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域名: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

上世纪80年代,在一个乡镇集市有一家客栈,店老板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唤做李老栓!

李老栓中年丧偶,膝下只有一独子唤做李响!

李响这孩子也比较命苦,生下来小儿麻痹打小没了娘,从小就跟着父亲!李老栓是又当爹又当娘!

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活蹦乱跳的,自己的儿子却生活不能自理,总是暗自神伤。

还好自己一手操办的这家客栈生意还算红火,两个人的日常开销,完了每个月还能留点积蓄,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李响也已20出头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于是李老栓就拖媒婆给自家儿子找了一个媳妇儿,唤做大凤!

刚开始,李老栓还感觉自己儿子烧了哪门子高香,这辈子还能娶妻生子。

时间一长,谁知这大凤好吃懒做,别说在店里面帮忙了,每天还要李老栓贴补!特别是对自己的儿子,看不到半点夫妻情分,脾气暴躁,恶劣的本性一下暴露出来了。

怕啥来啥,李响高烧不退一连几天阿凤也没有给请大夫,几天不见儿子,李老栓有些担心,于是回到家看到儿子的情况盖着厚厚的被子,浑身抽搐,两眼发痴已经是半昏迷状态

屋门口坐着的阿凤嗑着瓜子,无不在乎的说道:“没事,那就是个病样子,三天两头还不是老毛病,还在那里说风凉话”

李老栓狠狠的瞪了阿凤一眼,赶快找来车子,推起车子,拿好被子,把儿子慢慢拖在板车上面朝镇上奔去!

“这个老东西,脾气还挺大,阿凤骂骂咧咧的说道!”

李老栓前脚刚走,从院墙上冒出一个脑袋来!

此人是村里的光棍汉牛二,平时就做些偷鸡摸狗的事,谁知私底下早和阿凤勾搭在了一起!

“宝贝,你可想死我啦!”

小点声,那老鬼刚出门!万一碰到……

嘿嘿,放心吧!

牛二迫不及待的一把挽住阿凤,就往屋里走……

李老栓把儿子送到张神医那里,还好留了条命!再晚一步,不死也会高烧成个植物人!

唉!我可怜的孩子啊,老爹还能照顾你什么时候啊!好不容意给你找了个媳妇,还是让我不放心啊!

李老栓说着流下了一把老泪,旁边的张神医摇了摇头!

抓了一堆草药,儿子也没啥生命危险,还有生意要忙活,老李推起板车往家赶!

牛二趁李老栓回来之前就溜走了,阿凤简单收拾了一下痕迹又回到院子门口,不远处正好看到老李推着丈夫回来了!

看着有气无力的丈夫,也不过去帮忙,老李头刚把儿子扶床上,出门时就听到阿凤说道:屁大点事也往镇上跑,以后就死外面吧……

“唉!再有事就去前院吱呼我一声,老李头无奈的说道!”

老李走后,阿凤就是一阵谩骂,把所有的气都往李响身上撒。

一连几日过去,李老栓天天过来给儿子喂药,儿子也气色好转!

“爸,您老不用天天过来了,有我就行了!”

听了阿凤的一席话,李老栓差点没感动的稀里哗啦流眼泪!

“你们能好好过日子我也就放心了,老李头说罢别过头……

赶上中秋节日期间,店里也忙的厉害!这天老李买了些肉给儿子送去!

刚进门喊了一声,“响儿,爸来了!”

没有回应,进屋一看!

“儿啊,老李看到儿子面色发白,嘴唇想说话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这是咋了?前两天不还好好的吗?

李响用手指了指里屋,老李扭头一看!

“牛二和儿媳妇正衣衫不整慌里慌张的走出来!”

啊,你个畜生!

老李刚扑过去,牛二一脚就踢在老李肚子上,整个身子倒飞过去,脑袋正好撞在床头上。

年事已高的老李哪能受了这么折腾,一下憋过了气!

阿凤也一下慌了,牛二直接说道:留着也是碍事,不如……

一个大木箱子里装了两个人,里面不时还发出叮叮咚咚的敲打声,不一会也就没了声音!

夜里牛二和大凤把老李父子埋在了后山上!第二天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老李的客栈阿凤在看守,牛二索性也过来鬼混!

