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北冥玄惊呆了众人,也打了风卿婈一个措手不及。

她放在膝盖上的手下意识收紧,手背上脉脉青筋显露。

他竟然真的请永宁帝赐婚了!

这个自大狂,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哈哈,你如今终于是开窍了……”

永宁帝龙颜大悦,他的笑声打破了寂静的场面。

风卿婈虽脸有瑕疵,他却很喜欢这个赤胆忠心的丫头。

若是她能与玄儿成婚,于玄儿真是有益无害。

这个眼瞎心盲的儿子,终于不瞎一回了……

永宁帝感慨颇多。

“昭华郡主呢?”他问。

沈贵妃眸光在身旁宫女的指引下落到人群中的风卿婈脸上。

看到那块儿斑痕,她微微诧异,不过稍纵即逝。

她笑着说:“看来昭华郡主太过惊喜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昭华郡主,皇上叫你呢。”

风卿婈压住内心的波澜,从座位上站起来。

只见浅绿色的衣衫衬的少女面色沉敛,不明喜怒。

她长发齐腰,白皙到近乎透明的小脸上镶嵌的一双滟潋桃花水眸清波无澜,绯唇似带露的花瓣微微半开,露出编被贝齿。

这是一张极美极艳的脸,若无那团火霞云一般的斑痕压着,倒是会显得轻佻,可有了那块儿斑痕,再与少女的气韵一中和,则显清冷。

许多人头攒动,想过看看这未来的玄王妃是何种风姿。

许是风卿婈在坊间传闻不外乎与丑八怪嚣张跋扈等词挂名,许多人还没见到她人,心里的预期就已经低了许多。

然而此次看到风卿婈其人,却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差劲儿……

可也还是不无遗憾,这么一个如珠如宝的美人儿,若是没有那块儿斑痕就好了……

北冥玄看着众人的目光,心里微微地浮起一丝得意。

他想,这么多人里,唯有他知晓她的真容。

就像是揣了一块儿蒙尘的石头,旁人哪里知道那是美玉呢……

风卿婈心内波澜已被平淡取而代之,这短短瞬间,她脑海里掠过许多念头。

最后,她还是朝北冥玄迈步,同北冥玄一块儿跪下。

看着与自己并肩的纤细身影,北冥玄眼睛里闪过一抹喜色。

他正欲低头跪谢。

啪嗒。

筷著撞在碟子边缘引起的刺耳声响,突兀响起。

众人表情一愣。

“咳咳咳!”

接着,剧烈的咳嗽声起。

北冥翊半掩着唇,咳得面庞绯红,一声比一声急促。

魏太后拧眉:“太子这是怎么了?”

“回太后,我们殿下前些日子染了些风寒。”

“什么?!”永宁帝一惊:”快宣太医来!”

太医急匆匆赶来,把脉后无非还是那一番说辞,太子殿下身子弱,不可轻易受寒云云。

“底下人怎么伺候的?竟然让太子着了风寒!如今的寒气最是伤身!”

眼见永宁帝勃然大怒要追究底责任,北冥翊轻咳着安抚永宁帝自己没事,好一通求情,才让永宁帝熄了怒火,让身边伺候的人幸免于难。

众人看得唏嘘不已。

这位太子殿下果然是皇上的眼珠子,区区风寒而已,就让皇上如此勃然大怒。

风卿婈眼神担忧地看向北冥翊,与他灼灼目光对上。

北冥翊却没有忽视她眼里不加掩饰的关切和担忧。

像是满目苍夷的沙漠里开出了一朵花,又像是绝处逢生了般。

少年心尖涌出来了的一点蜜,盖过了心腔内所有的苦涩。

他忍不住唇角翘起。

永宁帝关切地问:“可好点了?”

北冥翊抿紧嘴唇:“好点了。”

一阵兵荒马乱后,众人都忘了北冥玄刚才提及的事情,北冥玄有心提醒永宁帝,又见永宁帝一心都在北冥翊身上,便没了再提的心情。

此事便如此不了了之了,虽然没得到永宁帝确切的口谕,却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盛京城。

众说纷纭,有说风卿婈苦尽甘来的,有说她是吃了狗屎运,死皮赖脸地缠着北冥玄,终于也叫她等到了这一天……

无论如何,能成为未来的玄王妃,是极惹人艳羡的。

有人欢喜有人悲哀。

与风卿婈风光无限比起来,风云瑶则是被拉入地狱里的那一个。

风云瑶一路从宫门走来,哪哪儿都有如影随形的眸光落在她身上。

她听从风夫人的话,挺起后背,唇角带笑,妄图用强撑出来的大家闺秀的姿态来蔑视一切谣言,可她心理还是不够强大。

那些嘲笑的眼神如同刀子一样落在风云瑶身上,寸寸解剖着她,让她每接触到一个眼神都想缩瑟退缩。

还有些不怀好意的人,跑来恭贺她姐姐即将成为未来玄王妃之喜,多么讽刺。

一连串的道喜之话从那闺阁薄薄的嘴皮子里吐出来,一下一下绞得风云瑶面庞发白。

她倒退一步,快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

可风夫人是个要强的。

时至今日,她管不了那些人嘴里怎么说,却管得住自己的女儿。

风夫人深吐出一口雾霾,暗中扯风云瑶衣袖:“你越是露出这样颓废的神色,别人越是开心,振作起来,不要让她们得逞。”

