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这会儿疼得打滚呢,估计要生了,夫人说了,这回一切就靠你了!务必要母子平安。”

那婆子抓住林淑敏的手拍了拍,等她收回手的时候,风卿婈看到林淑敏的手腕上多了一块儿金灿灿的掐丝大金镯子。

注意到风卿婈的目光,那婆子扬了扬眉问:“这位是?”

林淑敏感觉到抵在腰后的匕首一紧,她连忙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笑着说:“是我远方娘家侄女儿,今晚的事儿重中之重,我怕自己到时候手忙脚乱的,找她来给我当帮手。”

林淑敏笑容越发加深:“被我死啦硬拽来的,这不,小姑娘家脸皮薄,不肯露脸,还整了薄巾覆面。”

如此一言,合情合理。

那婆子没有再追责,只是压低嗓音说:“好好办事,事成之后,夫人允诺少不了你的好处。”

林淑敏偷偷看了一眼薄纱覆脸的风卿婈,点头:“哎,多谢夫人大恩大德。”

“行了,赶紧进去吧。”

此时夜幕已降临,黑压压的天幕不见一丝星光。一行人提着灯笼,来到后院一偏僻院子,刚走进院门,就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啊!”

一名丫鬟急忙跑出来,她满手都是血,惊恐道:“不好了不好了,姨娘流了好多血!”

林淑敏并不意外,提着自己的箱子加快步伐走进去:“准备剪刀纱布热水!这是血崩的前兆!”

走进窄小昏暗的房间内,一股血腥味儿直冲鼻端。

楚姨娘靠在床沿上,手摁着高高隆起的腹部疼得尖叫,头发湿润地粘在脸上,越发显得面色煞白。

“啊!好痛!”

她下身的桃粉色的裙子已被血染出一大朵鲜花,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延展。

她见了林淑敏,犹如见了救命的天神一样,那双眸子里透出一丝亮光,随即惶然道:“林婆,我好痛,怎么会流这么多血?我是不是不能平安生产了?”

林淑敏眼神有些躲避:“姨娘说什么瞎话,没有的事儿。”

楚姨娘听得这敷衍之词,却是心下一凉。

这时,一道坚定冷凝的嗓音传来:“姨娘不用多担忧,林婆子是接生的一把好手,从没失手过,这次必定会保你母子平安。”

风卿婈黑白分明的眼光扫过来,威胁力十足。

林淑敏只觉得双腿一软,连忙点头:“对对对,姨娘不要胡思乱想,你定然能平安生产的。”

楚姨娘这才安心了些。

林淑敏让她躺到床上,那丫鬟手脚麻利,很快就烧开了热水。

林淑敏还是有几下子的,她不知道摁了楚姨娘什么穴位,楚姨娘身下的血逐渐止住,肚子里的孩子却是要发动了。

楚姨娘痛得浑身颤抖,她嘴里咬着锦被一角,整个人被汗淹没。

“啊!”

“用力,快,姨娘你已经不是头胎了,用点力孩子就出来了。”

林淑敏满头大汗。

楚姨娘深吸一口气,骤然发力。

“快快快,孩子头出来了!”林淑敏往下看了一眼,惊喜道。

然而就是在这片刻间,楚姨娘下身又喷涌出大片的血来!

那血一瞬间将床幔给染红了!楚姨娘周身的力气也如被抽干了一样,变得奄奄一息起来。

“遭了,血崩!我不是止住血了么,怎么会?”林淑敏有些慌,她手足无措:“这么多的血,可怎么办啊!”

风卿婈眼神冰冷,心腔内怒意翻滚。

这就是许家夫人,不,或者是许枫要的结果!

一碗药下去,孩子生产之际大血崩,大人无力生产,小孩窒息而亡,一尸两命。

好歹毒的算计!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连畜牲都不如!

楚姨娘唇瓣煞白,倒在被血浸染的床榻之间,奄奄一息,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她留下两行清泪,眼里透出死寂:“姝儿,娘只怕是要带着孩子来找你了,也好,我们可以团聚了……”

她气息越开越弱。

风卿婈一把将团团转的林淑敏推开,扑到床边抓住楚姨娘冰冷彻骨的手:“你要坚持住!”

楚姨娘苍白的唇露出一丝苦涩,她气若游丝:“我好累,我不行了,我要下去陪姝儿了,她在等我。”

“不,许姑娘只想看到你和孩子好好活下去,这是她临终前的心愿!”

“你……”

“许姑娘死得很冤,她并非是自寻死路,而是被人逼迫着不得已为之的,你若是如此死了,谁来为她伸冤?葬身火海,那是多大的痛苦?你情愿她不明不白地就那么死了?”

