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你以为你能逃得过本王的手掌心?”

张牙舞爪的字迹纵横在字条上,透过字条,风卿婈似乎能看到北冥麟那张欠揍的脸。

“呵,果真是他!”

风卿婈微微拧眉:“只是我记得四国之中对巫蛊之术俱是喊打喊杀尽数摧毁,唯有当年的东楚盛行巫蛊之术,北冥麟作为北燕的皇子,是如何接触到了这蛊呢?”

明玉微微皱眉:“只怕只有麟王自己知道了。”

她顿了顿,明白风卿婈睚眦必报的性格,吃了这么大的亏,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不由阻劝:“麟王这个人有些心术不正,又心狠手辣,郡主如今身中蛊毒,定要小心防范才是。”

风卿婈看出了明玉眼底的担忧,微微一笑:”放心,我没那么莽撞,要报仇也得是徐徐图之的。”

“那眼下该怎么做?”

“变被动为主动。”风卿婈捏紧手里的纸张,眼中一抹雪亮的杀意涌现:“北冥麟不会死心的,他还会来的,你去守着,但凡有可疑之人靠近英落苑,都给我打晕拖进来。”

明玉点头:“是。”

砌玉院内。

陡然传来的阵阵瓷器碎裂声,惊得清晨栖息在树梢的翠鸟惊惶而飞

一院的丫鬟婆子跪了一地。

风云瑶手里拿着价值不菲的花瓶,猛地往地上扔,一声脆响,花瓶摔了个粉碎。

她犹不解心头之恨,抄起多宝阁上的云碧玉瓶砸在脚边,一声接一声,以此来宣扬压在心底的怒火。

一个婆子看不出过去,心疼地出声:“二小姐,这都是老爷给你的名贵物件儿……”

风云瑶如今听不得人提起风东庭,这会让她想起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揭露了自己并不是风东庭的亲生骨肉,是娘不守妇道与一个低贱的青楼小倌的苟且之子!

这莫大的耻辱,她如何能受得了?

“你给我闭嘴!如今连你这么一个下等的老婆子都敢来看我的笑话了?”

风云瑶眸光落在那枚精致小巧的香炉上,顺着婆子劈头盖脸甩了过去。

婆子“哎呦“一声哀嚎,额头被砸出了血,骤然血流如注。

众人吓得面色发白。

“给我拖下去,贱卖了。只要我还是尚书府的二小姐一天,就一天是你的主子,还轮不到你来笑话我。”风云瑶面容微微扭曲。

可怜满头是血的婆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她了,就遭受了这灭顶之灾,一听说自己要被发卖,失血过多之下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被两个丫鬟连拖带拽地拉了出去。

婆子额头上淌下的大片血液鲜红刺目,风云瑶眸光落到那滩血迹上,骤然冷静下来。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冷声吩咐丫鬟:“把屋里的狼藉都给我清扫了,去请父亲母亲还有玄王过来,就说……本小姐不活了!”

……

“郡主,砌玉院那边一大早就鸡飞狗跳的,二小姐居然要闹自尽,这会儿所有人都被惊动了。”荷儿眉开眼笑地跑进来:“郡主,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自尽?”

风卿婈握着书本的手一顿,哂笑一声。

又是这一招?风云瑶就没别的招数了?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还是第四次了吧?

何况风云瑶如今身上怀着北冥玄的种,风卿婈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相信她会寻死。

“走,我们也去瞧瞧热闹。”

风卿婈没了看书的心思,将书放在小桌上,带着荷儿往砌玉苑赶去。

人还没踏进砌玉苑,与迎面走来的北冥玄碰了个正着。

北冥玄面色发黑,眼神冷厉,看得出来心情不虞。

风卿婈假装没看到他,低头走了过去,却听北冥玄出声:“站住。”

风卿婈停下脚步,慢吞吞地回眸:“玄王叫我?”

风卿婈还穿着早上那一身浅绿抹胸长裙,玉颈纤长优雅,行走间层层叠叠的裙子下摆随着步伐摆动出优美的弧度,发髻也格外的衬她气势,令人眼前一亮。

就算脸上还顶着大块儿骇人的斑痕,可因为见过她面部洁白无瑕的样子,北冥玄自动忽视了她脸上的斑痕。

一时又想起昨日风云瑶狼狈的模样……

北冥玄心里下意识有些膈应,他皱了皱眉头,三两步来到风卿婈跟前:“卿婈,从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与风云瑶……并非有意为之,你……”

风卿婈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似笑非笑道:“并非有意为之?莫非与她暗通曲款之人不是玄王你?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

这话简直刺进了北冥玄心肺里,才见到她的略微好起来的一点儿心情顿时被破坏,北冥玄眉眼沉下来:“你偏要对本王如此阴阳怪气?”