“可是娘……”风云瑶欲哭无泪。

”撑着!就算是死也得给我撑着。”

看风云瑶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风夫人不由黑了脸。

风云瑶抿着嘴唇,只能强撑,撑到无论对上什么样的眼神,她都要笑着。

最后,风云瑶觉得自己的脸都笑僵了,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才从风夫人脸上找到一丝满意的笑容。

风云瑶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尚书府,风夫人亲自送她回了砌玉院。

看着女儿惨白憔悴的一张小脸,风夫人只觉得满盘皆输。

她没在风云瑶面前显露出这些情绪,只是强硬地说:“不过就是一个玄王,没了就没了,改日娘亲自为你求一门更显赫的婚事。”

风云瑶有些麻木地笑了笑:“娘,我累了,想要休息。”

“好好休息,我的女儿值得这世间最好的儿郎。”风夫人给风云瑶整理了一下耳畔的碎发,转身离去。

黑夜如同泼墨一样浓郁的化不开。

黑暗中,风云瑶站在门框边,眼神幽幽地看着风夫人走远的背影,又逐渐落到英落苑的方向。

”明日就将这京城中青年才子的画像给瑶儿送过去,我就不相信了,这世间莫非只有他玄王一个男人了!”

忽然,风夫人吩咐心腹嬷嬷的声音随着萧瑟冷风吹来,拍打在风云瑶脸上,让她狠狠地打了个激灵。

风云瑶瞪大眼睛,漆黑的瞳孔里有幽暗的火光喷射。

她拧起拳头,心里有丝丝抽痛传来,更多的却是滔天的恨意。

风卿婈。

贱人!

居然如此抢走了她的玄王妃之位…

为什么?那个位置本来是她的才对!

还有北冥玄,为什么从前对她那般好,那般信任宠爱,为何如今说不要她就不要她的。

她好恨!

风云瑶喷火的目光里逐渐泪涌上来。

恨风卿婈和北冥玄,却隐隐更恼怒风夫人如此强势的决策。

“湘儿,我不想要嫁给旁人!”风云瑶伤心地抽泣,泪流满面:“那会让别人彻底认为我是输给了风卿婈那个丑八怪!我不要,何况这满京城的青年才俊,谁能比得过玄王?我不要嫁给那些凡夫俗子!”

风云瑶一把扯下门框上奢华的灯笼,她半张脸沉浸在黑暗中,有丝丝扭曲。

“可是娘那个强势的性子,一定会把我嫁给那些人的!”风云瑶一把抓住身旁丫鬟的手,面容惊惶:“湘儿,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丫鬟被她的表情给吓得遍体生寒,呐呐地摇头:“小姐,玄王殿下已经要迎大小姐为妃了,这是不可能再更改的,不如小姐还是听夫人的吧,夫人是您的娘,天下没有哪个娘不是为自己女儿考虑的。”

“啪!”

湘儿话音刚落。

风云瑶的巴掌就落在了她的脸上!

“贱婢!”风云瑶面容扭曲,满脸刻薄:“这种车轱辘的话竟然来骗你主子,该死!”

丫鬟的脸被她打得高高肿起,吓得匍匐在地上求饶:“小姐!奴婢不敢,奴婢是真心觉得的。”

“闭嘴!”风云瑶死死盯着湘儿:“再狡辩一句,我先让人撕烂你的嘴!”

湘儿陡然打了个寒战,不敢再开口了,眼神哀求地看着她。

风云瑶无动于衷,冷硬地说:“你就给我跪在这里一晚上不许动,好好反省反省你自己的错误!”

说完,砰地扣上了门。

盛夏已至末尾,夜里寒风萧瑟。

身子单薄的丫鬟跪在青石地板上,瑟瑟发抖。

有路过的下人不忍地看向她。

外人看来风家二小姐如何善良温柔乖巧,只有砌玉苑里伺候的人清楚,风家二小姐是个什么德行。

尤其外面闹得沸沸扬扬,在这个关节眼上,谁也不敢去给湘儿求情。

次日,金光破晓。

“啊!”

风云瑶的砌玉苑里伴随一声尖叫,多了一具死尸。

风云瑶披头散发,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惊恐地看着仍然维持着跪地姿势却已然没了呼吸的湘儿,心脏乱跳。

“不过就是叫她跪了一夜而已,怎么会这样?!”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