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3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一条长长的木质过道,将酒吧分成了两边,像是专门为陆警与水警准备的,左右两侧坐着陆警与水警,泾渭分明。

许飞进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坐了不少的陆警与水警,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的矛盾还没有发生,所以大家虽然分开坐着,但也相安无事。

说这里是酒吧,其实没有那么的准确,因为这里还提供的饮食,在贵人俱乐部输了一下午的许飞,来到这里的时候,要了一盘意大利面,然后又点了一杯啤酒。

想了一下,许飞坐在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这里的视觉不错,能够看到整个酒吧的环境,相信一会如果陆警,水警打起来的话,肯定会非常的热闹。

陆警,水警虽然来了不少,但许飞并没有看到两位主角,水警马如龙,陆警洪天赐。

许飞并不是很着急,反正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呢,吃饱了看热闹更加的哟意思!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许飞吃完的时候,酒吧内已经坐满了人了。

只不过水警的状态不是很好。

罗三炮为人阴毒狠恶,行事谨慎,策划缜密,稍遇抵抗,则全船皆杀,不留活口,再加上这帮水警已经连续两次去剿灭罗三炮了,却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甚至连罗三炮的人影都没有看见,这让这些水警对于罗三炮从心底里就感到害怕!

所以此时他们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不过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许飞坐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叫做太保与大嘴是马如龙的铁杆。

端着一杯啤酒的太保,走到一个正在写信的大嘴旁边,嘴欠的讲道:“给你妈写信啊?叫他不用担心,过两天就回来了!”

然后又走到一对情侣的身边,“用不着依依不舍,振作点!”

最后走到了一群水警聚集的桌前,得意的讲道:“喂,我说各位,能不能找到海盗还不知道呢,你们怕什么啊,那帮陆警在看着咱们呢,我们要拿点士气出来!”

这两年因为港府要拨钱给水警打海盗,所以陆警认为是水警拿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福利,再加上水警这两年确实是没有打到罗三炮,所以自然是看这些陆警不顺眼了!

这个时候马如龙率先走了进来,大嘴立即询问马如龙是不是真的要去打罗三炮了,马如龙点点头,见众人气氛有些不太好,于是让酒保上啤酒,他请客!

当然了,这个时候洪天赐也过来了。

相对于马如龙,洪天赐此时的心情就不错了,他刚刚在海外回来,因为自己的舅舅是华人探员的高层,所以洪天赐回来便是帮办,与镇三环的职位相当。

用意气风发的年少有为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洪天赐接住了,差点掉在地上的啤酒后,来到了他们陆警坐的地方。

因为是刚刚在海外回来,所以洪天赐并不是很了解港岛水警与陆警之间的矛盾,但随着那些陆警将双方的情况告诉他之后,洪天赐立即与陆警同仇敌忾起来。

能够看得出来,马如龙是这些水警的头儿,当他来了之后,这些水警很快就被马如龙给提升了士气,没有了之前的担心。

众人一起举杯为他们明天晚上的出行,呐喊!

“什么人最强!?”马如龙高举酒杯大声喊道。

“水警最强!”那帮水警与马如龙一起高声喊道。

“什么人最勇!?”马如龙继续问道。

“水警最勇!”那帮水警回答道。

“干杯!”

本来是挺好的一个口号,结果坐在一旁的那些陆警不开心了,尤其是坐在洪天赐旁边的哪两个陆警!

这两人的杯中酒喝完了,本来是让酒保上酒的,结果酒保却被水警的人给拦住了,让酒保与他们一起喝一杯!

这样的行为让那些陆警出声了。

“你是卖酒的还是陪酒的啊?”第一个陆警喊道。

另外一个陆警就更加的阴损了:“有什么话等着上坟的时候再说吧!”

水警与陆警之间的第一个矛盾发生了,不过随后因为马如龙的劝说,算是稳定下来了,但很快陆警就发动了第二波语言攻击。

这些陆警先是调侃马如龙这帮水警,连罗三炮岛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随后又调侃海面上不安全。

“沙皮狗,听说你明天要回老家啊?”

“是啊!”

“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

“濠江!”

“现在海盗那么凶猛,千万不要坐船啊!”

“那怎么去啊?”

“长翅膀飞过去啊!”洪天赐给这次的挑衅行为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尾,引起了酒吧内所有陆警的哄堂大笑。

自然也引来了现场水警的怒目相视了。

太保与大嘴两人这个时候也开始出声反击,表示陆地上的治安也不好,港岛的陆警除了会吹BB,什么也做不了!

双方的矛盾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许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让酒保又给自己上了一杯啤酒,然后翘着腿,准备看港岛陆警,水警大战!

他们果然没有让许飞失望,随着双方在言语上的互相攻击,终于发展成了全武行,期间马如龙想要劝说,但被洪天赐泼了一杯啤酒,现场的情况彻底的失控!

“终于打起来了!”

许飞翘着腿,脸上露出了笑容,实际上这个时候,不管是水警,还是陆警,说他们半斤八两也不为过。

水警是打不了海盗,陆警是保护不了陆上的治安!

噹!

许飞伸手打掉了一个不知道在哪里飞来的酒杯,然后继续观看。

这些人的身手也就是黄飞鸿那些民团弟子的水准,其中马如龙与洪天赐两人的身手最好,但许飞也发现了,他们顶多是猪肉荣的水准!

