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34.com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

“梭了!”

许飞的动作,不仅让水仙感到惊讶,就连长衫等人也是如此,谁也没有想到许飞竟然在第一把,连底牌都没有看的情况下梭哈!

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今天与许飞决战到天亮了!

结果人家根本不给这个机会啊!

见到众人没有反应,许飞嗤笑一声,道:“怎么都怕了?要是怕了的话,那我可就收底了!”

“等一下!”

有人出声道。

许飞知道这个人,刚刚写的欠条上这个人叫做高大文,花名不知道,因为要写借据,这些人自然是要写自己名字了。

高大文看着许飞道:“许公子,连底牌都不看,就敢梭哈,还真是财大气粗啊!”

许飞不屑的讲道:“不财大气粗的话,能借你们钱吗?”

许飞的话,很嚣张,但让高大文等人却无从反驳,毕竟从这把牌局没结束之前,许飞现如今都是他们的债主!

“既然许公子如此豪爽,那我就舍命陪君子,这把牌我跟了!”高大文有些兴奋的喊道,他的底牌确实不错。

实际上在大岳去叫许飞的时候,长衫等人已经商量过了,开头的时候就是让高大文先收拾一下许飞。

而且他们也已经商量完了,到时候不管他们谁在许飞身上赢了多少钱,等完事的时候,大家平分这些钱。

现如今长衫等人看到高大文竟然要跟许飞梭哈,其他人自然也就不跟了!

“既然二位如此有雅兴,那我就成人之美了!”说完之后长衫扣掉了自己的牌!

其余两人见状也是如此。

许飞无所谓的讲道:“那就发牌吧!”

长衫开始发牌,因为许飞与高大文两人已经梭哈了,自然是不用没把牌都叫了,所以两人的牌很快就分完了!

“哈哈,我的是两对!”掀开了自己的底牌后,高大文哈哈大笑道:“许公子开牌吧!”

许飞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的底牌,这让众人对许飞的嚣张的印象再次提升。

许飞笑道:“我看看啊!”

说完直接掀开了自己的底牌,赫然许飞的底牌加上面上的牌,竟然是一副同花!

同花赢两对!

许飞获胜!

“这不可能!”高大文看到许飞的底牌后,立即发出了不敢置信的声音。

许飞却已经在这个时候将赌桌上的两张银票以及一万港币的现金,拿到自己的身前了,得意的看着高大文讲道:“高先生,记住明天还钱啊,不然可是要涨利息的!”

说完许飞随手在现金中抽出来一些,塞到了水仙的手上。

可惜这个时代还没有低胸装,不然的话许飞要是将钱塞到水仙的波涛之间,肯定更像是一个纨绔!

“这不可能!”高大文双目赤红的继续喊道。

许飞不满的说道:“怎么不可能了,从头到尾我可是没有碰过牌啊!”

高大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周永龄突然出声道:“老高!”

周永龄发话,高大文不敢再说什么了,同时也收敛了自己的怒气,不断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不用着急,不用着急,后面的人会替自己把钱赢过来的!

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让高大文开始怀疑。

他怀疑长衫是许飞的人,是故意来骗自己的,实际上不止是高大文这样想,接连输给许飞的另外两个人也是如此的想,甚至此时连周永龄也在这样的想。

因为接下来的许飞,丝毫没有改变自己的策略,依然是上来就直接梭哈,一副你们谁愿意上谁上,反正老子就扔五万港币,正好够你们梭哈的!

另外两个人分别跟了许飞,然后分别输给了带着绝世外挂【玉戒指】的许飞!

长衫也已经流下了汗水,没有刚刚的淡定,这牌是自己发的,但自己人输了,许飞却赢了。

要不是许飞从头到尾都没有碰过牌,只在掀开底牌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动作,他都认为许飞是在出老千了。

此时许飞的身前依然是只有一张五万港币的银票,其他人的银票与现金都让许飞给装起来了!

“哈哈,原来昨天输了一天,是老天给我攒着运气用到今天啊!”许飞开怀大笑道。

许飞身边的水仙想笑,但不敢笑,许飞没赢一把就会塞给自己一些钱,现在粗略估计也有一千块了。

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好事,但看到自己身边老板阴沉的面孔,水仙便知道好事有可能会变坏事!

