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就知道这小白花没安好心。

难怪今日如此精心打扮,原来是专程在这里要给北冥玄演这一出戏的。

风卿婈从椅子上站起来,冷笑一声:“红口白牙两嘴一碰就如此污蔑我。风云瑶,你现今就会些这样低级的手段了么?”

“我没有!”风云瑶眼眶发红,像个精致的易碎品一样倚靠着北冥玄,皱眉问:“姐姐,难道我会自己把茶水倒在手上诬陷你吗?”

她楚楚可怜地看向北冥玄:“玄王殿下,您知道瑶儿从小就怕疼,没必要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

北冥玄喉结微微滚动,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不知道该做何决策。

突然想起,方才书房里就风东庭在。

他将视线投向风东庭,询问的意味不言而喻。

风云瑶见状,心里微微发凉。

从前北冥玄对自己的话可是深信不疑的,如今竟然,也开始迟疑了起来……

风卿婈这个贱人,究竟给北冥玄使了什么**汤!

心中又酸又涩,风云瑶对风卿婈的恨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她死死咬着唇瓣,逼得自己泪盈满眶,看起来好不可怜。

“玄王殿下若是不相信瑶儿的话,就尽管问爹爹!”风云瑶一指头指向满脸惶然的风东庭:“爹,方才你可是站在旁边的,你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究竟是我诬陷姐姐,还是姐姐伤害我,你都仔细说出来!”

“瑶儿……你们……”

风东庭唇瓣嗫嚅,眼光在两个女儿身上徘徊。

都是他的骨肉血亲,都是一样的女儿。

刚才他亲眼所见,分明是瑶儿故意将茶水倒在自己手上,来诬陷卿婈的。

自己那个从小温柔可爱善良的女儿,竟然是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风东庭愁眉苦脸地叹息一声。

风云瑶见状,咬了咬牙,眼中有些紧张:“爹,玄王殿下在这儿,你可要好好说。”

闻言,风卿婈眼底却是有丝丝缕缕的讥讽冷笑蔓延了出来。

果不其然,听了风云瑶的话,风东庭狠狠咬了咬牙,将自己身为父亲的良知又一次放弃了。

他点点头:“对,刚才我亲眼所见,就是卿婈把茶水倒在瑶儿手上了。”

风云瑶蓦然松了一口气,泪眼朦胧地看向北冥玄:”玄王殿下,这下你总该相信了吧,并非是姐姐说的那样。”

北冥玄薄唇紧抿,看向风卿婈。

少女满脸的无所谓,眉梢眼角是抹不开的讥讽,就那么看着他们三人,笑容凉薄,将自己与他们隔绝在外。

不知为何,北冥玄心中上涌的怒火倏然间熄了下去,他干巴巴地说:“瑶儿,定然是你理解错了,卿婈不会用这样的手段的,她根本不屑。”

此话一出,三人皆惊。

“什……什么?”

风云瑶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瞪大眼睛:“玄王殿下,您什么意思……莫非就算是有父亲作证,你也还是相信姐姐的话?觉得我与父亲联手起来骗你?”

风卿婈心想可不就是如此。

不过今日的北冥玄倒是让她刮目相看了。

风卿婈以为,北冥玄会坚定不移地相信风云瑶,没想到他居然如此……

倒还是有些脑子的。

“归根结底,还是玄王殿下不相信我是吗?难道我真的会陷害姐姐吗?”

硕大的晶莹泪珠顺着风云瑶面庞滚落下来,风云瑶抽咽着说。

北冥玄看着风云瑶的样子,心有怜惜,怜惜之外又有一层隐隐的烦闷涌上心头。

他生平第一次觉得,风云瑶如此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姿态,与风卿婈相比,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他摇了摇头:“不是。不是说你诬陷卿婈,而是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该如此。”

北冥玄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十分明白了,风云瑶应该适可而止。

可惜风云瑶第一次被北冥玄如此对待,又想起来近日风卿婈与北冥玄的亲密,越发觉得是风卿婈这贱人使了手段把北冥玄给抢走了。

心内巨大的落差之下,没有注意到北冥玄的异样。

她继续不依不饶地扯北冥玄的袖子:“不该什么?难道玄王殿下以为,瑶儿不如姐姐?姐姐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瑶儿就会做那样的事情诬陷姐姐?”

“够了!”

北冥玄心头烦闷越发加深,他推开风云瑶:“瑶儿,我始终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玄王殿下!”风云瑶惊愕地看着他。

“卿婈她如今贵为郡主,是救了朝廷忠良的有功之人,连晏蔺晏老都对她青睐有加想要收她为关门弟子,都被她拒绝了,你觉得她费这些心思来伤害你,图什么?”

