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时间一分一秒缓缓流过。

风卿婈终于擦完了北冥翊的长发,如负释重地退开一步。

鼻息间那抹淡淡的幽香骤然淡了,北冥翊的心头也倏然一空。

风卿婈看了一眼窗外:“天快要亮了,好好休息。”

他点点头,很是乖巧。

风卿婈暗暗松了一口气,回到尚书府不久天就亮了。

次日,风卿婈盯着眼线淡淡的青色,进了庆来楼,少女用薄纱覆面,穿着打扮也并不亮眼。

二楼半开的窗户后,一双狼隼似的眸子却在她进门那刻就锁在了她身上。

风卿婈似有所感,抬眸扫视,奈何正是晌午时分,庆来楼人来人往人声沸腾,并未扑捉到令她不适的来源。

风卿婈微微皱眉,一边注意四下,一边抬步往二楼包房走去,嘭地一声,房门紧紧闭上,被人窥探的感觉从周身消失。

一定有人在看她,风卿婈相信自己的直觉。

可这偌大的酒楼,想要揪出那人来,何其困难?

她秀眉微微拧起。

明玉看出风卿婈的不悦,低声问:“郡主,怎么了?”

风卿婈摇了摇头:“无事。”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吞吞喝起来,窗户被她推开一条缝隙。

上菜的店员,招呼客人的小二,吃饭的食客………庆来楼中依旧人来人往,风卿婈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到可疑之人。

反倒是看到了林淑敏进门来。

风卿婈冲明玉投去一眼,明玉转身出去了,没过一会儿,她带着面色萎靡的林淑敏来到包厢里。

“参见郡主!”

林淑敏双眼肿胀,眼皮厚厚地盖在眼珠上,整个人犹如遭了霜打的茄子,十分憔悴,再没了之前那股子滴溜溜的精明样儿。

她一见风卿婈,双膝扑通就跪到了地板上。

风卿婈眼皮微垂,拿起小巧的琉璃盏给自己倒了茶喝,这庆来楼果真不负盛名,就连这茶也是上等好茶,清甜微涩的茶香缥缈整个包间,令人心脾俱清。

氤氲茶气蜿蜒而上,午后的薄阳也浸透后窗射来,少女坐在双开的云绣柳竹屏风前,一身雪云纱裙,黑色的乌发柔顺地从肩头垂落,周身雾气缭绕,倒不像是个真人。

她兀自喝着茶,并未搭理林淑敏。

林淑敏心中愈发不安,向前膝行两步:“郡主,郡主,你想让我办的事儿,我答应你!”

风卿婈抬起眼皮来。

林淑敏满脸恍惚:“我昨日跟踪我家那口子了,发现他当年真是青楼出身的小倌,而且,我还发现他去尚书府了,回来的时候,身上有股子香味儿!”

“他是我孩子爹,现在却与害我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藕断丝连着,把我蒙在鼓里,兰生个天杀的……他若是心悦那女人,又何苦来招惹我!他究竟想做什么?”林淑敏磨牙切齿:“昨日郡主有提及此事,我一时还未想通,烦劳郡主详细告诉我解惑。”

风卿婈这下不得不另眼相看这妇人一眼了,短短时间内,发现了风夫人与兰生如今的联系,并没有一蹶不振或者愤怒难当与兰生撕破脸皮,反而思考起了兰生的意图。

她能在魏家的眼皮子底下保下自己一条命,也并不都是兰生得功劳。

“简单,他想给自己留个保障。”风卿婈将茶杯放到茶几上。

“保障?”

“对。”风卿婈点头:“你一定很好奇,兰生既然是一个青楼小倌处身,为何却能从魏家人的眼皮底下救下你。”

这确实是林淑敏猜不透的点,这也是为何她从不曾质疑兰生的缘由。

“因为在你之前,兰生也是跟你一样被魏家杀手追杀过的,他在九死一生中从魏家杀手手中逃了,而且百炼成钢,也就练就了一些对付魏家杀手的法子,有一就有二,到了你的时候,就很熟练了。”风卿婈说。

“他不是魏嫣的姘头么?魏嫣为何要杀他?”

“你理解错了,杀他的是魏家,杀你的才是魏嫣,施令者不同。”

“魏家为何要杀他?“

“他一个青楼小倌招惹了魏家大小姐,并让金玉明珠暗结珠胎,哄着她私奔,这不该死么?”风卿婈淡淡的。

林淑敏却打了个寒战:“他救我是因为?”

