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若你不喜欢我,我这就离开。”

少女甩手而去,却在转身那一瞬间,一股大力袭来,风卿婈被拉入他的怀抱里。

少年的胸膛硬邦邦的,扑鼻而来的乌木沉香的味道将她围得密不透风,侵占了她的一切。

“别走!”

他双手紧紧禁锢住风卿婈的纤腰,力道之大,恨不得将她吞入骨腹,他眼神黯然,羽睫轻轻颤抖,重复道:“别走,不许走!”

计谋得逞,少女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她温柔地抚摸他的脸庞:“放心,我不走,方才不过是刺激你,想要清楚你对我的心思如何而已……”

北冥翊却不肯放松,他将头靠在她脖颈里,吸允着属于她身上淡淡的体香。

“放心,我不走,你喜欢我,我自然也是心悦你的。”少女继续哄骗。

北冥翊睫毛轻颤,对上她眸子,半信半疑地问:“真的么?”

风卿婈坚定地点点头:“是的。”

“那从前,你为何跟我不告而别?你知道我找你找了多久吗?”北冥翊喉结滚动,灯光下,他漆黑的瞳孔里浮现丝丝湿润:“你想去救魏峥,我无法阻止你,可你临走前答应我了,要回来的,还答应给我带西域的弓箭,我期待了好久……结果却等来了你的死讯。我并不相信你真的死了,可魏峥那个浑蛋,却切切实实地运着你的尸体回来了,我再不相信也得相信。”

北冥翊看着风卿婈的眼睛,停顿了一下:“可魏峥却说你是因为好大喜功,不小心中了敌人的毒箭才导致身死的,我却不相信这个说辞,我的师父为人最是谨慎,怎么可能与“好大喜功”这样的说辞沾边?于是我反驳了他,打了他一拳头,魏峥那会儿红着眼眶却没有让人拉开我,我就趁机多打了他几拳头。呵呵,也许是因为心虚,魏峥并没有拿我怎么样,竟然任由我打他,可那会儿我实在是太小了,用尽全力也不过是把他那一张兰芝玉树的脸给打得鼻青脸肿。”

“后来呢?”

风卿婈的眸光在北冥翊的回忆里渐渐变得清明起来,她低声问。

北冥翊并未察觉出她这细微的变化,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扯了扯唇说:“后来父皇当众责骂了我,我不服气,生平第一次反驳父皇,我跟父皇说“师父不是好大喜功之人,师父的死有内幕”,父皇却扇了我一巴掌,让我不要胡言乱语。父皇那一巴掌打得很重,都把我的嘴给打破皮了。可是到了晚上,父皇却亲自来给我赔礼道歉了,我不想接受父皇的赔礼道歉,因为师父曾经那么忠心他,可他连师父死后都不能好好查一查,我就是觉得师父的死有内幕……于是几日后,我偷偷央求镇国公带我离开皇宫去了北地,我想去查找师父的死因。可是我们到了北地,所有人都告诉我们,的确是师父中了敌人的毒箭,没有扛过来,所有人都口供都太完美了,一点儿破绽都没有,我和镇国公无功而返,这下不仅父皇,连镇国公都劝我不要再质疑魏峥了。”

风卿婈的眸底渐渐变得湿润起来,她仔细听着少年清润的叙述陷入回忆。

当年她到北地后的确是中了敌人的暗箭,也的确危在旦夕,可她撑了过来,没想到,魏峥竟然以此为幌子,完美地骗过了所有人。

她的亲朋她的挚友,包括她一直追随效忠的永宁帝,那么多人都接受了她死于敌人毒箭的说法,只有北冥翊,那么小的一个孩子,不相信她就那么死了。

不惜为了她当众顶撞永宁帝,不远千里奔赴北地去探查真相。

可惜魏峥那样谨慎的人,若不想让人看出破绽,他们又如何能查出来呢。

就算是重生后的自己重回北地调查,也未必能找出什么来。

风卿婈唇角勾出一丝冷笑来。

北冥翊双手轻轻触碰风卿婈耳畔长发:“师父,你是不是怪我?”

风卿婈摇了摇头。

心说,不,不怪你。怪我自己瞎了眼,怪魏峥表里不一心狠手辣。

“后来,父皇让人看着我,不许我再去找什么证据,也让我不许胡言乱语质疑魏家。长大后,我也是理解了父皇的苦心……”他苦涩一叹:“这十年来,魏家的势力逐渐蔓延整个朝堂,父皇越来越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无可奈何,也希望我不要太过显眼,他害怕我再那样下去,会成为魏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于是我一直沉寂了下来,可暗地里,却一直不曾放弃,皇天不负有心人……师父,终于让我找到了蛛丝马迹。”

少年扬起唇角,眉梢的喜悦冲淡了周身的黯然:“我找到了北地当年朝你射箭之人,他告诉我,鞑子的箭并没有擦拭毒。”

