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风卿婈步伐一顿,忽然想起原主命丧狼口时的绝望。

她视她为救命的天神,他却推她入了地狱……

风卿婈心里涌起一股恶意。

要不是不想帮魏家兄弟,她真的不想救北冥玄。

可她不能。

永宁帝子嗣凋零,若是现在北冥玄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没了,对北燕,对永宁帝,甚至对北冥翊都不是好事儿。

所以,北冥玄这条命还得留着。

风卿婈冷笑一声:“不是所有人都如玄王殿下你那样视人命为草芥。我只是无愧于我的良心而已。”

不给北冥玄说话的机会,她大步离开书房。

“路上小心。”

北冥玄忽然无话可说,他拧起拳头,冲着她的背影小声嘱咐,心内的愧疚却如藤蔓般破土而出,疯狂蔓延。

他自小站在权利二字之上,对不在乎的人命有种天然的漠视,也从来不觉得自己何错有之。

今日风卿婈的举动,却让他幡然醒悟,原来从前的自己是何其可恶!

……

北冥玄在护国寺窄小的禅房苦思冥想了一夜,第二日便有人来接他下山。

层层精兵拥护,里三圈外三圈,犹如铁盾将北冥玄护得密不透风。

但是,数名队伍里,唯独没有那一抹身影。

北冥玄略微有些失望,他俯身问一旁的近侍:“昭华郡主在何处?”

“昭化郡主自然是在尚书府。”

北冥玄闻言,心里闪过一抹失望。

北冥玄在众多护卫的护送下,堂而皇之地回了王府,并向永宁帝禀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天下脚下公然刺杀一朝皇子,这无疑是挑衅北燕皇室的威严。

永宁帝盛怒,命令人彻查此事,几日过去,却杳无音讯。

皇城卫的如此态度,彻底激怒了永宁帝,永宁帝下令责罚皇城卫正副二位统领。

这二人都是背靠魏家这棵大树的人,为此永宁帝与以魏峥太后为首的官员又是扯开了拉锯战。

结果没有例外,永宁帝自然是争不过群臣的。

深夜。

永宁帝在凉亭里谴退左右,独自对岸戒酒消愁。

一轮弯月高挂上空,看尽世间悲喜。

北冥翊悄无声息地走近。

永宁帝见到那张精致似妖的面孔,烦闷的心情才算好了点儿。

他冲北冥翊招招手:“过来,陪父皇喝两杯。”

“父皇忘了,儿臣不善饮酒,最多一杯就倒的。”

永宁帝闻言嗤得冷笑一声,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北冥翊走过去坐下,给自己倒了酒。

一连三杯饮下,却是面不改色。

永宁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似乎在说,不是一杯就倒吗?

父子二人相对无言。

夜风吹来,吹皱了一池的湖水,只余不远处的湛湛琴音回荡在浩瀚夜空里。

永宁帝不言语,盯着湖里的波纹,又喝了几杯酒。

北冥翊也默默地陪着他喝。

哐当一声。

永宁帝丢开了酒杯。

他似乎醉了,半倚在软塌上,半耷拉着眼皮,呼吸加重。

北冥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半跪下:“父皇醉了,儿臣扶您回去。”

“不必。众所周知你最不善饮酒,一杯就倒,我都醉了,哪儿有你清醒的道理?回去吧。”

永宁帝摆摆手,望着远处说:”他们如今敢对玄儿下手,未必不会对你下手,虽则你心思细腻,也比玄儿谨慎,可还是要小心。”

“若是有朝一日,你有个三长两短,父皇只怕连为你讨个公道都难。”

不知是不是北冥翊的错觉,此时此刻,永宁帝那双迷蒙的眼睛里布满了湿润与愧疚。

北冥翊抿了抿唇,心中五味杂陈。

永宁帝招来太监,上了龙辇离开。

上空忽然阴云密布,遮住了稀薄的月光。

少年视线从永宁帝远去的背影上收了回来。

他如一株青松般细长的身影立在风雨来临之前,锦缎般的长发被风吹起,发尾扫过眉眼。

素日平和温和的眉眼,尽显肃杀与冷厉。

……

北冥玄得知自己被刺杀的事不了了之后,连身上的伤也顾不得,就跑进宫去要求永宁帝主持公道无果后,气势汹汹地离开。

大太监忠德看着北冥玄离去的背影,眼皮跳了跳:“皇上,会不会出什么事儿?”

