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众人顺着火光踏上了找路的路途。

异境不愧是异境,连树着的都那么快。

.......

想必诸位也听闻过森林大火,一烧起来就很难停止。

何况辞棉刚才也去探过路了,她那小蹄子咱不说跑的多快,在野外看见多大的一只兔子都能一溜烟跑没。

这样的一只小兔子跑到整个兔都累趴了,这片森林的大小真的不能小看。

火光顺着森林蔓延,看清了更远的地方。

四仙发现有一个方向的火光漏了个窟窿,想必不是片沼泽也是片湖。

多少这几个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了,昔日里再威风的仙,一来这异境就干啥啥不行了。

他们也没打算折腾辞棉再去跑一圈看看,干脆四人就结伴朝那个“窟窿”走去。

这一路烧的真的是壮烈。

铭河走在最前面,赤菁在他身后护着辞棉,生怕她被烧断的树砸到。

青裁在最后,看见路上有什么被烧毁的名贵仙草就捡起来,用嘴吹吹灰抖抖,装进自己的宝袋里。

这一路异境仙君可谓损失惨重,别的不说,就这森林里的珍奇仙草就数不胜数,就青裁这一路捡漏,只挑勉强能看的仙草,不算那些烧糊烧焦的都捡了盆满钵满。

青裁的一贯想法,浪费不如浪费给我,早晚被偷不如被我偷完。

......

四仙走着,脑瓜子顶上的树都烧的嘎吱嘎吱响,时不时就在身旁倒一棵。

青裁赤菁铭河三仙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别说在头顶上着火,就是让他们进火场救人,那心里都没什么波澜,司空见惯。

但小兔子辞棉可不行,整只兔吓得一激灵一激灵的,拽着赤菁的袖子一步不敢离开的跟着。

铭河感到身背后辞棉的恐慌,默不吭声的又浪费了一点仙术,在辞棉和赤菁头上使了个小小的不可见的保护伞。

赤菁感受到头上的异样,抬起头来眯起眼,发现保护伞闪着紫色的微光,稍冷笑了一声,一个眼神击碎了它。

保护伞的碎片零零散散飘落下来,落在了辞棉的身上,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有些凉快,抬头看看赤菁,想知道他有没有同感,就看见赤菁仰着头往上看。

“猪兄?”

“我在看这异境的月亮呢,依旧是这么多管闲事。”

他话毕,温煦的对着辞棉微笑,又扶正她的胳膊让她拉紧些。

身前铭河听到这话也不甚在意。

“这哪有月亮啊......”辞棉抬头四处张望道。

四人继续向前走着,终于看到了那一片黑窟窿。

居然真的是一片湖,就是毫无生气,别说荷花了,连个荷叶都没有。

“这是我们要找的湖吗?”辞棉小兔子撒开了赤菁问道。

“不像,我们要找的是荷花。”青裁应道。

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纸鹤,施了点法术让它腾到空中,结果这个纸鹤一个猛子就扎进湖里了。

“小纸鹤还喜欢游泳吗?”

辞棉对着身边的赤菁悄声问道。

赤菁看着青裁尴尬的表情,估计是在这离奇的异境仙术又出了点问题,但是对于孩童一般的辞棉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道。

“许是这小纸鹤一路上烟熏火烤的,想下湖去洗涮洗涮。”

.......

青裁看着自己的双手产生了怀疑,不应该啊,我本来想让这个小纸鹤去探探路,哪一回用它也没见它往下掉啊?

再说了,往下掉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能探探水下也行,但是怎么掉下水之后我就感知不到它了?

难道......纸鹤怕水,淹死了?

铭河看着青裁在一旁怀疑人生,对着湖水甩了一下袖子,这一次倒不是凭仙法,这一次是靠力气。

袖子扇起的风将湖水卷了一层起来,接着湖旁的火光照耀,能看清这湖水漆黑无比,这一湖死水像是墨汁一样,黑黝黝,什么都看不清。

辞棉想要走到湖边张望张望,找到那个小纸鹤到底去哪了,不过被赤菁拦下了。

小兔子站在原地四处看,突然看见湖旁有半根折断的荷叶。

“荷叶!是荷叶!”辞棉小兔子指着荷叶惊喜的叫喊道。

众人聚起目光去看,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在哪?”青裁问道。

赤菁摇摇头,以为孩子一路奔波累出癔症来了,摸了摸辞棉小兔子的头。

只有铭河沉着面色道。

“在瞬间黑烂腐朽了。”大蛇神仙走到湖边那个位置,捧起了一小点土。

“别用眼睛看,用心去看。”

众仙闭上眼睛,看见了铭河手里夹在土壤里的一小块腐烂的荷叶,又在一瞬间消失了。

铭河睁开眼睛,缓缓道。

“他知道了。”

“谁知道了?”辞棉歪着疑惑的兔脑袋问道。

“这片荷叶,那一缸荷花是活的。”青裁言道。

“不如想的更大胆些,如果这片湖是活的呢?”

赤菁说着,眼睛看着漆黑的湖水。

“荷花活着我知道,湖水怎么活着啊?”辞棉一脸茫然。

“看来一定要有人进湖里,才能见到那片荷花。”

“不,只有所有人都进到湖里,才能见到那片荷花。”

“见到荷花几个人都行,只是不见到荷花我们永远也出不去。”

三个男仙你来我往,一句接一句讨论,小兔子的脑瓜子里面左一句荷花,右一句荷花,慢慢就糊涂了起来。

“荷花.....荷花。”辞棉嘟囔着,脑袋一晃一晃的,整只兔呈眩晕状,彻底糊涂了。

赤菁从宝袋中取出了一只小鼓,将四周会响的金属片取了下来,又用流苏穗子的红绳将金属片串了起来。

他将这红绳送给了其余三人,自己留下一份系在手腕上又给辞棉系上。

“异境中沾染仙术的东西都不稳妥,只有这小鼓是凡间之物。”

“将它系在腕间摇一摇,这铃声定是独一份的,如若下湖之后有什么变故,这铃声便是信号。”

铭河青裁听言点点头,将红绳分别系在了手腕上,表情都有些凝重。

只有辞棉悄悄地在赤菁身旁说。

“猪兄,这不会是你给小少爷的礼物吧......拆了我们拿什么赔礼道歉啊?”

“赔礼道歉?”赤菁分外友好的笑笑。

打了引号的友好。

“此行一旦出去,就不是我们赔礼道歉了,就该他们给我和兔爷赔礼道歉了。”

“钰香小少爷,等着回去被送到你母亲府上吧。”

赤菁温柔说道。

四仙为了防止走散,特地手拉着手跳下湖。

果然和那鹤一样,直直的就掉下去了。

“咕嘟咕嘟....呜......”辞棉小兔子想说句话,但是冰冷的湖水都灌进嘴里,什么也说不出来。

湖底有一束隐隐的红光,是一只身形庞大的鸟。

湖底为什么会有飞鸟?

众人心中疑惑,那飞鸟朝四仙攻来,两旁的铭河和赤菁用一只手攻它。

四仙想尽快沉下湖底,一探究竟,就在这时大鸟朝着小兔子攻来。

青裁不得不松开手来攻击大鸟。

四仙两两一组沉下湖去,铭河见状连忙前去拉辞棉,怎奈大鸟又朝着赤菁攻去。

情急之下赤菁也松了手,大鸟旋起的波涛将辞棉一只兔卷入湖底。

辞棉想起来了岸上赤菁说的话。

对了摇铃!

她晃晃手腕,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在水里这铃铛也碰不上,摇个锤子铃?!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