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黑甜一觉。

风卿婈再度醒来的时候,傍晚的橙光透过窗棂,洒满整个寝室。

她打开门出去,见荷儿正对着一桌子宝贝犯难。

见到风卿婈,赶紧跳起来:“小姐,你醒了?”

风卿婈点点头,走过去将那颗南珠拿在手里抛了抛,看得荷儿心惊肉跳,生怕她接不住把南珠摔了。

“小姐,老太太摆明了是想要这些东西的,你今日没给她,她不会怀恨在心吧?”

“她想要我就给?”

“往常您舅舅送来的珍贵物件儿,都被老太太给搜刮走了。”

原主的舅舅,是盛邵,她前世的好兄弟。

一朝重生,前世的好兄弟变成了舅舅……

风卿婈把南珠放下,问荷儿:“盛……舅舅家与我的关系如何?”

话虽这么问,但她觉得原主和盛家的关系应该不如何好。

否则盛邵怎么可能看着外甥女被如此欺辱,而无动于衷?

荷儿摇头:“他们亲厚小姐你,你不亲他们。小姐您忘了?自夫人离去,你脸上生出这斑痕后,就再也不愿意出去见人了,只愿意让你舅舅一家看见。本来你脸上生了斑痕这事儿是保密的,可在表少爷来看过后,这消息就不胫而走,闹得沸沸扬扬,小姐你与他们生了嫌隙,自此不愿意往来。”

风卿婈若有所思,果真如表面这般?

“那我如今再去他们冰释前嫌如何?”她问。

“啊?”荷儿嘴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小姐,你不在意了?”

风卿婈摇头:“尚书府一群豺狼虎豹,你我主仆二人孤苦无依,总要找个强劲的靠山,如果舅舅愿意帮我,我们的日子不会入眼下这样困顿了。”

“可是……你去年因为冲撞了老太太,老爷便下令不得他允许,不许私自出府去。”

很好,这就是变相的囚禁了。

风卿婈冷笑,现如今她若要出去,就得征求风东庭的许可。

风家这些年肆无忌惮的欺辱风卿婈,不就是摆明了知道她不会去找盛邵。

又怎么可能放她去盛家?

以风卿婈对盛邵的了解,若是被盛邵那个暴脾气知道他的外甥女被如此欺辱,把风东庭牙卸下来都是轻的了。

荷儿愁眉苦脸:“小姐,这条路走不通,我们还是想想其他法子吧。”

风卿婈摇摇头:“我自有妙计。”

这时,英落苑的门被哐哐敲响。

荷儿把门打开,两个家丁手里提着的食盒站在门口,见到风卿婈也毫无恭敬之意:“吃饭了!”

嘭的一声,食盒被丢在地上。

荷儿显然对此见怪不怪了,低眉顺目地将食盒提到桌上来,一一打开。

食盒分三层,第一层放着一碗馊了的米饭,第二层是一碟乌漆麻黑的酱菜,第三层是一碗不知道什么做的,让人一看就倒胃口的汤。

风卿婈:“我平常就配吃这种……猪食?”

荷儿脸一垮:“也不是,逢年过节会好一点,这个算是最差的,大约是今儿个小姐你冲撞了老太太,他们给你的教训。”

风家人口口声声说是恶奴欺负人,把人给发卖了。

怎么如今她的处境竟一点儿也没改善?可见是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的场面话!

呵呵。

风卿婈眉眼间划过一抹冷意,她把食盒盖上,几步走到门口,冲着那两个还没走远的家丁道:“过来,本小姐有赏!”

两名家丁一听有赏,对视一眼喜上眉梢,虽然整个尚书府都知道大小姐的宝贝都被老太太给吞了。

可据说这次大小姐得了不少平阳长公主的赏赐……

“大小姐。”

“大小姐好。”

两名家丁腆着脸上前。

风卿婈睥了二人一眼,忽然提起食盒狠狠砸在两人头上!

里面的汤汤水水撒下来,伴随着惊叫声,二人被淋得满头满身都是。

风卿婈冷着脸:“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她回身,一脚踹上门,发出震天的响声。

荷儿呆在原地,已经完全石化。

小姐,好生威猛厉害……

“可是小姐,这是我们唯一仅有的食物,这样扔了,我们回头吃什么?”

风卿婈看小丫头都快要哭了,不由好笑:“明日一早,我给你好东西吃。”

“真的?”

“真的。”

荷儿将信将疑,一步三回头地回屋关上了门。

风卿婈也抬步回房,继续补觉。

这具身体太弱了,走两步路就喘,她原先还以为是有什么不足之症,现在看来,也有被饿虚的原因。

英落苑中如此,那尚书府的前厅里却迎来了一尊大佛。

一听说北冥玄要来,方才还活蹦乱跳的风云瑶就躺在床上起不来了。

尚书府大厅里,灯火通明,茶香四溢。

北冥玄一席黑衣,龙章凤姿,身材伟岸。

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问:“请大夫过来看过瑶儿了吗?”