长衫冷冷的看着许飞,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办法保持镇定了,出声问道:“许公子,现如今就只剩下咱们两个了,由我洗牌发牌,你放心吗?”

许飞哈哈一笑,道:“放心,放心,刚刚不也是你发的牌吗!”

许飞的话,让其他人看长衫的表情再次阴沉下来。

长衫没有吱声,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赢了许飞才能够把事情解决了!

于是长衫认真的洗牌,认真的发牌。

许飞则是依然毫不在意的梭哈!

长衫选择了梭哈,他相信自己这次的技术!

但最后.......

“哈哈,实在不好意思,你说这事闹的,玩了四把,竟然赢了这么多!”许飞依然是一副欠揍的样子的笑道。

长衫等人之前有钱勾着,没有动手,此时有些忍不住了,准备动手,却被周永龄用眼神给制止了。

“周先生,今天在你这里玩的很开心,不过剩下的就麻烦你明天把这四位找来还钱了,如果到时候这四位不出现的话,我可是要找你要钱的啊!”

周永龄硬挤出了笑容,道:“许公子放心,明天你来,我周某人保证他们都会在这里的!”

许飞哈哈一笑,道:“那就就此别过了!”

说完许飞牵着水仙的手转身离开,水仙小心的看了一眼周永龄,见周永龄没有反对的表情,低着头与许飞离开了。

她决定只要走出贵人俱乐部,立即回家带着自己的家里人离开港岛多一段时间!

“大哥,怎么把他放走了!?”

等许飞走出棋牌室后,长衫立即问道。

周永龄看向长衫,冷漠的问道:“长衫,刚刚洗牌的时候,你有没有做手脚!?”

长衫立即回答道:“当然做了!”

随即长衫感觉自己这样回答不够精准,赶忙补充道:“大哥,我发誓,我真的是想要给许飞发给差牌的,但谁也没想到许飞的牌竟然会这么好啊!”

周永龄想了一下,没有再怀疑长衫,因为长衫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就算是许飞赢了钱,他也不可能活到明天,长衫知道自己的性格。

而且这个时候周永龄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许飞的牌是怎么会变好的。

“大岳,你立即带兄弟,去把钱还有许飞都给我带回来!”周永龄吩咐道。

“是!”大岳转身想要离开!

周永龄提醒道:“记着回来的时候走后门!”

这其实也是周永龄没有让长衫等人在这里就动手的原因,和刚刚没有直接抢许飞是一个道理,贵人俱乐部内还有其他客人呢!

如果出现了自己抢客人的情况,那么贵人俱乐部的名声就臭了!

.

另一边许飞牵着水仙的手走出了贵人俱乐部,这个时候许飞收起了自己脸上纨绔的笑容,淡淡的说道:“赶紧回家吧,多两天,两天之后就没有事情了!”

说完许飞转身离开了,只给水仙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水仙呆呆的看着许飞: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

不过水仙也没有过多的感慨,她舍不得将这笔钱还给周永龄,自然也就不会转身回去了。

想明白之后的水仙直接离开了贵人俱乐部。

大岳带着人出来了,他们昨天既然已经调查了许飞的情况,自然是知道许飞住在什么客栈了,于是一路朝着许飞居住的客栈前往,但是当他们来到许飞居住的客栈后,却得到了掌柜的通知,许飞已经退房了!

这样的后果让大岳有些生气,却也十分无奈,就是刚刚耽误的那一会,让他们出来就找到不到许飞了。

“你们几个立即利用咱们的关系,在港岛的各个客栈还有酒店寻找许飞的下落,记住如果发现对方的身份,先不要动手,盯住了就好,到时候看大哥怎么安排吧!”

“对了,再派两个人去码头给我盯着,千万不能让这个人跑了,明白吗!?”

说完之后,大岳无奈的回到了贵人俱乐部,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周永龄!

“人丢了!?”

周永龄没想到许飞竟然消失了!

“他么的,这个扑街,肯定是早就算计好的了!”长衫怒骂道:“大哥,这个人肯定是已经跑了,咱们现在应该立即派人去码头好好的盯着,我就不相信这个人能凭空消失了!”

长衫在旁讲道:“我已经让兄弟去码头了,如果这个人想要在码头离开的话,咱们的人一定能够收到消息的!”