是啊,她图什么,就连北冥玄如今她也是信手拈来,只要她想,不日就能入主玄王府。

她做这些,图什么?

风云瑶被问得目瞪口呆。

她唇瓣半开,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要找出一个有力的回答,但不知从何开口。

直到北冥玄拂袖而去,风东庭急急忙忙追上去,她才缓过来。

风云瑶从北冥玄刚才的话里,分析到一个令她觉得晴空霹雳的信息。

那就是……北冥玄现如今已经觉得,风卿婈远在她之上了……

给人泼水烫人这种事儿,只有她会做,她卑鄙她无耻她不择手段!

可风卿婈不一样,她是不屑做这些的!

风云瑶觉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难,她面庞青紫,倒退两步坐到了椅子里。

死死盯住风卿婈,凶狠的眼神吃人似的。

“都是你这个贱人,要不是你,玄王殿下不会对我如此!”

风云瑶歇斯底里地怒吼。

“玄王殿下,你要不要进来看看风云瑶温柔善良之外的另一副面孔,保证你叹为观止。”

风卿婈忽然冲外面道。

风卿婈闻言,脸上的血色尽褪,她急忙撇去愤怒的表情,换上楚楚可怜样:“我没有,姐姐,你不要胡说!”

一边说,一边慌忙地冲过去掀开书房外的门帘,却见只有风东庭面色难辨地站在门口,见了她幽幽叹了一口气。

“玄王殿下呢?”

“早走了。”

风卿婈一声轻笑。

风云瑶才后知后觉自己被风卿婈给耍了,她恼怒地瞪向风卿婈。

“风卿婈!”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蠢!”风卿婈啧啧两声,往外走去,漫不经心的嗓音传来:“以后,就算要对付姐姐我,也麻烦想个高一点的手段,你这种招数,奈何不了我,也取不了北冥玄的信任。”

“你!”

风云瑶想要杀人,想要冲过去撕碎风卿婈。

但是她被风东庭给拦住了。

风东庭冷着脸说:“站住!”

风东庭一向对这个女儿宠爱有加,这还是生平第一次说重话。

奈何风云瑶一向不把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她抿着嘴唇,满脸愤恨地说:“现如今连父亲都要吼我!你们是不是都喜欢风卿婈了?她是郡主她高贵!我就是草芥?”

“不是,瑶儿,你依然是我最喜欢的女儿!”风东庭连忙解释:“只是今日的事情,分明是你的错,你这样无理取闹继续纠缠卿婈,讨不到好!”

“走开!”

风云瑶完全不想听他的话,一把推开风东庭,哭哭啼啼地跑了出去。

风东庭看着她的背影,像是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女儿。

走出不远的风卿婈回头看着风云瑶伤心欲绝地跑出书房,轻笑一声,说:“风东庭对这个女儿可是真好。”

“同样都是女儿,为了她,可以放弃一个父亲的良知,公然帮着她骗人置我不顾,从这方面来说,他倒是真能算得上是个好父亲,可惜……”

她幽幽地叹息一口气。

“假以时日,风东庭若是知道自己疼爱有加的女儿,是别人的,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明玉想了想,说:“也是他应得的。”

“郡主,有件事奴婢一早就想跟你说。”明玉凑近风卿婈:“外面造谣的人不知什么缘故,都被人送进了官府里。”

“哦?”风卿婈略微惊讶:“被送进了官府里?”

明玉点点头说:“也不知是哪位好心之人在暗中帮助我们。”

风卿婈眯起眸子。

一双澄澈的双眸浮现在脑海里,少年倔强地抿着嘴唇,欲言又止,又忽然粲然一笑。

唉……

她摇了摇头。

重生以来,风卿婈哪怕是对上各怀鬼胎的风家人,都不曾如此头痛过。

风卿婈回到英落苑后,直奔库房里挑挑拣拣。

明玉在一旁不解地看着她。

风卿婈拿出一串难得的碧玺,又觉得这碧玺与北冥翊不太相配,便扔回了珠宝箱子里,转而打开另一个箱子。

“郡主要送人礼物?”

“嗯。”她点头:“既然有人不声不响帮了我,我总不能不表示吧。”

“郡主知道是谁在帮忙?”

“知道。”

风卿婈翻着满箱的珠宝,忽然眼前一亮。

她从里面拿出一扇山水墨画的雕玉扇子。

这把扇子做得极为精巧,把手处镶嵌了玉,触手温润,即便是在炎炎夏日,也触手冰凉。

风卿婈觉得这玉扇十分贴合北冥翊的气质:“就它了。”

她将玉扇仔细包裹起来,又提笔写了字条,一同交给明玉:“送到隔壁。”

明玉:“助我们之人是太子殿下?”

“是。”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