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这“亲密无间”的一幕落在风云瑶眼里,令她眸底蓄满了泪水。

风卿婈抬眸,便见风云瑶这幅欲泣似泣望眼欲穿样儿,不由扯了扯嘴唇。

北冥玄注意到身旁风卿婈的微表情,顺着她的视线落到风云瑶脸上。

风云瑶水波泛滥的眸子里立马有了光。

北冥玄微微不自在,扭过了头。

二人间的一切都被风卿婈留于眼底,她不动声色地低头喝茶,唇角勾起的笑意加深。

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可惜不能相守……

那头风云瑶见北冥玄看了她一眼,心中得到了极大的鼓舞,忍不住再看一眼北冥玄,却见他已经收回了视线。

风云瑶的一颗心蓦然沉了下去。

她咬着唇瓣,泪水泛滥成灾,模样要多惹人就有多惹人,却愣是没让北冥玄直到走都没看她一眼。

风云瑶有些失望地看着北冥玄走出花厅,忽然她如同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不顾众人目光,跑出了花厅去。

“玄王殿下!”

北冥玄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道轻柔的声音在唤他。

他扭头,只见风云瑶一席紫罗兰软缎齐胸襦裙,面容俏美,眼眶红红的,站在门口迎风招展。

整个人比之前更瘦了不少,由此却更加楚楚可怜。

北冥玄心里倏然闪过一抹愧意,他不由停住了脚步。

风云瑶三两步走了过来:“我以为,殿下不想要再见我了呢……”

一滴眼泪顺着娇嫩的脸颊滚落下来,在一团天光中有如玉石般剔透。

四目相对,有沉默横亘在二人之间。

北冥玄心中更愧,喉结滚动:“本王对不住你,此事……”

“不关王爷的事儿,是瑶儿自己福气浅薄。”风云瑶默默垂泪,连连摇头。

上一次北冥玄去找她商量的时候,风云瑶的态度很不温和,甚至算得上是尖锐,由此激怒了北冥玄,让他说出那些话。

可一连冷落了几天之后,她的姿态竟然变得如此柔顺。

此事明明是他负她在前,难为她竟然不怪他,还肯把过错归咎到自己头上去。

这样的女子,才是他认识的那个瑶儿。

北冥玄面上冰冷的表情转为动容,他冲她走过去。

看到北冥玄的举动,风云瑶心中蓦然一喜。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北冥玄了。

北冥此人心气极高,将自己看得极为重要,最不喜欢忤逆违背自己的人,尤其女人。

他喜欢温柔善良,柔情似水的女子。

今日这一招显露,果然有效。

风云瑶面上却是后退了一步,拧着手绢儿幽幽垂泪。

“以后王爷便是瑶儿的姐夫了,就不能如此了,瑶儿,瑶儿祝姐姐和王爷白头偕老,长相厮守……”

一副总有万般不舍,却依然克制的样子,惹的北冥玄抓住她的手,很想将她抱入怀里:“瑶儿,你总是如此温柔懂事,让我于心不忍。”

直到风卿婈那张冰冷讥诮的脸浮现在脑海里,北冥玄蓦然回过神来,他如被烫到了一样,甩开了风云瑶的手。

风云瑶面上的表情一僵,随即连忙说:“以后瑶儿就祝殿下安好了。”

北冥玄的脚步牢牢粘在地上,没有再往她靠近一步。

“知道了。”

他点头答应了一句,便转而离开。

风云瑶攥着手绢儿,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心内犹如寒冬腊月的湖泊般冰凉透彻。

她方才亲眼所见北冥玄明明是有动容的,只要他肯凑近她,她自然有法子让他敞开心扉,可他临到后面又反悔了。

他想到了什么?

北冥玄可从来不是斯文礼教下教导出来的皇子,他内心自负奔放而热烈,但凡他想,没有不成,没有碍于世俗的一说。

可刚才,他就那么犹豫了……

他是冲英落苑的方向下意识觎了一眼,然后收回了手中的动作。

他竟然是因为想到了风卿婈!

一个未过门的妻子,他给她如此多的体面还不够,竟然还忌惮于她!

若是假以时日,风卿婈真成了玄王妃,还不一定要如何呢?

风云瑶只觉得一口鲜血哽在喉咙里。

她双目犹如刀锋扫向英落苑的方向。

红衣丫鬟悄悄走近风云瑶,将她阴翳的表情收入眼底,低下头轻声唤:“二小姐……”

“萃儿,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要为了我的以后而搏一搏,这一次再输给风卿婈,我就是真的要输给风卿婈了!”

她气得呼吸急促,嗓音因为急促而有些迫切的尖锐。

萃儿抿唇:“不知道二小姐想怎么样做?”