“殿下,我在描述事实,让你认清现实,少做梦。”

“……”

“你孩子她娘这会儿在里面寻死觅活,殿下不赶紧进去看看,跟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这儿费什么唇舌?”

风卿婈红唇开合间,极尽讥讽:“坊间传闻玄王殿下对尚书府二小姐情深义重。相信就算她不是尚书府的女儿,玄王殿下对她的感情也不会减少吧?”

瞧北冥玄面色越来越黑,风卿婈身心舒畅,不欲与他再多费唇舌,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北冥玄一把扯到一旁的柱子后面。

北冥玄动作粗暴地将她摁到柱子上,说:“你少想着与本王撇清关系,别忘了你与本王还有一纸婚约,只要本王不松口,你就得乖乖坐上花轿进门来。”

他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

风卿婈嗤笑一声:“昨日风云瑶生辰宴上,殿下已经为她求得了封妃的旨意吧?殿下,我劝你一句,做人不要太举棋不定,这样的人通常什么都得不到,往往会落得个两头空的下场。”

北冥玄一愣,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何况就算本王想要娶风云瑶,可如今出了这样大的事儿,只怕父皇也不会答应我让风云瑶为正妃。”

这人的无耻程度真是平生少见,风卿婈算是开了眼了。

她听得冷笑不住,精致的眉梢眼角都是讥讽,红唇微微上扬。

北冥玄是真怕了她这张嘴,生怕她这嘴里又吐出什么刺心窝子的话,不由眼神一沉,俯身吻了下来。

“砰!”

一道瘦小的身影骤然如陀螺般撞了过来,北冥玄一时不妨,竟然被她撞出不远。

荷儿双手展开,挡在风卿婈面前,气势十足质问:“玄王要干什么?我家郡主可是有品阶的,岂容你如此轻薄!你若是再对我家郡主不敬,当心奴婢去状告殿下!”

北冥玄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叫不上名字的丫鬟威胁,面色发黑,恶狠狠地盯了荷儿一眼,也实在落不下面子再纠缠,拂袖而去。

荷儿紧绷的肩膀骤然松懈下来,风卿婈在后面看着小丫鬟微微颤抖地身子,轻笑出声。

“郡主,你还笑!”

荷儿扭过头来:“奴婢就回去拿个衣服的空档,郡主差点儿被玄王给轻薄了!”

小丫头气死了:“这个玄王!亏得奴婢之前总以为他是郡主的良人,什么嘛,根本就是一届登徒子!哼!”

“对对对,登徒子,还好有荷儿,不然我就吃亏了。”

“郡主就别逗奴婢了,你会武功,方才就算没有奴婢,也不会让玄王占去半分便宜。”

风卿婈眉眼弯弯:“那么荷儿为何还要冲过来呀?那可是当今皇上的儿子,有权有势之人,荷儿不怕?”

“当时就…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奴婢死也不能让他轻薄了郡主。”

真是忠心护主的好丫鬟,风卿婈摸了摸荷儿头顶:“放心,北冥玄不敢对你做什么,有我在呢。”

“郡主本事大,奴婢知道的。”

主仆二人说笑一番,才踏进砌玉苑内,一走进去,就看到一滩刺目凝结的血迹,听到一声婉转的哭音。

“呜呜呜,娘,既然我不是父亲的孩子,你当年为何要生下我?让我如今遭人指点谩骂?沦为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院子里,北冥玄立在一旁眉头郁结,风东庭那边据说人还没醒过来,并未到场,风云瑶坐在那滩血迹旁,揪着风夫人的衣角落泪不止。

风卿婈看了一眼那一大滩血,目光落到风云瑶被包起来的胳膊上,复而又转到她红润的脸上,微微扯唇。

相比风云瑶,风夫人面色是不好看了到了极致,满面颓废,眼窝深陷,眼帘下方两片浓重的黑色,毫无血色的唇干涸起皮,发髻衣服简朴素,再也没了平日里的华光四射。

认识风夫人这么久来,风卿婈还是第一次看到风夫人如此憔悴的模样。

看来这一次,虽然有惊无险,却也实实在在地打击到了风夫人。

“你来干什么?”

风夫人锐利的目光扫射过来,她始终觉得昨日的一切都是有人蓄谋的,而风卿婈脱不了干系。

风卿婈只觉得两片刀刃向自己刮来,她面不改色地开口:“听说云瑶姑娘要自尽,我特意过来看看,虽我与她并不是亲姐妹,可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姐妹呢,总有些情分在的。只是……”

风卿婈眸光扫过那滩血迹,啧啧两声:“只是流了这么多血,看云瑶姑娘这面色红润的样子,居然没有失血过多,真是稀奇。”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