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阿姐,你的眼界小了,一个没娘没靠山的孤女,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兔子急了还能咬人,你看今天这事儿弄的。”

“不成威胁?她可是未来的玄王妃,她舅舅可是盛邵!”

“玄王未必会娶她。至于镇国公,不是在阿姐你的计策下已经和风卿婈决裂了吗?”

“……”

风夫人不想跟自己唱反调的弟弟多加交谈,淡淡地问:“我让你查的狩猎场的事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救了她?”

“没查到什么。”魏晟摇着扇子道:“大约是风卿婈真的运气好吧。”

“怎么可能……”风夫人凤眸中闪过一抹质疑。

几日后。

两辆从北苑赶来地马车在尚书府门前停下。

得了平阳长公主诸多赏赐的风卿婈一跳下车,来自风东庭充满怨意的视线她在后背凉飕飕的。

春日宴上风东庭夫妇虐待风卿婈的事情被言官上折子狠批,永宁帝看到后也觉得震惊,下旨断了风东庭三个月的俸禄。

罚俸事小,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被永宁帝训斥丢了脸面事大。

此刻必然恨她至极。

风卿婈头也不回地跨进门。

要是原来的风卿婈,只怕会被吓得不轻,可她还不会为一个小小尚书的威严而如此。

风卿婈往里走去,远远就看到一个双目通红的圆脸小丫鬟正对着这边望眼欲穿。

一见着风卿婈,小丫鬟喜出望外的跑过来。

扑闪着的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自责:“小姐,你的面具去哪儿了?呜呜!我听人说你不小心走进了狩猎场里差点儿没命了,小姐你没事吧?都怪荷儿莽撞,那天冲撞了二小姐才没能跟小姐去北苑……”

小丫鬟的泪珠子跟不要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这丫鬟名叫荷儿,是原主身边仅有的一个忠心丫鬟。

原主亲娘留下来的丫鬟嬷嬷不在少数,这些年都被风夫人以各种理由给换掉了,就留下这么一个小丫鬟还在。

她平日跟原身寸步不离,半个月前出门的时候“冲撞”了风云瑶,大约是怕她此行坏事,被风夫人扣下。

这傻丫鬟不知里面的水深,还以为是自己蠢笨导致没能跟着风卿婈去。

真是个忠心的小丫头,就是有点单纯,好好调教还是不错的。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荷儿单纯,只怕早就被风夫人换掉了。

风卿婈将怀里的宝贝丢给荷儿,一指头擦掉她脸上的泪珠,啼笑皆非:“你家小姐我被狼追都没哭,你哭什么啊?不过就是伤着了肩膀,不碍事。”

“伤了肩膀?!”荷儿心中一惊,旋即又被风卿婈的话给弄的小脸一红:“奴婢,这不是担心小姐……奴婢去请大夫!”

说着,就要往外跑。

风卿婈一把拽住一阵风似的荷儿:“门房的人能让你出去?”

风夫人母女平日盯风卿婈盯得很紧,若不是要设计她,也不会让她去北苑,至于荷儿,别说去请大夫,只怕连大门都出去了。

堂堂尚书嫡出的千金小姐,活的跟个囚犯一样。

荷儿脸一垮:“那奴婢去求夫人和二小姐。”

“平阳长公主让太医给我开了药,暂时没什么大碍,我们先回去吧。”

风卿婈扶额,这一路舟车劳顿的,她的脑袋闻闻作响,闷疼闷疼的,急需休息。

但算盘没打成,她刚没走几步路,迎面走来一个黑脸婆子。

那婆子见了风卿婈,粗声粗气道:“老太太请大小姐去荣静堂。”

“李嬷嬷,我家小姐伤着了肩膀,不然……先让奴婢回去给她处理一下再去荣静堂吧。”荷儿怯生生的挡到风卿婈前面。

自家小姐性子软弱,又不招老太太待见,平日里去荣静堂,不是手挨板子就对着烈日跪半天,哪一回能好端端的回来。

“啪!”

李嬷嬷二话不说,大掌闪电般的落到荷儿脸上。

“下贱的小蹄子,冲撞了二小姐不够,现在又敢违抗老太太的命令,你有几条命这样作死?”

“啊……”荷儿捂着脸,满嘴都是血。

风卿婈眼睛一眯,将荷儿拉到身后,一巴掌抽在李嬷嬷脸上!

李嬷嬷痛极,不可置信的看向风卿婈:“小姐,你何敢打老奴?!”

“你当着我的面,就敢打我的丫鬟,还谈‘何敢?’你为奴,我为主,世风日下,现今这世道莫非已经是主奴都不分了?奴可以肆无忌惮当着主的面教训人,主却打奴个巴掌都要掂量掂量?”