楚姨娘攥紧风卿婈的手,她灰败的眸子里投射出不可置信:“姝儿,她真的是被人逼迫的?”

“你自己女儿,你难道不清楚她什么性子,她会自己作出轻生的事情吗?要知道,哪怕她一无所有了,可她还是有你,你是她活下去的勇气,她也不想你没有依靠。”

楚姨娘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抹怀疑和痛苦:“姝儿……”

“可是,我真的好累……”

楚姨娘气若游丝,已经是出气少进气多了,风卿婈握着她的手渐渐惨白冰冷,然而她身下的血却像是源源不断一样流,像是要流干一个人的血才肯罢休。

那些血沾染到了风卿婈手上,滚烫而灼人,风卿婈心里闪过一抹急切,期盼着明玉能快些。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外面传来一阵骚动。

“大胆,谁准许你们擅闯皇城卫府的,不要命了!”

“我们是奉主子之命,来救贵府姨娘的!”明玉清冷的嗓音响起。

“救,你能救得了?”

“我自是救不了,若是卫矛呢?”

”卫矛,可是那个北燕第一名医?”

一道沉厚的嗓音响起:“你觉得我本人站在这里,还有可能造假?”

“人命关天,没时间跟你扯,让开!”明玉一把打退那小厮,带着卫矛走进来。

北燕第一名医卫矛,师承晏蔺,许多人对晏蔺趋之若鹜是奔着他的才去的,殊不知晏蔺也是这世间少有的医圣,而他的衣钵全都传承给了卫矛。

卫矛,当世名医,亦当得起北燕第一名医的称号,只是数年前,卫矛就隐退了身影,不再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于他的隐退,民间众说纷纭。

最有依据的一个说法,是传闻卫矛被某国有权有势之人重金求去当了府医。

传闻并非全然没有依据,上次风卿婈就在北冥翊的府里看到了这位当世名医。

今日她猜测楚姨娘情况凶险,林淑敏虽然是自己下得滑胎药,却未必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情急之中想起了卫矛,便让明玉去北冥翊的府里借人,倒是没想到他们来得这般及时。

眼见卫矛要给她行礼,风卿婈立马给他让开路:“卫大夫,先过来看看。”

卫矛一看那被血浸染的楚姨娘,便知事态紧急,他给楚姨娘把了脉,面色凝重道:“半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快,准备人参汤!”

伺候楚姨娘的小丫鬟闻言快要哭了。

一个不受宠的姨娘,手里哪儿来的人参啊!

风卿婈见状冷声吩咐:“去找你们老爷要,就说是卫矛卫大夫的话,若是不想楚姨娘死,赶紧找上好的人参来!”

大名鼎鼎的卫矛骤然出现来救自己一个不受宠的姨娘,纵然许枫有心要楚姨娘死,却也得考虑考虑卫矛因何要来救她。

或者更应该考虑到,卫矛身后的势力派他来救人,是否是楚姨娘身上有什么值得如此的地方。

许枫这样一个利益熏心唯利是图的人,他不会嗅不到这些。

嗅到了这些,他不仅不想让楚姨娘死,还会竭尽全力让楚姨娘母子好好活着。

因为楚姨娘是卫矛身后人看重的人,许枫这样一个人,必然不惜一切想和那股势力搭上。

这也就是,风卿婈为何让明玉去找来卫矛的另一个原因。

果不其然,她真是料到了许枫的心思。

那丫鬟走了没半柱香就带着几颗上好的千年人参回来了,与她一同来的,还有许家老夫人,许夫人和许枫。

风卿婈躲在阴暗处,打眼一看,许家所有重要人物都到场了。

人参汤很快就炖来了,卫矛不亏是名医,他说楚姨娘半只脚已经踏进去鬼门关了,可在他的金针之下,居然把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两柱香过后。

伴随着一声啼哭,楚姨娘成功诞下一个皱皱巴巴的男婴。

只是楚姨娘没有力气,婴儿长时间生不出来,导致啼哭的嗓音微弱。

“恭喜老太夫人老爷夫人,是位小公子。”

林淑敏顶着许夫人剜人的目光,颤颤巍巍地将孩子抱了出去。

许枫只是匆匆一眼并不多关注,比起喜得贵子,他的注意力更多是在里面卫矛的身影上。

许夫人一张脸盘子铁青,暗咬银牙。

只有白发苍苍的许老太夫人抱着什么小婴儿逗弄,笑得牙不见眼:“好好好,我许家第一个男儿,枫儿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卫矛从里面走了出来。

许枫一瞧见他出来,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多谢卫大神医出手相助,卫神医果然不负当世名医的称号,若非神医妙手回春,我这妾室今日便是捡不回来这一条命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