永宁帝却摇了摇头,冷笑道:“不过有勇无谋罢了,若是他真能弄出些事儿来,倒是朕以前小觑了他。”

北冥玄咽不下这口气,回去后左思右想,派人在护国寺一带展开了调查搜索。

他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但凡有可疑之人一概拉回去严行拷问。

不出几日,引得民怨四起。

最后被永宁帝召进宫去骂得狗血淋头,此事才算作罢。

只是北冥玄终究心有不忿,不忿那些刺客,也不忿永宁帝如此息事宁人的举动。

北冥玄满心烦闷,想找些事情做。

他想了一番,招来心腹暗卫,吩咐了暗卫一些事情。

北冥玄派那暗卫去了尚书府。

那日风卿婈的话始终萦绕在耳旁,北冥玄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他想让暗卫去尚书府调查一下,确认过去风卿婈在尚书府过的是什么日子。

也许,是风卿婈对风夫人母女心藏怨恨,故意那样说,也未尝可知……

他心中还是比较相信风云瑶的。

两日后,暗卫带来的消息却彻底摧毁了北冥玄的信任。

“王爷,属下装作下人混迹尚书府都打听到了,过去的昭华郡主过得远不如现在好,风尚书对她默然无视,风夫人常常撺掇已逝的风老太打骂郡主,连区区下人,或许是见风使舵或许也得了主人家授意,都能欺负郡主。郡主过去住的是荒苑,吃得比猪食还不如……”

听着暗卫的禀报,北冥玄只觉得心头发冷,更多的是怒意。

原来这才是真相!

可瑶儿曾暗戳戳地跟他示意,风卿婈脾气刁钻古怪,不愿意住好的院子,就愿意住那样的。

她那般瘦弱是因为挑嘴,连风尚书请的来庆楼大厨也不能让她满意……

瑶儿竟然欺骗他!

他乃堂堂一国亲王,风云瑶竟然拿他当傻子看待!

“啪!”

北冥玄一巴掌拍在桌上,上面价值不菲的杯子被震碎。

枉他以为自己耳清目明,原来所见所闻不过是有心人捏造的!

回想起自己曾经对风卿婈的弃唾和鄙夷,北冥玄只觉得无法言说的愧疚涌上心头。

“去尚书府。”

……

北冥玄站在英落苑门前,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不知从何开口。

他站在门前徘徊良久,一遍遍地梳理心中所想,梳理待会儿见了风卿婈该说什么。

自认自己如此诚恳的态度,风卿婈没有理由不原谅后,才抬手敲了敲门

谁料,竟然遭到了闭门羹。

“玄王殿下,我们郡主才刚休息。”

北冥玄眉头一皱。

他屈尊降贵地来找她,她居然敢不起来?

他刚想要风卿婈起来见他,但话在喉咙里转了一圈,还是闭了嘴。

“那便让她好好休息,改日本王再来。”

屋内。

倚靠在榻上的风卿婈闻言,扯了扯嘴唇。

荷儿跑过来,满脸不解地问:“郡主,为何不见玄王殿下,玄王殿下方才显然是不开心了。”

“他开不开心,与我何干?”

风卿婈手里拿着一本兵书,看得津津有味。

“可是,奴婢看到玄王殿下从咱们这儿出去后往二小姐的砌玉苑去了。”

风卿婈拿着书本的手一顿,抬起头来。

荷儿以为会从郡主脸上看到懊恼之色。

可没想到,她却毫不在意,只是幽幽一笑:“荷儿,我知道你想什么,但经历了那些事情,我与北冥玄根本不可能。”

荷儿知道自从北苑一行后,郡主就对玄王殿下变得冷淡疏离,没以前那般爱慕了。

可荷儿从未想过,这种决然的话会从郡主口里说出来。

“但是,郡主与玄王殿下有婚约,现在连奴婢也看得出来玄王殿下是有些喜欢郡主的。玄王殿下多尊贵的身份啊,以后郡主若是成为了玄王妃,就再也没人敢欺负郡主了,就连夫人和二小姐想要欺负你,也得思量思量。”

荷儿根本想不通,为何这么好的归宿,郡主会不想要。

风卿婈看着小丫头满脸的疑惑,笑了笑。

“傻丫头,你以为为何北冥玄会突然变了态度?”

荷儿一愣:“这……”

“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我被封为郡主之后?”风卿婈微笑:“倘若我没有被封为郡主,还是从前那个一无是处的风卿婈,玄王会对我如此?”

“不会……”

“你家郡主我的择婿要求很高的。”风卿婈慵懒地倚靠在软塌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说:“我若要嫁一人,必得那个人不考虑其他,一心一意心悦我才行,无论美丑,穷富。”

荷儿瞪大眼睛,似乎是觉得这些话十分特异:“可是现如今世道,都是以美丑穷富来选择嫁娶之人的,郡主这话……奴婢觉得,美好是美好,却有些痴心妄想。”

风卿婈:“……”

这小丫头看着傻傻呆呆的,对这种事倒是看得清。

风卿婈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这种冠冕堂皇的话,这种话去偏偏那些小姑娘还行,她一个活了快三辈子的人,怎么可能相信这种。

不过是随口扯的一个搪塞说法,没想到连小丫头都骗不了。

不仅没觉得自家主子特立独行,还觉得她在痴心妄想。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