“可仅仅靠他之口,我亦无法向世人证明你的死因不寻常。”

北冥翊垂下眼皮,有些自责:“怪我太没用。”

风卿婈却是听得心惊肉跳的,鞑子与北燕老死不相往来,当初茫茫人海中射来的那一箭,连她也不知道是谁,他竟然找到了对方。

可见下了多大的苦心。

风卿婈动容,她刚要说什么,脑海里骤然刺痛起来。

与此同时,尚书府英落苑。

微弱的火光照亮风卿婈寝室的每一个角落,梳妆角,衣柜,床榻……

“殿下,床底下没有人。”

一瘦小的男子提着灯笼半跪在床边,扫视一圈,不大的房间被他找了个底朝天,风卿婈一个大活人,不可能有藏身之处。

“她中了红莲蛊,还能跑到哪儿去?”

黑色的斗篷被掀开,幽暗的灯光下,露出北冥麟那张鼻青脸肿的面容来。

青的青,红的红,肤色又过分的惨白,配上此刻阴翳的神色,仿若一张鬼面般不忍直视,令人乍然触及,心惊肉跳。

瘦小男子微微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北冥麟斜眼看过来,尖嘴猴腮的男子立马将脸上的表情掩饰了个干干净净,凑过去说:“的确,中了红莲蛊,会被蛊虫驱使,根本没有自主意识。”

“那就是说,她一早就不在这里?”

瘦小男子点了点头。

北冥麟一巴掌拍在桌上:“可恶!”

他早就打算好,今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贱人,让她以最屈辱的姿态匍匐在他脚下求饶的,可如今,居然连个人影都没有。

算盘落空,如何能叫北冥麟不气愤?

他恶狠狠地咬了咬腮帮子内的软肉,却不小心牵扯到嘴边的软肉,顿时疼得抽了一口气。

“只是殿下,培养这颗棋子您耗费了这么多心血,这么今日就……”

“棋子?”北冥麟神情愈发冷冽:“你见过将主子打得鼻青脸肿的棋子吗?这么张狂的贱人,若是不给她付出惨重的代价,只怕还不能好好为我所用了!”

他眯起眼睛,脑海里浮现风卿婈那张精致的芙蓉面来:“不听我的话,不想做玄王妃,那就乖乖让我磋磨,只有尝过地狱的味道,她才会珍惜从前本王对她多好。”

看着北冥麟微微扭曲的面容,瘦小男子不由打了个寒战:“可是东楚那边若是问起来……”

“你不说我不说,此事怎么会传到东楚去。”北冥麟略带警告地看了一眼瘦小男子。

男子噤若寒蝉,暗暗佩服风卿婈跑得够快。

他最熟悉北冥麟了,此人有些不为人知的癖好,麟王府后宅底下不知埋着多少被他磋磨得香消玉陨的女子芳魂。

尤其北冥麟正在气头上,风卿婈那样一个黄花闺女落到他手里,只怕今晚下来不被折磨个半死是不可能的。

“殿下,如今怎么办?”

“催动红莲蛊!”北冥麟眼神阴沉:“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早晚会落在本王手里!”

“啊!”

身上的红莲印记似火般灼烧起来,又痛又心痒难耐,风卿婈猛地抱住自己的身子,唇瓣被她咬出血珠来!

“师父!”

北冥翊手疾眼快板住她的脸,迫使她松开唇,风卿婈手指蜷缩到一起,身子无意识紧绷,她一阵阵痛苦的闷哼,复而痛痒难耐下,又咬住嘴唇,狠狠撕咬起来。

北冥翊呼吸急促,猛地俯身,将她血淋淋的唇含住,含糊不清:“别伤害自己……”

“唔…”

风卿婈尖锐的细牙咬在他唇瓣上,有腥甜味儿在唇间散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

风卿婈额头沁出密密麻麻的香汗来,黑发潮湿地贴在脸蛋上,越发显得肤色白里透红,娇媚无比。

北冥翊狠狠闭上眼睛,将她扣进怀里,反客为主地主导一切。

风卿婈眉眼舒展开来,她眼睛里蒙上一层轻雾,手指细细勾勒北冥翊脸部轮廓,又一路往下,抓住他的腰带。

她眼波流转,媚眼如丝。

北冥翊浑身一僵,霎时间脑海里的热浪急急褪去。

他一把抓住她不安分的手。

少年的呼吸炽热无比,暗沉灼热的眼神笼罩着她,令人莫名心悸,他手指轻轻抹掉她唇上的血丝,嗓音暗哑:“师父……”

“叫我的名字。”风卿婈握住他的手:“叫卿婈。”

北冥翊睫毛颤抖:“你是我师父……”

“那又如何?”

娇艳欲滴的唇凑过来,在他唇边落下一吻,轰的一声,北冥翊脑海里骤然爆开一朵花。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