“他救你是要一个保障,若魏家或者魏嫣敢乱来,你就是他手里的刀,用来戳向魏嫣和魏家,风云瑶是症结所在。”

这是风卿婈结合前世今生的所知所闻推测出来的事情。

除此之外,风卿婈想不出还有什么第二条让兰生如此冒险的。

林淑敏嘴唇战栗,惊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他好……好算计!”

“那么你呢?”

风卿婈抬起眼皮看向林淑敏。

她的眼神清凌凌的,一点儿也不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该有的眼神。

林淑敏心中一紧,攥紧袖子:“事到如今,若是兰生没去招惹魏嫣,与我安安稳稳相守后半生,我还能对他此前的一切都当没看到,可如今他跑去与魏嫣勾搭到一起,我真的……”

林淑敏死死咬住嘴唇,满眼恐惧:“魏嫣,那可是魏家大小姐啊,是蛇一样心狠手辣的女人!他如今不知死活又与她凑到一块儿,那女人很快就会发现我和平安的存在的,兰生他这是完全不顾我们娘俩的死活啊!”

林淑敏忽然激动起来:“我再不行动,等着被魏嫣发现,我就是一个死!与其如此,不如拼一把。郡主,我答应你,去作证!”

“我去作证!当年我娘就是接生了风家二小姐的婆子,后来全家老小惨遭魏家杀手的屠戮,只余我一人还生,这桩冤案的册子还在京兆府尹的案前放着!”

林淑敏被勾起了昔年的记忆,哭得撕心裂肺,眼睛通红。

风卿婈静静看着她,等林淑敏止住了哭意,才嘱咐她道:“你先别声张,也别让兰生看出你的异样,等时机到了,我会让侍女通知你。”

风卿婈给明玉一个眼神,明玉心领神会,将林淑敏从地上搀扶起来,又给了她一个沉甸甸的袋子。

林淑敏摸了摸袋子,一叠声地谢过风卿婈,才抽抽搭搭地走出包厢。

明玉去而复返。

“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人?”

明玉摇头。

难道真是她的错觉?风卿婈不禁质疑起自己的直觉。

“郡主以为,此事何时才能提上日程?”明玉问。

风卿婈与风夫人本无仇,奈何重生后,风夫人几次出手欲至她于死地,这是其一。

前世她以一人之力助整个魏家水涨船高,最后却葬身于她兄长魏峥之手,这是其二。

原身风卿婈,在风夫人的手下过了那么多年苦日子,最后死于非命,风夫人也逃不了干系,她如今承接了这具身体,就该替她报仇,这是其三。

风卿婈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唇角缓缓勾出一抹冷笑:“和风夫人的账,是时候该清一清了。”

她嗓音慵懒,细听却有着刀子一般的锋利。

明玉打了个寒战,连忙低下头。

半月后,风卿婈万事俱备,就在她准备让明玉去给林淑敏消息时却发生了一件事情,让风卿婈延迟了计划。

距离风云瑶十六岁的生辰不过几日功夫便到了。

近一年来,但凡府中聚集多人总会发生些出乎意料的不好之事,给风东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风东庭便跟风夫人提议,风云瑶的生辰就自家人好好办一场,至于外宾和亲朋好友,能不请就不请。

这样的提议却被封夫人一口回绝了。

笑话,她魏嫣女儿一年一次的生辰必定得宴请四方大办,怎么能这么悄无声息就办了呢?

风夫人上挑的凤眼之上,描的细细的眉微微紧皱:“我还打算借着生辰,多请些青年才俊来呢,这些人可都是我万里挑一出来的好男儿,家世品性外貌都是顶顶好的,配得上我们瑶儿。”

“可是夫人,我瞧着瑶儿对玄王殿下余情未了,对此事很是抵触,你若是强行如此,只怕会毁了你们母女间的情分。”

风东庭委婉地说。

“母女情分?她是女儿我母亲,她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再抵触又如何?我是为了我她好才如此。”

风夫人没有把风东庭的话听进去:“你是瑶儿的父亲,不能太优柔寡断由着她胡来。你别看瑶儿对玄王死心塌地的,那是她眼界太小,从小到大只接触过一个北冥玄,就觉得非他不可了,这世间好男儿多的是,等她见了那些好男儿,必定不会如此,到时候岂非皆大欢喜?”

风东庭拧了拧眉,他直觉此事不妥,可风夫人向来是最有主张的一个人,但凡她决定的事情谁也阻拦不了,于是他只能点头。

“是是是,夫人深谋远虑,一切都是为了瑶儿好,那丫头会知道夫人的苦心的。”

风夫人满意地笑了,明明将近四十的人了,保养得当,一笑起来,眉眼间妩媚显露无疑,颇为动人。

风东庭心中一动,笑眯眯地凑过去:“夫人辛苦了,我给你捏捏肩膀。”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