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林涛从口袋中掏出符篆,在门窗上贴着。

此刻向军扯着一卷红线,围着屋内的墙上转了一圈。

林涛这时掏出一张大纸在那里叠着,头都没抬,张口吆喝着:

“常梦羽,给我一个带着你气息的东西。”

听着林涛的话,常梦羽一愣:“什么东西?”

“衣服和头发,衣服、要刚脱的,头发、要刚拔的,带着你的气息越浓,效果越好。”

林涛叠好了一个小纸人,看着常梦羽愣在那里,连忙催促:“抓紧啊,寻思啥呢。”

“哦哦,好嘞。”

常梦羽转身进到衣帽间,锁上了门。

听着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林涛面色怪异。

脱个外套递给我,拽两根头发不就完了,还跑屋里脱?

搞不懂...

等了半天,依旧不见常梦羽出来,林涛不禁吆喝着:“你干嘛呢,快点,脱个衣服磨磨唧唧的。”

吆喝声传到楼下,此刻在楼下擦拭桌椅的李婶听到,那小眼睛“啪”一下就睁开了。

满脸的八卦看向楼上。

这时常梦羽扭扭捏捏的打开门出来了,此刻她换了一身衣服,把脱下来的衣服卷了起来,往林涛身上一丢,捂着脸跑了出去。

林涛拿着小纸人刚抬起头来,直接被糊了一脸。

这什么啊!

把糊在脸上的衣服扔在桌上,愣了一下。

面色迥异的捏起一件淡紫色的小衣裳看了起来。

这是啥!

两个啤酒瓶盖?还拿着绳子串起来?

目光落在另一件衣服上,那脸充满了迷茫。

还有,这是个啥?

一根绳?

绳上还有根毛???

小小的脑袋充满了大大的问号。

看着外面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林涛甩掉脑袋里的问号,将衣服在床上铺好,现在他才知道那啤酒瓶盖和那根绳是干嘛用的。

嘿嘿...

看不出来嘛...

是我孤陋寡闻了啊。

现在这衣服都这么大胆了吗?

还是现在的人大胆了。

对了,刚才没扔我嘴里去吧!

呕...

把纸人放在衣服内,一脸嫌弃的捏着那根毛放在了纸人身上,用衣服盖好。

顺手在床单上蹭了蹭手指。

在床四周,围上了一圈红线。

掏出几张符,交给向军,嘱咐着:“去找常梦羽,告诉她,让别墅内所有人都在身上贴上这张符,放缓呼吸,躲在屋里不许出来。”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向军接过符跑了出去。

林涛也在自己身上贴上了这张隐匿气息的符篆,搬过来一张凳子,静静地坐在一边。

向军很快就回来了,也在自己身上贴好符,收敛气息静静站在林涛身后。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抹月光照耀进屋内,这时,一缕缕鬼气从古董字画上飘逸出来。

林涛微微一笑,准备干活了。

这时,只见一个身穿破烂蓑衣,体型臃肿发白,脸上血肉不在,挣扎着从那幅画内钻了出来。

水鬼!

这时那水鬼四处嗅着,柜子上那象牙香炉正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闻到这股清香的水鬼突然摇晃起了身子,身形也渐渐变得半透明。

林涛一看,看来这香炉着实是一件奇宝。

慢慢地,各处摆放的古董字画内都钻出了鬼物,有一些还不止一只。

由于香炉的清香,这群鬼物全都变得平静,身形模糊。

只是依靠本能,嗅到了夹杂在清香中那常梦羽的气息。

慢慢地向床边靠去。

林涛转过头递给向军一卷困符,努了努嘴。

向军点点头,接过困符,屏息静气,脚步轻缓,将屋内的古董字画上都贴上了困符。

所有的困符贴完,向军对着林涛点了点头。

这时密密麻麻的鬼魂正聚在床上、挤不上去的就围在床边,努力的吓唬床上那衣服和纸人。

林涛站起身来,响指一敲,只听到一阵钟鸣声在屋内飘荡。

“嗡...”

随着钟鸣声,那床周围的红线泛起了光,凝出了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整张床牢牢地罩在了里面。

林涛伸了伸懒腰,笑着走向床前。

那鬼物们被囚禁在光罩内,愤怒、咆哮、不安等情绪汇聚在一起,撕扯着。

有什么好反抗的呢?

这时,光罩突然出现裂纹,慢慢地,裂纹布满光罩。

“噗...”

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光罩碎了。

.................

ps:第三更了,我感觉一天6-7更,你们就好满足了,这样不行啊。

心好累,求鲜花安慰。

.................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