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小心后面!

瑶姬有些急切地提醒道。

高昂的头颅下,尽是一片血红之色。

如今的烛龙真身,无论是力量,还是反应上,几乎达到最为完美的状态。

可就是如此的状态下,对付河宗师,依旧吃力无比。

下一刻,一把凌厉的剑,朝着洛尘的腹部刺去。

神龙摆尾!

洛尘面无惧意,巨大的龙尾,朝着大剑横扫而去。

这一扫之下,龙尾与大剑打出一片雷光。

嗷嗷!

烛龙真身下,龙爪直扑而下。

洛尘已经下定决心,要与河宗师殊死一搏。

轰轰!

强大的能量轰击下,洛尘身躯摇摇欲坠。

他已经不能支撑烛龙真身了。

能量的难以维系,使得洛尘很快化为人形状态。

而这一记猛烈的攻击下,河宗师竟然也是喷出一口血。

看到这里,洛尘又是擦了擦嘴角处的鲜血。

尽管他伤势颇重。

但这一击下,河宗师受伤了。

他并非无敌。

而且,他还不断的消耗着周围的死气。

均势,对于洛尘来说,便是已经占据上风。

翻手间,赤霄剑便已经出现在手中。

再次紧握赤霄剑,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哗!”

剑芒涌动,不断的在虚空中形成圆弧,从其后方,直接刺向河宗师。

河宗师通过听声辨位,很快便分辨出攻击的方向。

同一时刻,洛尘的指尖,又是迸发出两道剑气。

这两道剑气,从拇指中飞出,又是从不同方向攻击河宗师。

做完这些,洛尘目光凝视河宗师。

他想要找出河宗师的破绽,从而给予他致命一击。

洛尘心中明白,仅仅是一处破绽,还不足以击杀河宗师。

但若是破绽多了,那么他便有希望取胜。

破!

河宗师处变不惊,其步伐依旧稳健。

他以手为势,将洛尘打出的两道剑芒统统击碎。

其手臂一挥,又将另外一道弧形剑芒挡住。

下一刻,河宗师的身躯陡然间消失。

洛尘想也不想,身躯朝着前方飞奔而去。

果然,在洛尘离开的瞬间,一股巨大的剑气,袭向洛尘原本的位置。

以攻代守。

好一招以攻代守。

如此一来,洛尘又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僵局中。

剑气对于河宗师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或者说,河宗师的剑,依旧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这样的高度,甚至不弱于洛尘对于剑道的理解。

破空一剑!

河宗师挥出一剑,这一剑剑势霸道至极,剑气更是如同寒芒,剑光,比太阳之光还要耀眼。

“好强的一剑。”

洛尘瞳孔骤然间紧缩,眼眸中说不出的凝重。

若是不调动所有力量,只怕是挡不下这一击。

洛尘轻喝一声,体内王道真气不断涌出。

其周身,立刻形成护罩。

伴随着力量的不断注入,这层护罩,极为密集。

做完这些,洛尘已是气喘吁吁。

但他的动作并没有任何的停止。

在防护罩的四周,一道道的剑气被洛尘挥出。

足足百口剑气,凝聚在防护罩四周。

一旦护罩破,这些剑气便会形成百口大剑,直接攻向河宗师。

洛尘明白,这些还远远不够。

其头顶之上,又有通天塔浮现。

勾魂夺魄!

一口斩仙刀,也被洛尘血祭,蓄势待发。

“哗——”

一口大剑,破空而来。

其剑势无比迅猛。

“斩!”

破空一剑斩下,伴随着巨大的剑影,不断斩向防护罩。

一瞬间,洛尘以王道真气凝成的防护罩破灭。

但这一剑的威势依旧不减。

破空一剑依旧朝着洛尘斩去。

下一刻,一百口大剑,朝着河宗师袭去。

恐怖的力量,与破空一剑碰撞在一起。

河宗师眉头一掀。

“嘭!”

他的手中,一缕剑气形成,斩向那百口大剑。

可是,两者碰撞在一起的瞬间。

百口大剑竟然没有破灭。

河宗师身形剧颤,似是承受不了那恐怖的剑气一样,身子更是略微朝着后方退了一步。

机会来了,洛尘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

其身躯,陡然间消失在原地。

失去锁定洛尘踪迹的河宗师,面色大变。

好一招调虎离山。

虽然不明白洛尘为何能够逃离破空一剑的封锁。

但河宗师,却明白,这是洛尘蓄谋已久的。

这也是他第一次露出的巨大破绽。

这个破绽,虽然不足以使他致命,但这个破绽,却可以使他元气大伤。

唰的一下,一把斩仙刀飞速的斩向河宗师。

斩仙刀擦向了河宗师的脖颈之处。

河宗师身子一闪,便躲避了这道攻击。

只不过,他轻轻地摸了摸脖颈处,一道血痕缓缓浮现。

远处,洛尘不由叹了口气。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不会再有。

河宗师必定会更加谨慎。

河宗师咬了咬牙,其神色中带着一丝凝重。

通过听声辨位,他已经感知到了洛尘的方位。

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吧!

洛尘将赤霄剑收回,目光灼灼的看着河宗师。

一代剑道宗师,沦落至此,可悲可叹。

不过我还是很尊重你这样的对手,洛尘补充道。

我若是没有突破,怕是抵挡不住你三招。

河宗师笑了笑,道:“那也未必。”

他这一笑,整个的脸部都有些僵硬。

洛尘明白,他这是长期处于神经紧张的状态,而且从来没有笑过。

所以,他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

你的剑法,的确很高明。

不过——

你也应该明白,你我之间,没有分出胜负,河宗师沉声道。

洛尘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你也是我遇到最强的对手。

河宗师何不回头看看走过的路,洛尘劝慰道。

上次那和尚也是这么说的。

他尚且不能让我醒悟,何况是你。

出手吧,你我之间,还是应该定出生死。

看到河宗师如此坚决,洛尘明白,这样的人,不可能被自己说服。

而想要战胜他,必须杀了他。

倘若不杀了河宗师,哪怕他只有一口气,也会阻止洛尘。

洛尘叹了口气,一时间,他与河宗师惺惺相惜。

一方面,两人却又不得不争锋相对。

若非两人的立场不同,洛尘倒是愿意结交这样一位朋友。

哪怕他是由死气组合而成的怨念。

本书首发来自,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