风东庭夫妇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

“看过了,大夫说是一时气急攻心引发的晕厥,要多加休息才行。“

风夫人一边回话,一边瞧着北冥玄的神色,心中不由暗喜,如今风东庭被皇上批罚了,旁人都对风家避之不及,玄王这时候居然还上门来。

可见玄王对自己女儿情深义重。

大哥曾经分析过——皇上膝下子嗣不多,齐王年幼无知,麟王凶残狠辣不得皇上欢心。

太子倒是得皇上的爱护,从小被立为皇储,可惜被爱护的太过了头,低调寡淡,性子说软弱也不为过,在朝中无所树建,完全没有个太子样。

几位皇子中,唯有玄王文武双全,雄才大略,朝中有不少人的拥护。

这样的人,才适合做北燕未来的掌舵人。

要说风东庭那短命的原配也确实有眼光,当年她与庄贵妃交好,为自己女儿定下如此好的姻缘。

可惜,风卿婈终究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风夫人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玄王,因为极大可能未来玄王会取太子而代之,登上那至尊高位。

到时候自己女儿就是一国之后……

一定要尽快搅黄玄王与风卿婈的这门婚约。

风夫人这头在心里把算盘打的啪啪作响。

那头北冥玄若有所思的放下茶盏:“本王去看看瑶儿。”

按理,外男进入女子闺阁于礼不合,可眼前人是北冥玄,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若是玄王一时冲动,促成一门亲事,正中他们下怀。

风东庭夫妇迎着北冥玄走出大堂,突然看到淋得浑身狼狈地两名家丁从英落苑的方向走来,猝不及防被北冥玄看到。

北冥玄有洁癖,见到两个人的样子,浓眉皱起。

风东庭身边的管家大声呵斥:“两个不长眼的混小子,没看到玄王爷在这儿,你们弄成这样是做什么?”

两名家丁面色骤变,赶紧过来行礼,这才哭丧着脸说:“老爷饶命,我们也不是有意的,是大小姐她对送去的吃食不满,把食盒里的吃食倒在我们头上的。”

“什么?”当着北冥玄的面,风东庭颇觉被拂了面子,他恼怒:“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两名家丁低着头,浑身发出的刺鼻味让北冥玄一再皱眉,对风卿婈生出来的一丝好奇也化为乌有。

想到那张斑痕的脸,愈发厌恶。

“风大人,带我去看瑶儿。”

风东庭连连点头。

等他们走远了。

风夫人才走到两名家丁面前:“你们今天做得很好。去库房领赏。”

“谢夫人。”两名家丁满头雾水,不懂夫人特意让他们这幅样子在这里等玄王干什么。

想起刚才玄王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厌恶,两个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砌玉苑中。

风东庭夫妇有意让北冥玄和风云瑶相处,二人走到寝室外面就止住了步伐。

北冥玄一人来到风云瑶寝室,拉开珠帘:“瑶儿,你怎么样了?”

风云瑶青丝半披在消瘦的肩膀上,脸色苍白,双眸凝水,望着北冥玄的时候要多楚楚可怜就有多楚楚可怜。

北冥玄的心都被软化了,他走过去,撩起风云瑶贴在脸上的发丝。

风云瑶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王爷,瑶儿身子抱恙,不能给你行礼了。”

“行什么礼,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你只当本王是个普通男子就行。”北冥玄摸她的头,富有磁性的嗓音激起风云瑶心中无数涟漪。

“那怎么行,普通男子哪里会有王爷您的高贵威严,丰神俊朗……”

风云瑶语气里满是钦佩。

一时间,二人眼里之余彼此。

房间里温情脉脉的气息让风云瑶面露羞怯,如一只含羞带怯的荷花。

北冥玄握住她的手,渐渐凑近,风云瑶心跳如鼓,闭上眼睛。

突然就听北冥玄在耳畔开口,磁性的嗓音让风云瑶脸上温度变烫,心里却如被浇了一捧冰水凉下来。

“瑶儿,之前风卿婈进猎场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北冥玄幽幽盯着风云瑶,他派人调查过,下人听说是风云瑶撺掇风卿婈进入猎场的……

风云瑶睫毛颤抖,她心中有些慌乱,深吸口气稳住心神。

再度睁眼的时候,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晶莹:“王爷,是怀疑瑶儿害姐姐吗?”

北冥玄一言不发。

泪珠顺着脸庞滚落下来。

风云瑶赌气似地说:“如果在王爷眼里瑶儿是如此恶毒的人,那么请王爷离开吧!瑶儿与王爷自此不相往来,左右如别人所说,瑶儿与王爷名不正言不顺,呜呜……”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