夫妇藏在内心深处的一切,被人撕开,显露无疑。

二人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面色煞白的模样,想要狡辩,又无力开口。

王太医乃是御医中的第一人,有着神医之称,他说的话,又怎么可能被反驳?

北冥玄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从来不曾关注过风卿婈,并不知道她过得是这种日子。

而她也从来只是怯生生的跟在自己后面,从来不说什么……

北冥翊的疑惑并不比北冥玄少,他纠结地看着那个虚弱的少女,推翻了刚才的认知——如果这少女是她,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又怎么可能会甘愿受这种苦?

北冥翊一颗沸腾的心渐渐归为满腔疑惑。

“陛下以纯善温良治国,风大人作为礼部尚书,更应该引以为戒才是,怎么能如此糊涂!”

平阳长公主呵斥,脸上的平和也被愠色取代,难怪她觉得风卿婈不似常人的瘦弱,原来如此。

平阳长公主一向温和,少有动怒的时候,眼下显然是气到了极致。

风东庭战战兢兢的跪倒在地:“微臣知错,微臣知错!”

这个蠢货,居然上赶着去承认……

风夫人咬咬牙,只能跟在风东庭身后跪下,压下高昂的头颅道:“臣妇知错。”

平阳长公主气得没搭理这二人,扭头吩咐人:“快将风大小姐扶起来,王太医,你速速跟去,务必调整好风大小姐的身子。”

“微臣遵旨。”

风卿婈这回被侍女轻轻一扶就站了起来,她走到半路,就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不由回头。

与上首的北冥翊四目相对。

北冥翊骨节修长的手握着夜光杯,清湛的瞳光若有所思,手一抬,就将酒饮入口中。

他修长的脖颈微扬,喉结上下滚动,那画面莫名活色生香。

席上的众人纷纷呆住,不由在心中感叹:太子殿下真乃绝色!

北冥翊将滴酒不剩的酒杯放下,众人纷纷称赞起来。

数人中,他清透的眼睛却唯独看向了风卿婈。

风卿婈回过头,边走边想,十年过去了,这小子再也不是当年被她灌了一口烈酒,就疯得满院子跑的小屁孩了。

落日西斜的时候,春日宴结束,被上药包扎好的风卿婈走出牡丹园,又看到了那讨人厌的魏晟。

风卿婈装作没看到,目不斜视地走过去,魏晟的手斜刺里伸来,挡住她的去路。

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他们,都没有上前谴责魏晟的无礼,现在的魏家在朝中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谁也得罪不起。

风卿婈扭头:“魏承郎,有何贵干?”

“今日风大小姐好生厉害,倒是教我刮目相看了。”魏晟似笑非笑。

风卿婈当年在府里舞刀弄枪、弹琴奏乐的时候并不喜欢被人瞧见,所以并不怕被魏晟察觉什么,当然,如果他看穿了之前自己假装摔倒的伎俩,她也不怕。

毕竟没凭没据。

“怎么,魏承郎是替自己外甥女担忧?”

燕晟冷哼一声,那双细长的狐狸眼上上下下打量风卿婈,讥讽的目光最后落在风卿婈左脸上,慢吞吞道:“就你?”

“是啊,就我。”

风卿婈一手扇开魏晟的手,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风夫人缓步走过来,看着离去的马车,眼底里冷意翻滚:“这回真是失策了……”

“要我说,阿姐你何必跟一个不成威胁的人如此计较?要是让大哥知道了,必定得狠狠骂你一顿。”

这些年,风夫人对风卿婈的所作所为魏晟略有耳闻,也不明白风卿婈究竟触动了自家阿姐哪根弦,一见到风卿婈,就想着要除之而后快。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