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当日晚间,风卿婈被请去了风家花厅用饭。

听风夫人宣布要大办自己的生辰宴,风云瑶脸上喜色一闪而逝,冲风卿婈投去得意洋洋的一眼。

风卿婈视若无睹,风云瑶便自讨了个没趣。

她愤恨地盯着风卿婈,脸上的怨恨却在下一瞬变戏法一样转为温婉明媚的甜腻笑容:“父亲,你能不能在瑶儿生辰当日备两份礼物?“

“好好好,我的女儿自然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爹也会给你摘下。”风东庭夸大其词:“只是你要两份礼物干什么?还为何是独独两份?“

“瑶儿只是想起来姐姐还没收到过生辰礼物,想让父亲也给她带一分礼物。”

话音一落,饭厅里的下人们纷纷赞叹起二小姐善良体贴。

风卿婈却扯了扯嘴唇。

这与其说是体贴,不如说是高高在上的施舍。

风云瑶就比她小半岁多,然而从小到大,风云瑶每次的生辰有多风光热闹,风卿婈的生辰就有多悄无声息。

只怕所有人都忘了风家大小姐的生辰是什么时候了,就连风东庭这个做父亲的记不记得也难说。

风云瑶在旁的地方找不到踩踏风卿婈的点儿,今天就借着这事儿狠狠踩踏起她来。

风卿婈扯唇:“倒也不必,我库房里的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必劳父亲破费。”

“……”

她嗓音极淡极疏离,风云瑶也没有看到她脸上有什么哀愁自怜的神情。

像是卯足了劲儿的一拳头落在了棉花堆里。

风云瑶气结不已。

风夫人在一旁看着,只觉得自己女儿手段真是上不得台面来,如此言论在自家说说也就算了。

在外人面前说这种话,别人会觉得风家人厚此薄彼偏心多一点?还是赞叹她风家二小姐深明大义多一点?

这么多年教养出来的女儿,还是不尽人意。

她叹息一声,随手夹了一筷子红烧鱼放到风云瑶碗中:“行了,先吃饭。”

风云瑶也察觉到了母亲的不悦,低低哦了一声,夹起鱼肉送到唇边,不知为何,平日里吃着酸香入味的鱼肉此刻却油腻冲天,那股子油腻中还带着鱼腥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腻的风云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呕!”

她扣住桌子边缘,差点儿当着众人的面呕出来。

风夫人和风东庭都是一惊:“瑶儿!”

“这鱼什么味儿?闻着这么恶心人!”风云瑶捂着胸口,眼睛里水波泛滥,拧眉说:“咱们家厨子厨艺越来越差了!”

风夫人眉间疑惑丛生:“我刚吃着还是和往常无二,你怎么会觉得恶心?”

“一样吗?”风云瑶有些不相信。

“还是请大夫来看看吧,萃儿,去找大夫过来。”风东庭着急的说。

风云瑶觉得那股翻涌的恶心平复了一些,她摆摆手:“爹,不用了,可能是今天没怎么吃早饭,胃里有些不舒服。”

“真的不用大夫看看吗?“风夫人问。

风云瑶摇了摇头。

这一切都被风卿婈收入眼中,她不动深色地盯着风云瑶看了一会儿,唇边扯出一抹笑意来。

回到英落苑,风卿婈舒舒服服地坐到软塌里,说:”明日去告诉林淑敏,让她先别行动。”

明玉看向她,不解风卿婈为什么会突然变卦了。

风卿婈眉眼带笑:“你没发现风云瑶今日的异样么?”

明玉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风云瑶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若说异常……:“郡主的意思,是说在饭厅里?”

明玉总是经过人事的姑娘,年纪也大,仅此一说不由惊讶道:“郡主不会认为……”

“对,我猜测风云瑶怀孕了。”

明玉一瞬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怎么可能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她与北冥玄暗通曲款多日,若是肚子没动静,那我可就低估了北冥玄了,不过显而易见……”风卿婈摇头:“他不是坐怀不乱的君子。”

明玉拧眉:“北冥玄与郡主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北冥玄如此行径,真是该死!”

“正因为是板上钉钉的事儿,所以我才让那对狗男女为所欲为,只有如此,我才有退婚的机会。”风卿婈把玩着桌上的空茶杯,细腻修长的指尖覆于杯沿,指甲盖轻轻敲击两下。

她昳丽的眉眼间俱是轻快的笑意:“很快,风云瑶就会以此为筹码告诉北冥玄,北冥玄定然会在自己第一个孩子落地之前安排好他的母亲……北冥玄有的头疼了。未娶妻便与其妹暗通曲款致使暗结珠胎的事情也不光彩,只要我利用得当,北冥玄那样一个在意自己面子的人,定然会答应退婚。”

“可是圣上那日分明有意让郡主与玄王成婚,岂容如此反复无常?”