风卿婈红唇微翘,揉着手腕质问。

李嬷嬷一时哑口无言,心中暗暗惊讶:这大小姐今日怎么不同往日了,往日别说是她的丫鬟可以随意欺负,就算她自己被欺负,也能忍气吞声,怎么出了一趟门回来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忽然如此厉害了……

李嬷嬷摸了摸自己肿起来的脸,嘶了一口冷气。

风卿婈那手看起来软绵绵的,也不知使了什么力,打在脸上让人疼的直冒冷汗。

“大小姐是主,自然不需要如此。”

李嬷嬷后退一步,眼神幽怨:“只是老夫人让大小姐去荣静堂,老奴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带路。”

风卿婈吐出两个字。往前走去。

三人来到荣静堂。

风卿婈抬眸一看,里面乌泱泱的一群人,看起来是个兴师问罪的架势。

风东庭还是之前那副阴沉相。

风夫人优雅地喝着茶,看不出在想什么,看风卿婈的时候明明面无表情,却无端让她浑身发冷。

风卿婈挑眉,目光微挪。

上首的位置,坐着一名老太,自打风卿婈进来,她阴沉沉的眼神就没挪动半分,令人浑身不舒服。

风老太手里拿着一串佛珠滚动,脸上皱纹遍布,每一道都刻着刻薄,她薄薄的嘴唇翻动:“听说,你此行出了不少风头?”

“这半月来发生了太多事情,不知祖母指的是什么?”风卿婈不卑不亢道。

“混账东西!”风老太将佛珠怒摔在桌上:“你让你父亲遭了皇上的训斥,被百官耻笑,大庭广众之下丢尽了我风家的脸面!还敢说不知道?!”

这老太太!

风卿婈可记得她当年,低眉顺目的跟在风老太爷身后给自己行礼的样子,没想到十年过去,她那番姿态倒是被狗给吃了。

风卿婈心中冷笑,她抬起眼皮:“你与其在这里对我兴师问罪,不如先扪心自问,陛下为何会训斥父亲,百官何以会耻笑父亲?”

风老太:“……”

风卿婈目光划过站在风夫人身后的风云瑶脸上:“云瑶妹妹,你说对不对?”

风云瑶没想到自己会被风卿婈揪住不放,想起春日宴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她心中恨的咬牙,面上却不显:“姐姐……”

“卿婈,此事是我们不对。”风夫人淡淡开口:“这些年我们对你疏于照料,让那起子丫头嬷嬷趁虚而入,如此对待你……我已经发买了那些人了。”

风东庭点点头,附和道:“对,卿婈,我们不是有意虐待你的,爹还是疼你的,你现在乖乖去跟平阳长公主解释一下,就说府里发生的事情都是恶奴所为,与父亲无关。”

风东庭苦着一张肥胖的脸:“我们现在成了整个盛京所耻笑的对象,你也不想看到这种局面吧?”

想!她可太想了!

风卿婈冷笑。

没有主子的默许和视而不见,那些奴仆怎么会欺负原主?

现在事发了,居然把责任推卸到奴仆身上。

风家人这息事宁人的做法,看的风卿婈冷笑不止。

如此想要将原主十五年来所受的苦楚一笔勾销?还想拾回丢失的面子?

做梦呢?

这才只是开胃前菜而已!

风卿婈转向风夫人,问:“原来堂堂的尚书府,外强中干到了仍由恶奴只手遮天的地步?”

这不是在变相的说她持家能力不行,压不住奴仆……

风夫人眼皮一跳,差点儿维持不住脸上的表情:“此话怎讲?”

“混账!我们如此补偿你还不够,让你去跟公主说清楚是误会,你居然如此给脸不要脸!”老太太把话截过来:“风家这些年白养你这么大了!”

“养我?”风卿婈听得啼笑皆非:“据我所知,贵府这些年的花销,有一部分是靠我娘留下的嫁妆来维持的,你们一边花着她的钱享福做乐,一边虐待她唯一的骨肉,还有脸提这茬儿?”

这话说得风老太和风东庭夫妇老脸一红。

当年盛邵立下从龙之功,被封为镇国公后,盛邵为妹妹补偿了一份价值不菲的嫁妆。

原主她娘死后,这些嫁妆就落入了风家人手里。

“孽障!”风老太嘴里骂:“我们何曾虐待过你,都说了是恶奴所为!”

她又如何不知道,风卿婈过去在府里过得是什么日子。

只是风老太不喜欢风卿婈,往日不仅没有搭救风卿婈,反而频频刻薄的对待风卿婈,风卿婈也是忍气吞声不敢说什么……今日居然还学会敢反驳她了。

风老太气得牙痒痒:“你当真以为你入了平阳长公主的眼,就学会有恃无恐了?”

风老太用极尽刻薄的语调羞辱她:“平阳长公主那是何等的贵人,她如此待你,你也不过是个使尽浑身力气才入了她眼的玩意儿,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这话说得极为难听。

“不知报恩的逆女,你给我去祠堂跪上十二个时辰。”风老太冷声道。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