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卫矛皮笑肉不笑:“老夫救回来的可不止一条命啊。”

言下之意,若非他来再晚一些,楚姨娘这会儿就是一尸两命的下场。

“是是是,卫神医功不可没,大恩不言谢,卫神医请受我一拜!”

许枫作势就要拜了下去,卫矛却抬手挡住了他的动作。

“许副统领不必如此,老夫不过是受主之托而已。”卫矛顺了顺长须,神色淡漠:“老夫这就回去复命了。”

许枫听得心中一跳,他等得就是这句话!连忙拦住了卫矛:“卫神医且慢,不知卫神医可否告知你的主子是何人?”

对上卫矛讥讽的视线,许枫连忙说:“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今日承受了您主子如此大恩,我若是不当面去感谢一番,则心中过意不去。”

“感谢就不必了,我家主子也不是谁都能见到的,你若真心感谢,就好好对待你这个姨娘,他与我家主子间有些渊源。”

卫矛说完这意味深长的话,扬长而去。

而许枫则呆立当场,过了片刻他忽然笑了一声,脸上浮起巨大的笑意。

他大声当着一屋子的人大声宣布:“楚姨娘陪伴我十多年,曾经为我诞下长女,如今又为我诞下长子,功不可没,从此以后,楚氏姨娘升为良妾,不再是贱妾。”

许夫人面色黑沉,闻言拧眉:“老爷!”

“叫什么叫,你若是肚子争气一点,早就给我枫儿生下嫡长子了。”许老太夫人狠狠瞪了一眼儿媳。

许夫人骤然噤若寒蝉,不敢再吱声了,那看似柔顺温婉的眉眼之下,是浓郁的阴霾。

许枫没有管两个女人之间的波涛汹涌,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楚姨娘的院子。

许太夫人和许夫人也都先后离开。

风卿婈从阴暗的角落里站了出来,看了一眼已经昏沉沉晕睡过去的楚姨娘。

昏暗的烛火下,楚姨娘满头青丝潮湿地看向贴在脸上,整个人毫无气色,若非还有呼吸,否则真像个死人一样毫无生气。

这样细看,楚姨娘的侧颜倒与许姝茵如出一辙。

风卿婈心中五味杂陈,她抿了抿唇,忽然眼角余光看到一道身影踮着脚尖往外开溜。

风卿婈眉梢一跳,跟上了那道身影。

林淑敏是去找许夫人的。

作为一个内宅妇人,看似登不得大雅之堂,可连一个姨娘腹中孩儿都容不下去的人,能指望她有多良善?

今夜许夫人计策落空,偏偏楚姨娘诞下了许枫的长子,林淑敏若是再不去哀求求情,只怕明天怎么死得都不清楚。

林淑敏在黑灯瞎火的大院内摸着腕上沉甸甸的金镯子,一边愤恨一边肉疼。

若是没有那两个女子凭空出现,她今夜早就完成许夫人交代的事情了,这金镯子也不用还回去了,还会有一大笔钱财。

可如今,她到手的金镯子不仅没了,还有了性命之忧。

林淑敏恨的咬牙,可金镯子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小命来得重要。

她一狠心,将腕上的金镯子褪了下来,往许夫人的院中走去。

“站住!”

一道清冷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听在林淑敏耳中,无异于魔音贯耳。

林淑敏浑身一颤,拔腿就跑。

一线银光嗖的一声袭来,在黑夜中割断林淑敏半截头发丝,钉在她面前的柱子上。

林淑敏双腿一软,吓得扑通一声就朝风卿婈跪下了:“哎呦,两位女侠,楚姨娘母子平安,你们就不能放过我么!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要养活呢,如今将许夫人给得罪个透透的了,还不知道小命能不能保得住呢!你们何苦如此逼我!”

她也只能卖卖惨,祈求能激发风卿婈的怜惜之情,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敢做。

不仅畏惧风卿婈手中的匕首,更畏惧于风卿婈的身份。

旁人不清楚,她可是太清楚那大名鼎鼎的卫矛是谁请来的。

这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女子,可大有来头呢,由此她更加苦恼了,她不知道这女子怎么就盯上她了,缠着她不放。

“女侠,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林淑敏苦着脸哀求。

“我可以保你不被许夫人追责,也会保你性命无忧。”风卿婈沉沉道:“不过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

林淑敏才刚升起的喜色僵在脸上:“什么事?”

“作证你母亲曾经接生过礼部尚书府二小姐,并遭到魏家的追杀的事情。”

“你究竟是谁?想做这些干什么?”

林淑敏脸色唰白,死死盯着风卿婈,妄图从她那双眸子里看出什么来。

可惜除了内敛深沉,林淑敏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才是我来找你的真实目的,说吧,做不做?”