“那就是北冥玄需要考虑的事儿了。”风卿婈面色淡淡的。

何况,如今的永宁帝,连下的圣旨不被人当回事儿看,嘴里还没说出口的话,被人驳回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明玉一惊。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郡主并不心悦玄王,甚至隐隐厌恶排斥玄王,如今的局面,也完全是北冥玄的一厢情愿。

可太后寿宴上北冥玄那般明示,明玉瞧着风卿婈也无所行动,就以为她是已经接受了北冥玄,没想到,她居然会来釜底抽薪这一招。

“那么郡主不要林淑敏行动……”

“你以为风云瑶费尽心思是为什么?我这个做姐姐的,总得成全她才行。”风卿婈唇角勾起一抹运筹帷幄的笑意:“这个节骨眼上,林淑敏不能行动,至少得等北冥玄请旨让风云瑶为妃之后,才行。”。

“只是关键点在于风云瑶是否真的怀孕了。”明玉思索片刻说。

她从未见过有孕时的女子,只是从前听人说起过女子有孕会呕吐,食欲不振精神萎靡……今日瞧着那风云瑶倒是不像精神萎靡,郡主虽然心思细腻也聪明绝顶,可她也只是个十六岁的未出阁姑娘,自小养在深闺中,她真的能确定风云瑶怀孕了?

明玉对此抱有怀疑的态度。

风卿婈看一眼明玉,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说:“你留意砌玉苑那边,迟早会发现我说得是猜测还是真的。”

明玉低头:“是,慎重起见,等奴婢确认了再做打算也不迟。”

“嗯。”

风卿婈看着明玉的背影,微微眯起眸子。

她很确定,风云瑶怀孕了。

她活过那么大岁数,不仅是对这些事情耳濡目染,也因为……她也曾有孕过。

只是那个小生命在她腹中悄无声息地走了一遭,被他亲爹一碗毒药下去,连同她一起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风卿婈平静的眸子蓄起丝丝缕缕的冷芒。

她自重生后就回避前世的一切,前世相识的人,包括前世的仇恨,因为她很清楚现在的自己,在权势滔天的魏家面前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

对抗不了敌人,便只能收起仇恨。

因为放任仇恨左右自己的心智,只会被魔鬼驱使而作出无法挽回的蠢事。

她不是这样的风卿婈,所以在没有足够强大的能力报仇之前,她选择回避遗忘仇恨。

可今日,却是唤起了她的仇恨之心了。

“咔嚓!”

风卿婈手指骨节发白,那精致的瓷杯在她手中碎裂,瓷片陷进掌心里,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指缝低落到雪白的地毯上,朵朵花开。

风卿婈犹不自知。

“天呐!”

荷儿听到声响进门来,惊呼一声,随即扑过来抓住风卿婈的手:“郡主,你的手流血了!郡主快放手!”

风卿婈如梦初醒,豁然张开手。

白皙娇嫩的手掌心里一片血肉模糊,荷儿看得心惊不已,翻箱倒柜的去找伤药。

看着给自己上药的小丫鬟面容惊慌的样子,风卿婈慢慢平复心中的情绪,温和地说:“杯子不小心碎了而已,不用这样惊恐。”

“真的是不小心碎了吗?“

荷儿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风卿婈。

她刚才进门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分明是郡主自己捏碎了那杯子。

再说杯子碎了赶紧扔掉就好了,哪有人还把碎了的杯子紧紧捏在手里的?

而且刚刚一刹那,郡主的冷冰冰的神情也真的好可怕好可怕,简直跟平日里判若两人。

就算是郡主平日里对上夫人老爷二小姐,也从来没有露出过那样的表情来。

荷儿不由打了个寒战。

“郡主,身子可是自己的,有什么伤心生气的事儿,您跟奴婢说好了,奴婢虽然蠢笨,可是也能宽慰郡主啊,再不济,奴婢还能给郡主做好吃的,人伤心难过的时候,吃好吃的就能让心情变好了。”

“是吗?”风卿婈微微一笑,捏了捏荷儿肥嘟嘟的脸:“那荷儿去做点好吃的吧。”

“好。”

荷儿一瞧风卿婈笑语晏晏的样子,才放下心来,包扎好风卿婈的手,手脚麻利的收拾了地上的血渍,才去给风卿婈做美食。

……

一转几日过去,离风云瑶的生辰越来越近了。

明玉也确定了,风云瑶是真的怀孕了。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