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北冥麟的话令人不由恼怒,更让风卿婈觉得恼的是,她明明与北冥麟不熟,可他总是一副如此样子。

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这种感觉很不好……

风卿婈盯着北冥麟:“殿下想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做得很好。”北冥麟走过来,逼近风卿婈:“本王真是好奇,你怎么就让北冥玄那个鼻孔朝天的家伙,对你如此的?”

他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风卿婈面上。

风卿婈心内厌恶至极,面上却毫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北冥麟。

这少女总是一副冷冰冰疏离的样子,北冥麟很想撕破她这层面具。

本以为自己这样出格的举动,会引得她脸红心跳,可没想到,她居然是如此表情。

不过才十几岁的一个女子,真就修炼到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

北冥麟自讨了个没趣,心里觉得索然无味。

“这些年,你倒是让我出乎意料。”

他哂笑一声,抬手挑起风卿婈下巴,一只手指头落在她凹凸不平的可怖斑痕上。

“本王当初倒是没有看错人。”

风卿婈拧眉,忽然联想到什么,脑海里猛地闪过一抹白光。

她审视的眸光落在北冥麟面上,试探地开口:“也还好没让你失望。”

北冥麟闻言,轻快一笑,还想要再说什么,忽然有脚步声传来。

北冥麟在想退步离开的片刻间生了一些坏心思。

他步伐牢牢站在原地不动分毫,眼神看向风卿婈,想要看看她是什么表情。

她毕竟是未来的玄王妃,与自己未来的小叔子孤男寡女在一处,只怕是个女的都要惊慌失措。

可惜,他预料错了。

她唇角挂着讥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在那双黑白分明的滟潋明眸下,他内心一切的想法似乎都无所遁形。

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终是北冥麟落入下风,后退了几步,与风卿婈拉开步伐。

恰在此刻,白色的衣服下摆印入眼帘。

来人眉目如画,精致似妖。

他一出现,连灼灼明阳都似要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上扑。

北冥麟没想到是他,讶异过后又明显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太子殿下。”

北冥麟抱拳行了个礼。

“皇兄不必多礼。”北冥翊微微一笑:“室内太闷了,孤想着出来透透气,皇兄与昭华郡主也是如此?”

北冥麟还在寻思找什么借口,没想到北冥翊竟然连借口都给他想好了。

心中暗骂一句蠢货,面上洋洋得意。

“是啊,本王出来透透气,恰好在此处碰到了昭华郡主。”

“本王先走了。”

北冥麟双手负背,往前走去。

风卿婈从他背影上收回目光来,眉心不自觉轻拧。

北冥麟竟然与以前的风卿婈认识,且二人关系匪浅?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皇子,一个是低入尘埃的不受宠嫡女,究竟二人是什么关系?

瞧北冥麟次次对她暧昧古怪的语气,莫非二人?

风卿婈心中不由警铃大作,但随即这个念头又被自己压下去。

从前的风卿婈可是一心一意爱慕北冥玄的,怎么可能会三心二意。

北冥麟与她绝无那个可能……

风卿婈的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也不过是将那双新月眉皱得更紧了些。

北冥翊看着她脸上的神色,眸光里有内敛的情绪翻涌上来,不过片刻便被他藏于深处。

“郡主,似乎有烦心事?”

风卿婈却已经垂下了眼皮,将眼里一切情绪悉数敛去。

她语气淡漠:“并没有什么事,太子殿下想多了。”

她心里打定主意要疏离北冥玄,于是只说了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北冥玄手指头攥紧绣了银丝飞叶的袖口,他眼睛里闪过一闪而逝的冷色,低声说:“还未恭贺郡主好事将近呢。”

风卿婈身姿一顿,忽然巧笑倩兮:“虽则我还未过门,但若是太子殿下恭贺……殿下不觉得此时此刻,叫我一声王嫂更贴合吗?”

北冥翊面色微不可见地一僵,如被扼制住了呼吸,半晌发不出声音来。

过了片刻,才干涩地吐出两个字。

“是吗?

风卿婈笑着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真等他一句“王嫂”便转身离开。

北冥翊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面色发青,胸腔内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满腔的怒意翻腾不止,想要将一切都给撕碎!

“殿下……”

羽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身后,担忧地看着被阴云包裹的北冥翊。

北冥翊放开了握成拳头的双手,手上毫无血色,像是白玉雕琢一般。

他看着自己的手,抿了抿唇问。

“为何我所在乎的一切,都可以将我随意抛弃?”

他眼帘低垂,满目委屈,方才的腾腾杀意转瞬间化为委屈。

羽行不知如何安慰情窦初开又遭受打击的太子殿下,只得挠挠头说:“殿下,昭华郡主是您的王嫂,您,真的很喜欢她么?”