周永龄点头,道:“大岳,你现在多带几个人去码头,记住我要见到活的!”

大岳点头道:“我现在就去!”

说完大岳转身离开了!

此时的周永龄还算是镇定,毕竟输钱的不是自己,长衫几个人虽然是自己的人,但钱是他们自己的。

至于所谓的担保,周永龄不认为许飞还有胆量会来找自己要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好了,你们几个先休息一下吧,只要这个人还在港岛,就一定跑不了的!”周永龄安慰长衫四人道。

长衫讲道:“大哥,我想出去让我的兄弟们也去找找!”

长衫是周永龄的小弟,同时长衫也有自己的小弟,实际上不止是长衫,高大文等人也是如此。

“我们,也去吩咐!”高大文讲道。

周永龄摇头道:“你们就不要出去了,这段时间警署找你们找的有些急,不要在这个时候露脸!”

长衫等人此时已经上了警署的通缉了!

.

许飞去哪儿了?

其实许飞根本没有走远,只是在附近找了个酒楼,美美的点了一桌子的菜。

依照许飞现在的身手,自然不会惧怕大岳那些人了,许飞之所以选择暂时的与他们分开,无非是想要通过他们的嘴,将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扩大,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更多人知道自己。

那么纳兰元述的那些密探应该就能更快的知道自己的消息了吧!

当然了,别人欠了自己的钱,许飞是肯定要要回来的!

果然,如同许飞所想的那样,当周永龄的那些手下,挨个的客栈酒店找许飞的时候,他们的情况让一些人注意到了。

方铁指,卓铜皮两个人就是纳兰元述在港岛的密探。

说他们是密探实际上都有点高看他们了,这两个人在港岛并没有选择找一个什么样的身份来伪装自己,而是直接住进了港岛的一个客栈,平日里看看报纸,人多的地方逛逛,就算是为纳兰元述打探消息了!

今天两人正准备将这几天打探到的消息给纳兰元述发电报回去的时候,碰到了周永龄的人在客栈的柜台打听许飞的情况。

“老板,你们这里今天有没有住进来一个叫做许飞的人?”周永龄的手下口水明倚在柜台上出声问道。

客栈老板本不想回答对方的问题,但看到口水明腰间的西瓜刀时,赶忙说道:“没有,没有,我们客栈刚刚什么人都没有住进来!”

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在听到口水明讲许飞的事情后,没有按照原计划直接走出去,而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口水明也没有太过仔细的询问,既然掌柜的说许飞没有入住,转身便离开了,继续下一家客栈的寻找。

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能够被纳兰元述派到港岛来做密探,身手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口水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被两人跟踪了。

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整整跟了口水明大半个下午,一直到天黑,口水明一直在挨个的客栈打听许飞是否入住。

在口水明准备放弃的时候,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也将口水明给堵在了一个胡同里!

“你,你们是什么人?”口水明看着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冷漠的样子以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后,吓得身子在发抖,但还是威胁道:“你们两个不要乱来啊,我可是周永龄周老板的人!”

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在港岛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是知道周永龄的,只是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纳兰元述要找的许飞竟然与周永龄之间还有关系。

“说,你今天为什么要找许飞?”方铁皮出声问道。

另一边卓铜皮也问道:“你要找的那个许飞是不是长得非常帅气,留着一个短发!?”

纳兰元述那边既然已经在许飞那边听到许飞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在港岛这边,虽然纳兰元述不相信许飞的话,但还是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方铁指与卓铜皮两人。

两人虽然没有见过许飞,但在纳兰元述的电报中,提到过许飞的长相。

“快点说,不然杀了你!”方铁皮手中的匕首微微用力。

口水明的喉咙处出现血痕,口水明见对方根本不害怕周永龄,那里还敢隐瞒,赶忙将许飞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两人。

两人听完之后,对视了一眼,没有废话,方铁皮直接划过匕首,将口水明给抹脖子了!

“这件事情得立即汇报给将军!”方铁皮讲道:“让将军看看省城的那个许飞还在不在!”

卓铜皮微微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

Ps:建了一个书友群,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可以加进来聊聊天,吹吹水,交流交流经验~101589308

种田文小说网 zhongtia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