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尚书府隔壁。

茶香渺渺,琴音湛湛。

北冥翊案前放满了书本,他一手执书,一手拿杯,细细品悦。

羽行掀帘走了进来:“殿下,隔壁来人了。”

少年握着书的手一顿,倏然抬起头来。

他眼神明亮灼灼,像是发着光。

“快请进来。”

“是昭华郡主身边的婢女,将东西交给属下便走了。”

一瞬间,羽行觉得太子殿下眼睛里的灼灼光芒黯淡了许多。

他连忙将东西放到案上。

北冥翊看到那把玉扇,心里浮起许多欢喜来。

然而待他看到那小字条上,写着力透纸背的“多谢相助”四字,心头的喜悦一下子就被冲刷掉了。

短短四字,尽显疏离与客气。

北冥翊眼皮微垂,修长的指头摩擦那把玉扇,他的身影半沉在黑暗里,黯然伤神。

如此毫无波澜地过了两天,忽然天降大雨打破了连日来的平静。

这场大雨来得毫无征兆,电闪雷鸣地一连下了三天三夜。

第四日,天气才将将放晴,各地却传来噩耗。

再过不久就是秋收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江蜀一带的粮食给洗劫一空了,颗粒无收。

北边又闹因地势低,被大雨淹了许多房屋,许多百姓一夜之间变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永宁帝焦头烂额之际,护国寺又传来噩耗,寺庙正殿被山里冲下来的泥流给压倒塌了!

护国寺可是皇寺,是北燕昌盛的象征,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永宁帝于百忙之中下令,命北冥玄速去处理护国寺。

过了大约五六天左右,这场大雨带来的浩劫才算是逐渐平息。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处理完护国寺事宜的北冥玄在回程路上,遇上了伏击。

那伙人穷凶恶极,北冥玄身旁无数精卫都无一幸免的成为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北冥玄被逼进了一处绿意浓郁的丛林中,树木林立,北冥玄更加无法施展,而那伙人却如鱼得水,下属们喷涌而出的血液溅在北冥玄脸上,他面庞惨白,眼神漆黑,浑身上下皆是蓬勃的怒意:“谁派你们来的?敢公然刺杀本王!”

“少废话,今日我们的命令就是要你的项上人头!”

蒙面的黑衣死士们冷冷一笑,一群人蜂拥而上,北冥玄被死士们围得密不透风。

纵然北冥玄武功不弱,可在死士们以多欺少的压迫下,还是免不了乏力。

很快,他的气势大大削减。

一线银光倒映在北冥玄瞳孔里,他瞳孔猛缩,来不及躲避,利刃刺破他的衣服,从右肩划到了左肋!

狰狞的血涌了起来,将黑衣染得更深了些。

“噗!”

北冥玄气急攻心,蓦然喷出一口血来。

不远处。

坐在马车里的目睹了全程的风卿婈止不住的摇头:“我料到魏家兄弟会借此机会出手教训北冥玄报复,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下杀手。”

如此堂而皇之的刺杀一朝皇子,真是觉得自己策划的刺杀天衣无缝,还是有恃无恐至此?

看来北燕朝堂的颓废,远远不是她表面所看到的这个样子。

风卿婈一声叹息。

“郡主,眼下该如何?”

明玉拧眉,她不明白郡主今日此举是想干嘛。

眼前的一切分明都是郡主的手笔……

“他虽然曾经伤害过我,却也没到要赔命的地步。”风卿婈看懂了明玉的疑惑,开口解释:“如此让北冥玄丧命,也只会助长魏家兄弟的的气焰。”

而且,倘若她救了北冥玄,不是更会让魏家兄弟以为,她与北冥玄是一伙儿的?

如此,北冥翊那边就不会有潜在的危险了。

明玉只看到了表层,谁曾想风卿婈居然是如此深谋远虑,想了如此多层。

她眼中满是佩服。

“郡主行事自有章法,是奴婢多虑了。”

主仆二人谈话间,北冥玄又被那群死士砍了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他们没有给北冥玄来一刀致命的做法,反而一刀刀的虐杀,摆明了要让北冥玄感受削肉片片的极致痛苦。

魏家兄弟竟然如此痛恨北冥玄。

风卿婈猜测以魏峥的性格倒是不会如此,这个命令极有可能是魏晟下的。

北冥玄也是清楚了这伙人的目的,气得咬牙,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倒在血泊里,犹如一条即将的溺死的鱼,看着明晃晃的刀冲他砍下来!

北冥玄心生无限绝望,又觉得无限荒唐。

他堂堂一朝皇子,难道就要如此死于非命?

北冥玄五指悲愤成拳,死死盯着那蒙面死士的脸。

忽然那人脖间迸射出刺目的血花来,他瞪大眼睛倒在地上,手里的刀子怦然落地。

而他脖子后面,赫然插着一枚尖锐的飞刀!

这突如其来的飞刀打乱了死士们的阵脚,他们面面相觑,围成一圈往四面看去。

可惜这使飞刀之人功力深厚,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们的一个人,他们竟然都无法清楚对方所在的方位。

“嗖!”