“喜欢?“

北冥翊抬起眼皮看着羽行,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似有不解。

羽行自顾自地说:“可是,她是您的王嫂,您再喜欢她也不会有结果的,还不如就此了断了。”

“住口。”

北冥翊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他唇瓣微微颤抖:“不许胡说,孤对昭华郡主没有那样的心思!我对她,只有敬重之心!”

敬重之心?

羽行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就见太子殿下背影匆匆已经往方才风卿婈离去的路线走去。

羽行从他的步伐里看出了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唉,还不承认!殿下就是死鸭子嘴硬,别以为我方才没看到您一副醋坛子打翻了的样子!

还谈什么敬重?

昭华郡主一个比殿下您还小几岁的丫头片子,有什么可敬重的?啧!真不明白,这昭华郡主有什么好的?惹得太子殿下如此对她情根深种。”

“自古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啊。”

年轻的侍卫摇头晃脑走过,并未发现北冥翊已经将他的话都收入了耳中。

北冥翊的身影掩饰在一片枝繁叶茂中,那精致的眉眼微沉。

看着羽行走过,呼吸失了一贯的平和,七上八下地在跳得飞快。

他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如同受惊的幼鸟翅膀不安地扑闪。

羽行这个侍卫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在背地里敢如此给主子下定论。

回头定要好好罚他!

过了片刻。

少年豁然睁开眸子,眸子里布满痛苦与挣扎。

他方才试图说服自己。

可是,并不行……

心里还有个声音在疯狂叫嚣着,羽行的话很对!他就是喜欢风卿婈,就是对她有了情愫。

可是……

那可是他的师父啊。

哪怕如今早就换了一个躯壳,她也仍是!

与此同时,后花园某处,风夫人将风云瑶拉到无人的角落,冷冷说:“玄王昨日究竟与你说了什么?他为何会突然变卦?”

风云瑶用手绢掩着嘴,掩饰自己的抽泣的声音,只要一想起北冥玄昨日的表情与语气,就觉得心如刀割般的难受。

“他说……他说让我做他的侧妃!若我不愿意……他便让我提一个能让他报恩的要求,当作报答当年苍茫山的救命之恩。”

风云瑶抬起眼皮,双眼红得跟兔子似的:“玄王说可以提任何要求,除却做玄王妃。”

果然如此!风夫人狠狠地磨牙:“他还说了什么?”

“他……他还说,他与风卿婈有婚约,不愿意做那爽约之人,他要与风卿婈成婚,他还说……”风云瑶咬唇,将自己的唇瓣都给咬出血来了:“他说风卿婈有勇有谋,是当玄王妃的最好人选。”

“而我,如果愿意姐妹共侍一夫,我依然是他最宠爱之人。”

风云瑶说到此处,忽然激动起来:“什么叫风卿婈有勇有谋是当玄王妃的最好人选,凭什么我就只是一个侧妃?!”

“这是什么骗人的鬼话!”饶是风夫人自持,此刻也被气得七窍生烟,想要揪着北冥玄凑一顿。

这说的是人话吗?!

“娘,我不要做侧妃,我不要屈居风卿婈那个丑八怪之下!”

“绝无可能!你是我魏嫣的女儿,怎么可能去做一个妾!”

“可是,玄王如今是铁了心要娶风卿婈,我该怎么办?”

风夫人也没有想到,北冥玄态度居然会如此坚定。

究竟风卿婈给他灌了什么**汤?

居然如此折辱她的女儿,就算不看风家的颜面,北冥玄难道连魏家都不顾了吗!委实欺人太甚!

风夫人看风云瑶眼巴巴看着她,气冲冲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难道我魏嫣的女儿,离了北冥玄就没有可嫁的人了吗?”

“这世间多的是王侯将相,娘让你大舅给你择一门好夫婿!”

风云瑶瞪大眼睛:“娘……”

她还是心悦北冥玄的,她不要嫁给其他人!

可风夫人何等骄傲之人,北冥玄这一番话无异于将她的脸面踩在地上摩擦。

她心意已决,态度坚定地说:“从前处心积虑凑合你和北冥玄,不过是觉得北冥玄对你一心一意,日后你嫁进去也能过得幸福,可如今竟是我看错了眼,那北冥玄就是个三心二意之人,他不是你的良人。”

风云瑶心肝俱裂:“可是娘,大舅不是说,我将来入主玄王府,于他大有好处吗?”

“那是自然。”风夫人气得够呛:“可如今你就算嫁入玄王府,不过也是个侧妃而已!侧妃与王妃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的差距,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侧妃,你大舅不缺。”

这话犹如一把刀子直戳了要害。

风云瑶面庞煞白,眸子里恨意汹涌。

一切,都是风卿婈那个贱人导致的!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