风卿婈挪步,走到林淑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难道你家破人亡,亲人都被杀害,这些仇,你不想报吗?不想替他们伸张冤屈吗?”

林淑敏眼中闪过一抹挣扎,随即被浓浓的惧色取而代之。

“女侠,我如今不求其他,只希望我的丈夫儿子平平安安的,魏家权势滔天,我不希望像我母亲那样为全家带来灭顶之灾……”

果然如此……

风卿婈早已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她轻垂眼皮:“我说过,我会保你性命无忧,无论是谁对你下杀手,我都会允诺。”

“而且,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大笔钱。”

这些话让林淑敏狠狠心动了,可她毕竟不是冲动之人,不会一时脑热就答应风卿婈。

“女侠,恕我直言,你看起来还是个不及双十年华的小姑娘,我不能完全相信你。”

“是吗?”

风卿婈摘下面巾,林淑敏毫无防备,骤然见到那可怖的斑痕,吓得陡然吸了一口气:“你你你……”

“倘若我是昭华郡主,你还不相我么?”风卿婈将面巾重新覆盖在脸上。

林淑敏东躲西藏这么多年,时刻关注着仇人的讯息,也知道自己母亲是因为谁遭受灭顶之灾的,除了魏家她最关注的就是风夫人和风家。

自然也清楚风家大小姐风卿婈的种种事迹,甚至风卿婈被荣封郡主那日,她还躲在人群中远远地见过她一面。

只是今日她骤然出现,又是刀刃相逼又是冷眼胁迫的,一时间没认出她来。

“你们不是一家人吗?”林淑敏颤抖地看向风卿婈:“你为何要如此?”

“我与风夫人可不是一家人。”风卿婈眉目轻扬,也不与林淑敏绕关子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只是不想我爹被风夫人蒙在鼓里当傻子?”

“你知道什么?”林淑敏骤然抬头,下一秒便将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恐怕帮不了郡主。”

“是吗?你确定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么当年兰生为何救下你?”

林淑敏瞳孔里满是惊恐,看风卿婈的眼神犹如见了鬼一样。

“当年你被魏家的刽子手逼迫到绝境,是兰生救了你,你猜他为何救你?”

她的眼神似乎有魔力一般,林淑敏明知问下去不会有好事,却还是被她蛊惑着追问:“为何?”

“为了以防万一,防魏家与风夫人哪一日翻脸时,以你为底牌,来证明风夫人与他还有一个女儿,以此来缚制魏家。”

“兰生?风家二小姐是兰生的女儿?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林淑敏不可置信地尖叫起来。

当年确实是兰生救下她的。

只是兰生只告诉她风夫人为何要杀她的缘故,还有他救她也是出于怜悯之心,却并没有告诉兰生与魏嫣之间的关系。

“不然,你如何解释兰生无缘无故救你的事情?啧!并非我以貌取人,只是……他一个青楼小倌出身的,真有那样的侠义心肠?”

“青楼……小倌?”

林淑敏崩溃了。

“他怎么可能是青楼小倌!”

林淑敏始终以为自己的丈夫是心怀明月的高洁之人,是顶天立地的大男儿,可如今竟然说他是一个青楼小倌!

这让她如何接受!

“我不相信!”林淑敏苍白着脸,指着风卿婈尖叫道:“定是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编排出这许多莫须有的事情来骗我的。”

“是与不是,你去‘绿柳春风’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

‘绿柳春风’是盛京城赫赫有名的烟花之地,上至强权贵绅,下至贩夫走卒,来者不拒,大名远扬。

当年的兰生也是‘绿柳春风’里有名的人物,只要去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若是你想通了,明日‘绿柳春风’对面庆来酒楼,我会在那里等你。”风卿婈话毕,不再看瘫软在地的林淑敏,转身离去。

她也不担心林淑敏会再去找许夫人,林淑敏心肝俱颤,此时此刻她没那个心力去。

“郡主如何得知得这么详细,如何得知是兰生救了林淑敏?”明玉跟在风卿婈身后,看着少女遍布斑痕的侧颜,只觉得暗暗心惊。

今日郡主一番手段,让她实在佩服。

她以为她很了解郡主了,可原来,不过是她的冰山一角。

“从你说兰生和林淑敏在一起时,我就猜到了。”风卿婈说。

明玉只有佩服:”郡主深谋远虑。”

风卿婈却兀自一笑,没有回答。

明玉问:“郡主以为,明日林淑敏会来庆来酒楼吗:”

“她会来的。”

风卿婈的身姿与浓浓暗夜融为一体,清冷的声音在黑夜中有着莫名的笃定。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