风云瑶脑子里却是一团乱麻,反问萃儿:“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会挽回玄王殿下的心思?”

丫鬟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儿,说:“说来奴婢还真是有个法子,或许可令玄王殿下回心转意,只是那法子……有些许上不得台面……”

丫鬟低下头。

风云瑶面庞微微缓和:“说来听听,什么法子?”

她如今都这样了,还能顾及什么上不上得了台面的!

可萃儿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之后,饶是风云瑶有心理准备,也不由瞪大了眸子,惊得一巴掌推开了萃儿。

“大胆贱婢,谁教你这种法子的?!这样……“风云瑶面庞通红,竟然是有些难以启齿:“这样的下贱手段,我怎么可能去使,若是让母亲知道了,非得骂死我不可!”

萃儿猝不及防被她推倒在地上,手掌心顿时被粗粝的青石地板擦破了一大块儿,粹儿顾不得疼痛,立马跪在地上求饶。

“二小姐,奴婢也是为了你好啊,您若是不再拼一把,他日玄王殿下请来入宫的旨意就追悔莫及了!在奴婢看来大小姐的样貌才情都比不上二小姐,大小姐不过是因为那一纸婚约而讨得了好,玄王殿下和二小姐才是一对顶好的璧人!”

“可是……”风云瑶捏紧拳头:“可是玄王殿下如今……”

见她略有动摇,萃儿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

她一把抓住风云瑶衣摆,趁热打铁道:“奴婢看得真真的,玄王殿下从前对二小姐风情意不是作假的,就是如今,玄王殿下对二小姐也是有情的,只是他不过是被大小姐给迷惑了心而已,只要二小姐把握住时机,就一定会让玄王殿下看清自己的心的。”

风云瑶略微露出迷茫的神情:“你说得是真的吗?”

“自然!”萃儿笃定的点头。

“可是那样的事情……我怎能自甘堕落……”风云瑶扣住自己的手,真是又羞又燥。

萃儿刚才附在她耳边,居然说……趁着北冥玄和风卿婈还没有成婚,让她把握机会,去……勾引北冥玄!

“二小姐,那不叫自甘堕落,那是为了自搏前程而已!”

萃儿抿着嘴唇:“玄王殿下洁身自好,府中未有妻妾美婢,想必还未经过人事,二小姐,奴婢听说男子但凡第一次,都会刻骨铭心的……玄王殿下若是自此对您念念不忘了,那不就是好事吗?再者……难道您陪了玄王殿下这么些年,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就差这临门一脚了,愿意让大小姐去享受吗?”

这丫头说起劲儿来,竟然是如此多口无遮拦!这还是青天白日,竟然如此……

“住口!”

风云瑶羞得心神大乱,连连跺脚命令粹儿闭嘴:“你给我闭嘴!”

“二小姐……”

“怎么回事?”

风夫人的嗓音忽然从后面传来:“瑶儿,谁惹你生气了,这般大声叫唤?”

想起刚才口无遮拦的话,风云瑶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她急忙转身:“母……母亲,你怎么来了?”

风夫人眸子落在她发红的面庞上,又落到萃儿脸上:“这丫头倒是脸生,是你新提上来的丫鬟?”

风云瑶点头。

“一个丫鬟,若是用得不顺手,打发了就好了,瞧你这一惊一乍的,没必要因为一个丫鬟而失了自己小姐的仪态。”

风夫人拨了拨头上的凤鸾钗,眼风横扫时,无形的压力落到粹儿头上。

萃儿将头埋得很低,放在袖子里的手不由攥紧。

“二小姐……”

萃儿有些紧张地看向风云瑶。

风云瑶抿了抿嘴唇,暗自庆幸方才的话并没有被风夫人听去,她控制住心神,扯起风夫人衣袖:“娘,这丫头我瞧着还挺机灵的,就让她先留着吧。”

风夫人点点头,倒也没有太自持己见。

她虽然强势,可在这样的小事情上,一向是任由儿女们自理的。

风夫人想起什么,拍了拍风云瑶的手说:“瑶儿,那玄王今日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自然该对他死心了吧?”

风云瑶心口的位置有密密麻麻针扎般的痛袭来。

她唇色略微泛白。

风夫人多毒辣的眼睛,只一眼就知道想要女儿放下何其困难。

可这一切又无法全然去怪瑶儿优柔寡断。

说起来还是因为她这个做母亲的看错了人,没有看出那北冥玄是背信弃义朝三暮四的可恨之人,要是她看出来了,当日就不会做那些事儿撮合二人,也就没有如今这样的糟心事儿了。

风夫人叹息一声,说:“世间好男儿多的是,一会儿母亲屋里的嬷嬷会给你送些画册来,你好好看看。”

风云瑶下意识一惊:“什……什么东西?”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