又是一叶飞刃悄无声息地传来,一人被封喉闭命。

死士们的神情高度紧张起来,:“谁?究竟是谁?!”

明明他们才是见不得人的杀手,现在对方来暗的,走了他们的路让他们无路可走,这简直令人崩溃!

这句怒问得到的是三枚飞刃,又是三条人命无声到地。

死士们目露凶光,终于确定了对方所在的地方。

“在树林里!”

“倒是还算有点眼力!”银铃般的女音传来。

死士们勃然大怒,顾不得北冥玄,冲树林方向冲过去。

明玉如鬼魅般出现在他们身后,手里的长剑发出阵阵哀鸣。

“身后还有人!”死士们齐齐哀嚎。

明玉手里挥舞着冷厉的血刃,身姿翻动间,只余残影。

风卿婈举起剑,冰冷的剑光与她布满寒意的眸子交叠在一起,她杀招毕露,脚步腾空杀了过来,一刀刀直中要害,一路带起无数血花!

主仆二人配合默契,杀了个死士措手不及。

不过这些训练有素的死士片刻后便调整了过来,毕竟人多势众,且都是长年累月刀口舔血的人,风卿婈主仆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撤!”

风卿婈从怀里掏出一个自制的烟雾弹,陡然拉起地上的北冥玄窜入树林中。

死士们从未见过烟雾弹,一时生怕是什么毒物,纷纷捂住口鼻。

待迷雾散去,那两个女子连同北冥玄早就没了身影。

“坏事的贱人!”死士头领气得破口大骂。

“这,这可如何是好!”

“还愣着干什么,快追啊!”死士头领咬牙切齿:“若是此次事败,我们就都等着赴死吧!”

并非所有人都能坦然赴死,哪怕是训练有素的死士也有求生欲,想要活下去。

这句话成功激发了死士们的斗志。

……

风卿婈拉着浑身是血的北冥玄来到马车里。

北冥玄气喘吁吁,不可置信地盯着风卿婈的侧颜,觉得自己在做梦。

可身上的痛楚却切切实实地提醒着他,不是做梦,真的是风卿婈在命悬一线之际救了他。

北冥玄心里五味杂陈,千言万语汇成一句:“你为何如此?你知不知今日凶险……”

明玉忽然面色凝重地赶来,打断了北冥玄的话:“郡主,那群死士追来了!”

她动作利落地跳上马车:“我们现在去往哪儿?”

“当然是赶快下山!若是被这群人追到,我们……必死无疑。”北冥玄面如纸张,磕磕绊绊地说。

明玉也觉得这话不错,就要赶车。

“慢着!”

风卿婈却皱眉道:“下车!我们往反方向走,去护国寺!”

“什么?”北冥玄呼吸不畅,瞪大眼睛:“这群人可是从护国寺就跟上我的!谁知道护国寺是不是他们的贼窝!去护国寺不是送死?”

“就算是贼窝也要去!下山的路没有遮掩,我们很快就会被死士追上,就算不被追上,难保山下没有人死士埋伏,届时就成了他们的俎上之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们不能如此被动!”

风卿婈说一不二,一把捞起马车里是黑色披风盖住北冥玄身上的伤口,就将北冥玄扯下马车,又从马车里拿出马鞭,丢给明玉。

只须一个眼神,明玉便心领神会。

她接过马鞭,狠狠一鞭子抽在马上!

马儿哀嚎一声,嘶吼着往山下的路跑去。

北冥玄不可置信地看着风卿婈沉静的侧颜,只觉得她疯了。

有路不走,偏要如此兵行险招,拿三条命去赌。

“风卿婈你……”

“殿下还是别说话了,免得一会儿晕过去,我们两个弱女子,可扛不了你上山。“风卿婈不耐烦地打断北冥玄的话。

她目光四下巡视,带着满脸愤怒的北冥玄走到一条羊肠小道上:“我们走小路,不容易被发现。”

北冥玄看着那条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羊肠小道,双腿发软,只觉得今日就算没死在死士手里,也要死在风卿婈手里了。

他在盛京城长这么大,从未听说过去往护国寺的路还有小路。

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哪里知道这里有小路!

风卿婈对北冥玄的质疑装作视若无睹,她走上羊肠小道,明玉断后。

这条小道十分隐蔽,而且直通护国寺的后门,一路上并没有被人发现。

大约两柱香后,北冥玄气喘吁吁地看到护国寺的后门,满脸惊讶。

“真的有一条小道?”他揉了揉自己眼睛,讶异道:“你何时知道的?”

风卿婈心说,在你还没在娘肚子里的时候。

当年永宁帝被前朝余孽包围在护国寺上,要不是她没日没夜的带领数万精兵修出这条小道,救出永宁帝,如今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风卿婈抿着唇,拨开面前一人高的杂草,准备将北冥玄扯进后门去。

忽然她眸光穿过半开的后门,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