港岛这个地方还是太小,而且国内的形式还没有发生真正的巨变,所以真正的高手此时还是都在国内!

“谢谢啊!”

这个时候许飞顺手拉过来一个凳子,直接接住了让人给踹过来的太保,太保下意识的向许飞道谢!

“不用谢。”许飞呵呵一笑,指着一个陆警讲道:“我看到了,刚刚就是这个人踹的你,上去狠狠的揍他!”

太保立即点头,也没有多想,直接朝着那个陆警过去了!

只是跑了一半,才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他们水警这边与陆警打的不可开交,整个酒吧都乱起来了,刚刚那个人竟然一副看戏的样子,这让他有些不平衡了。

转生想要跟许飞理论一下,结果刚刚转身,还没有抬脚呢,刚刚踹了他的那个陆警,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一次走到了太保的身后,朝着太保的屁股就是一脚,踹的那叫一个**!

许飞再次用凳子接住了太保。

“你也太不小心了,被一个人连续踹了两脚,太丢人了!”许飞幸灾乐祸的讲道。

此时的太保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许飞的事情了,让同一个人连续踹了两脚,太保确实感觉自己有点丢人。

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起身,再次去找那个人了。

许飞换了一个姿势后,继续看戏。

这场大戏最终还是因为洪天赐的舅舅戚帮办的到来,停止了。

戚帮办原名戚海山,现如今在港岛华警中级别最高的存在,手中自然也有枪了,两声枪响之后,终止了现场的打斗。

“身为警务人员,知法犯法,通通给我带回去!”

在戚海山的身后有巡警跟随,还有印警的跟随,顺带说一声,在这个时代印警的地位都比华警高!

现场的所有人都被带到了警署,包括许飞。

因为这间酒吧内的客人就如同许飞在九十年代港岛的和平酒吧一样,基本上客人都是阿sir,所以那些巡警认为许飞也是某一边的呢。

许飞并没有反抗,而是乖乖的跟他们去了警署。

到了警署之后,许飞就坐在了最后面的长凳上,此时的港岛警署实际上还保留着清政府的一些痕迹,比如在警署两边,还立有‘肃静’,‘回避’这样的牌子。

这里是警署,人家陆警的地盘,所以洪天赐等人在进来的时候,已经被放走了,反倒是马如龙等人被留了下来。

马如龙等人就坐在许飞的前面。

太保则是坐在许飞的前面,这个时候太保也已经冷静下来了,想到了刚刚许飞做的事情,好奇的回头小声的问道。

“喂,兄弟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啊?你是新来的?”

因为许飞没有跟那些陆警一样被放,所以太保认为许飞是他们水警的人。

许飞笑道:“我不是你们水警的人,只是想出去喝点啤酒,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这种事情。”

太保点点头,道:“那你挺倒霉的,不过你不用担心,虾叔一会就会来接我们了,到时候你就跟我们一起走。”

许飞点点头,道:“谢谢,不过,我还是觉着你挺倒霉的!”

太保确实挺倒霉的,在整个打架的过程中,太保基本上是什么便宜没占到,然后因为阴差阳错的一系列事件,竟倒霉了。

不是让人给踹了,就是端着一盆意大利面,想要扔到对方的头上,结果掉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到现在太保的身上还有一股子意大利面的味道。

太保听到许飞这么讲,脸色变得尴尬起来,“要不你在这里待一宿吧!”

许飞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

很快水警的头头儿虾叔也就是石克宣来了,与戚海山两人争执了一番后,戚海山也知道马如龙这些水警明天就要出海打罗三炮了,所以并没有真的为难他们,只是让自己在石克宣跟前露了露脸之后,便让马如龙等人离开了。

许飞起身随着马如龙这些人一起走出了警署,警署内根本没有陆警询问许飞的情况。

走出警署后,许飞看到马如龙正在向虾叔道歉,而虾叔则是表示没有关系。

只是叮嘱马如龙明天不要出什么差错。

等虾叔离开之后,许飞叫住了准备离开的马如龙。

“马sir!”

马如龙回头这才注意到了许飞,脸上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显然他也疑惑许飞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身边。

“你是?”

许飞笑道:“我是刚刚在酒吧喝酒的,咱们并不认识!”

马如龙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道:“不好意思,刚刚的事情连累到你了!”

“连累什么啊,他看戏看的才开心呢!”太保在马如龙的旁边嘀咕道。

马如龙不解的看着太保,刚刚他光顾着与洪天赐对打了,并没有注意许飞的事情。

不过太保也没有多说什么。

许飞笑着对马如龙讲道:“马sir,一起坐坐如何?”

马如龙对于突然出现的许飞,还是有一些警惕性的,再加上他们明天就要去打罗三炮了,所以马如龙拒绝了许飞的邀请。

“不好意思,刚刚你也听到了,我们明天就要出海了,所以今天就算了!”

许飞无所谓的点点头,道:“本来还想与马sir你说说罗三炮的事情呢,既然马sir你有公务在身,那就算了!”

说完之后,许飞直接转身离开。

如果说刚刚还是许飞想要邀请马如龙的话,现在许飞的饵放下了,马如龙就不能让许飞真的离开了。

他是太想出掉马如龙,为他们水警处一口气了!

“许公子,许公子!”果然在许飞还没有迈出第二步的时候,马如龙已经连忙叫住了许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2页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