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第93章:符纸

当两个人从218寝室里走出去的时候,吕爽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只有廊道里吊在棚顶的白炽灯,散发着昏暗的光亮,在那里不停地摇晃着。

“他跑了,就是不知道是往楼下跑了,还是往楼上跑了。”

张远看着廊道的深处,感慨了一声,或许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想要回到那个充满着绝望与黑暗的地方。

头发被烧焦的岳然什么也没有说,然后便跟着张远朝着楼上走去,这里是二楼,楼上便是三楼,是张远的寝室所在的楼层。

踏上第一级台阶的岳然顺着楼梯的缝隙向下看去,只见黑暗中一双仿佛被深红色雾气笼罩着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而岳然能够清楚的从那双眼睛里看到怨恨与愤怒。

“那是逃走的吕爽。”

岳然心中暗暗揣测那双眼睛的主人的身份,而就在岳然一愣神的功夫,那双出现在楼梯缝隙中的眼睛已经消失,只留下被昏暗的灯光照亮的扶梯把手。

岳然和张远上到七楼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真应该多多锻炼了。”

对于自己的体质,岳然又有了一个很清楚的认知,同时也暗暗下定决心,只要自己从这里出去之后,一定会加强锻炼。

或许是因为林佳的原因,男生寝室楼的第七层并没有人住在这里,所以整个七层显得十分破败,刷着淡黄色油漆的寝室木质门已经掉漆,露出里面深色的木纹,而用红色染料写在门框上的门牌号更是因为潮湿以及长时间的不维护开始变形,然后染着红色的液体从门牌号上面流淌下来,就像是刚刚流淌出来的鲜血。

因为没有学生在这里住,所以整条廊道并没有光亮,就连棚顶上原本的白炽灯不知道被什么人砸碎,破碎的玻璃碴散落在地上,只留下拧在灯座里面的金属灯头挂在上面。

岳然从口袋里拿出了张远的微型手电筒,然后一道白色的光柱照向了廊道的深处。

“我在初中部五楼礼堂那里捡到的,用完了还给你。”

张远收回热切的目光,然后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廊道的尽头是一扇被封死的窗户,红色的月光从钉死的木板的缝隙中挤了进来,然后照射在廊道的地面上,而刷着雪白墙漆的墙壁下面,绿色的安全通道指示牌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写有“他来了”的一张张白纸。

写着“他来了”三个字的白纸贴满了楼道,就像是在警告所有过来这里的人,要注意那个人。

“他来了······”张远扯掉一张贴在墙上的白纸,然后读出了上面的文字,“指的是林佳?”

张远看向了岳然,他的直觉告诉他,关于林佳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同桌似乎更有发言权。

“他有和林佳相关的任务。”

张远微眯双眼,内心开始疯狂地推测起来那个任务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杀死林佳?”

“找到林佳?”

“林佳为什么死?”

“林佳的身世?”

······

岳然感受到了站在一旁张远那热切的目光,那种感觉让他想起了班级里互相讨论娱乐八卦的女同学。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岳然被张远看的有些不自在。

“没事儿。”

张远随口说了一句,随后便朝着704寝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704寝室的位置是在楼梯口的左侧,紧挨着卫生间,因为男生宿舍楼是公共卫生间,每一层都有一个,所以挨着卫生间的寝室里总会有一些独特的气味。

沿着廊道向里面走去,两侧斑驳掉漆的寝室门展示着这里的年久失修,有几间寝室的门已经彻底坏掉,似乎为了再次反复修理,不知道是谁直接将刷着淡黄色油漆的木质门直接用木板钉死,通过木板上的缝隙能够看到里面凌乱的布局。

“你来过七楼吗?”

岳然开口向张远询问道。

张远摇头,随后对岳然开口说道:“我平时只是在操场上活动,偶尔被迫去教室里听一节课,除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很少在寝室呆着。”

张远稍微沉吟了一下,然后接着对岳然说道:“不过马山说他曾经来过七楼,那时候的林佳还没有跳楼,后来林佳跳楼之后,这栋寝室楼的所有学生都下意识地回避林佳,回避七楼。”

“李沐然学长来的还是比较早的嘛。”岳然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

“咱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就算有人来过七楼,也不会告诉其他人。”岳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眼前的一切很大概率是校长消失之后,有的学生受到了林佳的诅咒,然后跑过来写下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张远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同意这种说法。

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704寝室的门前,不过眼前的景象倒是让岳然和张远两人感到一丝诧异,那扇已经掉漆严重的木质门上贴着一张张黄纸,黄纸上面写着一些根本看不懂的符号。

“符纸?”

岳然和张远两人异口同声,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种东西。

“封建迷信呀。”

岳然习惯性地嘟囔了一句,旋即他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随后苦笑了一声。

自己都能够出现在这里,哪里还能管得着是不是封建迷信呢。

“这符纸是谁贴的?”张远凑到一张符纸前,随即便从上面揭了下来,“总不能是校长?”

张远撕掉贴在门上的符纸的时候,岳然就要开口阻止,可是为时已晚,那张符纸已经被张远拿在手中了,不过对于张远的疑问,岳然倒是给出了一个答案。

“不是校长,是那个神秘人。”这句话只是岳然在心里默默地说出来的。

当然这并不是岳然张口就来的,要知道这里那个陷入时间循环的林佳是被神秘人分离开来的,这也让诅咒能够迅速扩大化的间接原因,同样也可以说明,神秘人将林佳的灵分离是在校长消失之后,所以704寝室门上的符纸很大概率就是那个神秘人贴上去的。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mxsw 7cct biquhe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