一天一个书生路过此地,唤做赵刚!天色已晚累了一天在此落脚!

老板给安排个客房!

“好的,去楼上吧,里面是个双人床!”

赵刚到楼上开门进去里面倒是挺宽敞,一张桌子有两张床!接了喷水先洗洗脚解解乏!

“一抬头,诶,我以为店老板大方让我住个双人间!兄弟,你也是要赶考吗?”

一名男子,手里拿着本书!低头看着书本就没有回话!

好了,那我先睡了!赵刚躺在床上疲惫不堪的打起鼾声。

不知过了几点,迷迷糊糊的赵刚被一泡尿憋醒!

起身看到烛光下那名男子还在看书,这回赵刚又喊了一句,“兄弟,该休息了!”

诡异男子还是没有说话,赵刚上完厕所刚要睡下,窗户被一股风吹开!

看书的男子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白色的外套随风飘荡,头发吹散的盖住了面部!

赵刚也对这陌生男子有点发毛,就在这时陌生男子忽然张口说话!

“这么晚了就别洗衣服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赵刚听得一愣一愣的,是给我说话吗?谁在洗衣服”

奇怪的是真有水流声传来,好像还真有人在洗衣服!哗啦哗啦的声响在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亮。

此时的赵刚哪里还有睡意,看了看天已过五更天,赵刚看看陌生男子又坐下拿起了书本!

穿上衣服下楼,迎面看到老板娘阿凤正在收拾桌子

“楼上的那男子是谁?咋怪怪的”

你真逗,哈哈!哪有什么陌生男子,那房间就你一个人啊!

“不,不对啊!明明有个看书的白衣男子啊!”

这时牛二走了出来!

哦!你是说有一个白衣书生吧!“前些日子在我这住店,他还有个妻子!不知咋滴离奇死掉了!不过都过去老长时间了!也有客人反应说看到过!”

啊!什么,难道那白衣男子是鬼!

赵刚一下汗毛都竖了起来,想想昨晚竟然睡在床上,旁边还有鬼……

那,我的行李还在上面!咋拿下来。

看着赵刚害怕的样子,牛二漏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没事,我这就给你去取!说罢牛二就上了楼,不大会拎着个包裹下来了!”

赵刚失魂落魄的一刻也不想久留,拎起包慌张的消失无影无踪!

牛二大风两人哈哈大笑起来,手里还拿着几许银子!

今天又赚了一笔,咱们把房子收拾一下吧,等待下一个傻瓜到来!

两人走到楼上刚一进去,一股风直接吹过,房间门唰的一下关闭,蜡烛也随之熄灭!

“阿凤,我们死的好冤!你下来陪我们吧!憋的喘不过气来!”

“牛二,牛二!你在哪里?我害怕,漆黑的房间里阿凤搜索着!你不要开玩笑了!”

咚咚的声响传到阿凤耳朵里,想起害死的公爹和丈夫更害怕!

牛二走在前面,被窗帘布缠住了脖子,风太大直接把牛二勒倒了!

黑布隆冬的看不见,根本喘不过气来!两只手乱扒搭!

牛二出不了声,抓住一个手猛的一拽,阿凤直接被抛出窗户!头落地直接撞在木柱子上,两眼外翻死的不能再死!

牛二脖子勒的死死的,挣扎了几下!舌头都出来了!

第二天被镇上的人发现,牛二和阿凤死相难看!眼神里带着恐惧。围观群众特别多,有人发现有两道身影!正是李老栓父子。

李老汉和他儿子竟然没死,当时昏死过去的老李,醒来后发现和儿子被关进箱子埋了,也就一层木板!土刚莫过箱子!

老李出来后先把儿子安顿在侄子赵刚家,知道牛二和大凤做的黑勾当,于是找赵刚合伙演了一个反间计!

牛二和大凤也是罪有应得,了解前因后果的乡亲们,都对牛二两人唾骂,把尸体推到荒山野岭喂了狼!

正所谓:

老李儿媳招豺狼

谋财害命太张狂

侄子赵刚使妙计

罪有应得命来偿

(谢谢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鲜花!求票票!)

春节看书天天乐,充100赠500VIP点券!

(活动时间:2月11日到2月26日)

无限流小说网 wuxianliu.net